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基金 >> 基金要闻
开启一带一路国际舆论引导新征程
2018年12月20日 08:5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继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步入深耕期的“一带一路”外宣与国际舆论引导要基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高度,重点突破、稳步推进、做深做实,讲好 “一带一路”的故事。习近平总书记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5周年座谈会上指出,“经过夯基垒台、立柱架梁的5年,共建 ‘一带一路’正在向落地生根、持久发展的阶段迈进。我们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在保持健康良性发展势头的基础上,推动共建‘一带一路’向高质量发展转变,这是下一阶段推进共建 ‘一带一路’工作的基本要求”。“过去几年共建‘一带一路’完成了总体布局,绘就了一幅‘大写意’,今后要聚焦重点、精雕细琢,共同绘制好精谨细腻的‘工笔画’。”这意味着“一带一路”对外宣传与国际舆论引导已开启重点突破、稳扎稳打和精益求精的新征程。

  精耕细作 做深做实

  在新形势下,我们需要用复杂性思维来观照日趋非结构化、高度不确定性、多维海量和迅速更新的国际舆论,亟须建构一个全方位、立体化、多层次国际舆论引导体系,为“一带一路”建设营造良好的舆论生态。这不仅关乎外宣主体、内容和渠道等内部结构问题,还要考量国家治理、国家安全和国际信息传播秩序等外部问题。在中国传媒大学近日举行的国家社科基金重大研究专项课题“‘一带一路’对外宣传及国际舆论引导问题研究”开题研讨会上,来自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传媒大学等机构的专家学者就新时代“一带一路”对外宣传与国际舆论引导实务及其研究进行深入探讨。

  对外宣传话语需要精细化。中国传媒大学教授荆学民认为,“一带一路”外宣话语应该分频道、分层次和分场域,要甄别话题的属性,在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讲不同的话语。要分析话语的层次,理清宏观微观之别、官方民间之异。对国家、区域要有所区别,分场域言说,惟其如此,方能形成更大合力。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崔保国也认为,要针对不同的声音形成不同的舆论引导和宣传话语,更要把握度。

  夯实细化“一带一路”的研究。中国外文局对外传播研究中心副主任于运全认为,有关“一带一路”的研究成果要避免泛化,这不仅需要在顶层设计上强调构建舆论生态,更要深入务实地挖掘正负舆论,也就是从正面案例剖析与负面清单管理两个维度细化分析。这正是做好对外宣传、“讲好中国故事”以及引导舆论的前提和基础,只有夯实这一基础,才能提出切实的应对之策,外宣工作才更有说服力。

  重点突破 稳步推进

  “一带一路”国际舆论建设需要重点攻关、稳步推进。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院长胡智锋认为,“一带一路”国际舆论建设及研究需要重点突破,以点带面,聚焦核心问题,着重剖析两三个重要国家、地区或事件,以管窥全局,从而避免平均用力于庞大的架构与对体量的追求,而忽视了质量。中国传媒大学传播研究院教授龙小农认为,要对一些作为战略支撑点的国家进行针对性传播。中国传媒大学传播研究院教授刘笑盈认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存在多种民族、宗教文化,很难顾及每个国家,这就需要思考如何将重要的点做成面,处理好点面结合的关系。

  因而,未来的舆论引导需要扎实推进,要更加清晰地表达愿景,有针对性地回应关切与加强期待管理。崔保国认为,目前的国际舆论形势与“一带一路”倡议提出时已发生了很大变化,需要更加务实地推进,区别对待。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钟新用三个关键词来概述:一是表达愿景。从她对亚洲、非洲40多个国家记者的调查来看,这些国家都认可“一带一路”的重要价值和意义,但同时也表示还是并不太了解这一倡议,亟须充分了解。二是回应关切,需要多元主体及时回应在“一带一路”深入推进时的实际利益、环境、就业机会等问题。三是管理期待,强调务实合作,不要急于赋予沿线国家太多的期待,需要一步一个脚印地实现愿景。

  西强我弱的国际舆论格局以及对中国的偏见与误读是在长期的历史进程中形成的,因此,提升“一带一路”舆论引导力要稳扎稳打、柔性艺术地处理国际舆情。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教授杨乘虎认为,这些年来“一带一路”对外宣传有过多强调传播速度与覆盖面的倾向,不利于消减西方多年来形成的舆论偏见,应充分发挥中国文化的包容性与柔和智慧,采用以柔克刚的方式,逐步改变西强我弱的舆论格局。

  加强话语建设 建构舆论生态

  今后“一带一路”外宣与国际舆论引导工作更加需要融通内外资源,进一步细化其内涵、价值与意义,创新传播理念,完善话语体系,建构良好的国际舆论生态。

  在话语建设与研究的顶层设计上搞清楚下一阶段讲什么样的故事。刘笑盈认为,“一带一路”作为中国故事2.0版,强调中国智慧、中国方案、中国价值,不同于过去向西方或欧美体系学习的中国故事1.0版,在话语实践中就有一个侧重问题。这其中的关键是要理清话语价值观及其传播问题,即要探讨文明差异和文明多样性、多种文化交往、当代文化竞争和传播竞争、中国价值及其传播以及“一带一路”倡议和价值传播的关系等五大问题。中国文化传媒集团运营总监邢晨声认为,要从哲学命题的高度来进一步理解“一带一路”倡议,细化话语主题、议题以及具体的语汇。

  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多位一体的立体传播语境下,要建构多主体、多层次的“一带一路”国际舆论话语体系与舆论生态。一是整合多元主体的力量,形成“多部和声”话语体系,除了要利用政府、企业、媒体和公众等多元主体“讲好中国故事”之外,还要重视运用多样的话语载体与媒介。中国传媒大学教授龙耘认为,要运用富含文化信息、价值的产品等符合常情、常识和常态的东西去影响国际舆论。北京印刷学院数字出版系教授张新华认为,图书等慢媒介是国际传播话语的重要载体,会产生持久而深远的影响。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战略合作办公室主任闫雨认为,要从全球资源配置、生产要素和生态要素变迁的角度,基于为人类作贡献的高度,着重面向海外青年群体来讲好“一带一路”的经济故事。二是考量话语抽象程度。学者杨乘虎认为,我们在强调精准化传播时要避免过度精细化的切割,以致忽视了高度抽象话语的使用。实际上,西方善用中国整体论思维,采用高度笼统概括的方式,将丰富多样的中国视为红色中国、宣传化的中国等。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研究专项课题“‘一带一路’对外宣传及国际舆论引导问题研究”(18VDL019)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中国传媒大学国家传播创新研究中心)

作者简介

姓名:李继东 工作单位:中国传媒大学国家传播创新研究中心

课题: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研究专项课题“‘一带一路’对外宣传及国际舆论引导问题研究”(18VDL019)阶段性成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