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基金 >> 基金要闻
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的起点与旨归
2018年08月30日 09:2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付文军 字号
所属学科:马克思主义

内容摘要:“改变世界”是马克思的哲学宣言,也是马克思著书立说的归旨所在。通过对资本主义世界的充分体察和深切认知,马克思站在人类社会的高度不断践行着“改变世界”的宣言。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改变世界”是马克思在1845年发出的哲学宣言,也是马克思著书立说的归旨所在。通过对资本主义世界的充分体察和深切认知,马克思站在人类社会的高度不断践行着“改变世界”的宣言。可以说,《资本论》就是在“批判旧世界”中发现并建立“新世界”的理论结晶。

  资本:资本主义

  一切问题的根源

  “批判旧世界”是《资本论》的一项重要内容。运用唯物史观,马克思不仅剖开了“此在世界”的“躯壳”,还精准地找准了资产阶级理论家们的理论缺陷。

  马克思秉承批判的传统,以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及其复杂的各种关系为对象,以揭示“现时代”的经济运作规律为目的,对资本及其逻辑所造就的世界展开了有力的批判。可以说,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借政治经济学批判之名而行了社会批判之实。

  在马克思看来,资本主义世界是一个“着了魔”的、颠倒着的世界。从经济层面来看,资本主义的生产分配、交换和消费都是“倒置”的。资本主义社会运作的全过程都是围绕资本的自我膨胀而展开的,在此境况之下的活动深受资本宰制。资本成为社会的“主体”,普照着整个世界。从思想层面来看,物象颠倒且造就了物的狂欢及其虚幻场景。在拜物的幻境中,主体和客体、真与假、思维和存在之间的关系完全倒置,人和物之间的真实关系都被掩盖不见。马克思通过对“此在世界”颠倒状况的深切反思发现了问题的症结所在,即资本本身,这是资本主义的一切问题的根源。

  资本主义辩护士们或从哲学层面为资产阶级的统治作辩护,或从政治经济层面论证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合理性。马克思并未被这些说辞所蒙蔽,他极其清醒地批判了资产阶级辩护士们的观点及理论体系。在对国民经济学的批判中,马克思确证了理解社会经济范畴的历史性原则;在对古典思辨哲学抽象性的批判中,找到了把握社会历史的科学方法。对于资产阶级辩护士的理论,马克思由此及彼、由表及里地展开了辩证剖析。资本主义所宣扬的“自由”“博爱”“公正”和“平等”等,都只是口头的宣传和蛊惑人心的虚言。在实际生产生活中,这些口号纷纷走向自己的反面。马克思准确地抓住了问题的实质,并切中了资本主义的要害之处,完成了对“此在世界”的科学分析。

  构建自由人联合的

  “真正的共同体”

  发现并建立“新世界”是马克思的学术理想,也是《资本论》的理论旨归。马克思早已言明,批判并非“目的本身”,而仅是“一种手段”,一种以思想切近社会现实的手段。通观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历史与逻辑,其目的就是在揭示资本主义经济规律的基础上确证未来社会的发展路向。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展开了对“当代的斗争”和“当代的愿望”科学而理性的阐明,从而使得“现存世界革命化”。对马克思而言,“斗争是他的生命要素”,他始终站在“时代高度”和“人的高度”上进行着革命事业。

  真正彻底的革命——推翻资产阶级——只有一个“被戴上彻底的锁链的阶级”、一个身处“现今社会的最下层”的“赤贫者”、一种“一无所有”的自由人才能担此重任。劳资分离决定了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地位,无产阶级遭受到的无以复加的剥削。他们要摆脱当下的处境唯有进行革命,推翻资本、推翻现有的制度。随着“由资本主义生产过程本身的机制所训练、联合和组织起来的工人阶级”之反抗力量的“日益壮大”,随着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成为生产力进一步发展的“桎梏”,无产阶级的阶级意识被唤醒。

  同时,在《资本论》中,马克思也展开了对未来理想社会的谋划。在他看来,否定资本主义而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这样的社会才是自由人组成的联合体。在那里,人们可以“随自己的兴趣今天干这事,明天干那事”。

  实现这一理想,要立足于“人类社会”(或“社会的人类”),在“批判的武器”和“武器的批判”的完美融合中,将人的关系归还给人自身。旧唯物主义立足于“市民社会”,而至多只能达及对该社会的“单个人的直观”。同时,马克思也明确知晓“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的力量只能用物质的力量来摧毁”。因而,他始终在致力于建构能够掌握群众的理论。《资本论》就蕴含着这样的理论。它站在无产阶级立场上为无产阶级摇旗呐喊、为“伟大的工人阶级运动”提供理论指导。可以说,在《资本论》中,我们才能更加深刻地体会马克思在1843年所提倡的无产阶级革命需要遵循的“心脏”和“头脑”、“物质武器”和“精神武器”相结合的原则。正由此,《资本论》也深受工人阶级的追捧而成为该阶级的“圣经”。

  通过批判,消解人在“神圣形象”和“非神圣形象”之中的“自我异化”。虽然资本宰制之下的人生而自由,但无往不处在枷锁之中。具体来说,资本主义社会中的人是身处异化境况中的人,他们不仅要在思想领域中受到宗教这一“神圣形象”的支配,还要在现实生活中受到资本这一“非神圣形象”的钳制。针对这种双重异化的窘境,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既为我们破解了拜物教的迷思,又向我们充分呈现了围绕资本增殖而展开来的逻辑理路。通过对资本主义社会的政治经济学批判,马克思确证了资本主义的“内否定”发展历程,继而消解了人的异化窘况。

  政治经济学批判消解了人的异化

  通过发展生产,从经济必然性王国中脱颖而出。马克思身处于一个“以物的依赖性为基础的人的独立性”的社会,人为物役、心为形役,深受经济必然性的管控。要彻底改变这一状况,既要大力发展生产来创造可观的物质财富,又要不断增加智识以积攒丰富的精神财富;既要不断革新技术以缩短必要劳动时间,又要不断扩大交往以促成社会资源的充分流动。当然,这有赖于“作为目的本身的人类能力的发挥”,即通过创造性劳动而完成人的自我实现。

  破除幻象,从虚幻的共同体迈入真正的共同体。在由货币构筑的共同体中,人既不自由亦难自觉,是一种虚假的、狭隘的共同体。只有在真正的共同体中,个人才能都得到全面发展,个人的活动才是自由自觉的活动。也只有在真正的共同体的条件之下,“各个人在自己的联合中并通过这种联合获得自己的自由”。唯在此时,“人与人之间和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才变得“极明白而合理”。

  《资本论》是关于资本主义社会的批判理论。在《资本论》中,马克思以哲学(唯物史观)为工具,从现实的社会经济问题入手,完成了对资本主义社会的层层解剖,资本主义的历史与未来、现象与本质都以“无蔽”的状态敞开。时至今日,对一些社会问题的解决,我们仍然可以就教于《资本论》。因为它不仅是一部关于资本主义社会的“诊疗书”,还是一部关于未来社会的“预言指南”。在这部旷世巨著中,马克思借助政治经济学批判履行着“改变世界”的承诺,此即《资本论》之于人类社会的重大贡献。

 

  (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科研究青年基金项目“《资本论》及其手稿中的社会批判思想及其当代价值研究”(18CZX003)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浙江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付文军 工作单位:浙江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课题:

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科研究青年基金项目“《资本论》及其手稿中的社会批判思想及其当代价值研究”(18CZX003)阶段性成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