首页 >> 社科基金 >> 项目动态
从类型学视角探究中亚东干生汉语语序
2019年12月17日 09:4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侯宇 字号
2019年12月17日 09:4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侯宇

内容摘要:索绪尔认为,语言符号的根本特征有二:“线条性”和“层级性”。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索绪尔认为,语言符号的根本特征有二:“线条性”和“层级性”。“线条性”在语言学上称为“语序”,而汉语缺乏典型的词形和形态变化,主要依靠语序和虚词来表达一定的语法意义。“层级性”体现了语言单位在语序中的不同地位,包括“基本结构层级”如主谓、述宾结构,“次结构层级”如定中、状中、中补结构。不同语言类型的基本结构层级和次结构层级语序存在一定的共性和差异。语言类型学对二语教学有重要的指导意义,而通过二语学习者语言偏误的分析,可以更好地认识人类语言的共性与变异,丰富语言类型学的相关研究。

  东干族是19世纪下半叶从中国陕、甘、新等地区陆续迁往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等中亚国家的回族后裔。经过150多年的发展,东干人成为多语使用者,在保持东干语的基础上,学习和使用俄语、突厥语,吸收和借用阿拉伯语、波斯语等语言的词汇。通过调查西北师范大学国际文化交流学院2013级和2014级东干生100人的语言使用状况,我们发现东干生以俄语和东干语作为主要的交流语言。因此,在研究中亚东干族留学生汉语语序偏误时,就不得不考虑他们这一重要的语言背景。赵杨曾指出:“如果一个人习得了一语,还学过一门或多门外语,现又在学习另一种语言,已知的几种语言都有可能对正在学习的新语言产生影响。”通过对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的汉语中高级水平东干族留学生100人约20万字的汉语书面语料的分析和统计,共获得语序偏误240例。语序偏误率由高到低依次为:状语偏误>定语偏误>主谓偏误>补语偏误>述宾偏误。其中,状语偏误最多,高达169例,占到70.42%。由此看出,东干族留学生在次结构层级特别是状语语序上掌握得不好。郭风岚、刘辉也指出:“无论何种语言类型背景学习者,其汉语状语语序偏误率都最高,应该成为各阶段教学的重点。”本文分别分析俄语、东干语与汉语状语语序的差异,并从语言类型学视角分析东干生汉语状语语序偏误。

  东干族留学生汉语状语语序偏误具体表现为三种不同的类型:状语误置前型、状语误置后型、多项状语错序型。状语误置前型是指状语应该在主语后、谓语动词前,却误放在主语前。状语误置后型是指状语应该在主语后、谓语动词前,却误放在谓语动词后或句末。多项状语错序型是指多个词语同时充当状语时发生的次序混乱。东干族留学生状语语序偏误率从高到低依次为:状语误置后型>状语误置前型>多项状语错序型。在状语误置后的类型中,以介词短语误置后的居多,其次是副词作状语误置后也较多。关于多项状语错序,以能愿动词和介词短语或副词组合作状语错序居多,其次是副词和形容词组合作状语易错序。

  当代汉语和俄语都是SVO占优势语序的语言,但同中又有异,特别是在“次结构层级”。东干语作为150多年前陕甘方言在中亚的变体,是以SOV为主要特征的语言,在“次结构层级”和汉语亦大有差别。据研究,汉语状语语序特征既不同于本语言类型中的其他语言,也不同于其他类型语言。汉语中的状语一般位于主语后,“关于”类介词短语等状语可放在主语前,但所有状语不会出现在句末。多项状语排序则非常复杂。因此,深受俄语和东干语影响的东干生在学习汉语时,状语语序偏误率难免比较高。

  东干族留学生状语误置后可以从俄语和东干语中找到解释。王翠指出:“俄语中V+PP 结构是占优势的语序……以动词为核心的俄语句子中,状语倾向于位于动词之后,但也有部分位于动词之前的情况。”由此看出,东干族留学生状语误置后特别是介词短语作状语误置后和俄语V+PP结构占优势的语序有关。据王森研究,东干语状语后置的情况,都是为了强调谓语动词的动作性。一种情况就是后置的状语都是介词短语。如:“赛赛儿,起来打冰地下!凉下呢么!”显然,东干语状语后置特别是介词短语作状语后置的语言现象,无疑也会对东干族留学生汉语状语语序的学习产生影响。

  东干族留学生状语误置前,我们从东干语中找到了原因。王森指出:“东干话的状语非常活跃,放在主语前的条件要宽泛得多。很突出的一点是,由各种介词短语或一般词语充当的状语,都可作为正常语序放在主语前面。”如“才咱们吃哩么,你们的肚子想达可饥哩吗?”由于东干语状语放在主语前的情况非常普遍,东干生在学习汉语时很容易受东干语的影响而出现状语误置前的问题。

  东干生多项状语错序也受到了俄语和东干语的影响。俄语多项状语比汉语多项状语更加灵活。蒋璐指出:“俄语中,如果谓语用几个обстоятельство(状语)来说明,那么 обстоятельство(状语)的语序通常如下:时间状语—处所状语—原因状语—目的状语—行为方法状语。”东干语肯定句中多项状语排列顺序和汉语相比差别更大,有些甚至和汉语相反。王森指出,单音节词充当的状语往往紧靠在谓语中心语前,介词短语或其他多音节词语充当的状语往往都要放在单音节前面。这些单音节词一般是能愿动词和副词、代词等,这种语序是大量的。如:“先给哥哥要娶媳妇呢。”王森还指出:“几个单音节词连用时,单音节形容词充当的状语往往要放在单音节能愿动词或副词前面。”如:“叶叶儿快就出来呢。”据王森研究,一般情况下,当谓语中心语前没有能愿动词时,否定副词“不、没、嫑”就总是紧靠在谓语中心语前面,而其他词语充当的状语总在该否定副词前面。这和汉语普通话的语序正好相反。如:“你定定儿不坐,跑啥的呢!”由此看出,东干生大量的汉语多项状语错序的问题在东干语中都是“合法”的,这就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东干生汉语多项状语错序的缘由。

  通过上述分析,我们认为,由于俄语、东干语在状语语序上和汉语有显著差异,东干族留学生在汉语学习过程中出现状语语序偏误的概率就比较高。在中高级阶段,教师更要加强“次结构层级”特别是状语语序教学,理清汉语、俄语、东干语在状语语序上的异同,以语言类型学理论指导二语教学,通过二语学习者的语言偏误分析促进语言类型学的研究。

 

  (本文系甘肃省高等学校科学研究项目“中亚东干族留学生汉语语序研究”(2016B-017)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西北师范大学国际文化交流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侯宇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1.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