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基金 >> 基金要闻
人工智能革命与人类命运
2018年06月05日 10:1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郭喨 字号
所属学科:科学与人文关键词:人工智能;科技革命;可逆;推荐;替代;认知;计算;伦理;膀胱;革新

内容摘要: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当代智能革命是关于人类自身的一场根本性变革,这是一场“三维一体”的革命——科技、产业、社会这“三维”和“人”这“一体”。从“反身的革命”到“自身的革命”或“具身(embodied)的革命”,“人的革命”是人工智能革命的突出特点。人工智能革命及“人类深度科技化”的结果将模糊“人”与“物”的界限,将革新“人的智能”、带来“智能的人”,并将革新“物的智能”、带来“智能的物”。“主客不可分”与“人机不可分”:智能革命及人类深度科技化的直接后果是伦理与社会秩序的重构,应对前三次科技革命的经验如“主客二分”“身心二元”“人机分离”等在“现代性”框架里的“历史经验”纷纷失效——无论是作为现象的描述,还是作为对规则的制定。

关键词:人工智能;科技革命;可逆;推荐;替代;认知;计算;伦理;膀胱;革新

作者简介:

  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当代智能革命是关于人类自身的一场根本性变革,这是一场“三维一体”的革命——科技、产业、社会这“三维”和“人”这“一体”。智能革命既是科技革命,也是产业革命,还是社会革命——将多方面重塑我们的生活形态;智能革命更是人类自身的革命,人类在革命中的“深度科技化”将与此“三维”相互作用、共同演化。从“反身的革命”到“自身的革命”或“具身(embodied)的革命”,“人的革命”是人工智能革命的突出特点。

  在此次革命中,人类的科技化正在变成一幅不同的图景。不同于以往三次科技革命,在这场革命中人类不可避免地“涉入”以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主导的“新世界”。过去历次科技革命的影响主要处于“人”这一“主体”之外,我们可以相对清晰地划出“主体”与“对象”的界限。但此次革命及与之相伴的人类深度科技化不同于以往历次革命,是一场人类“自身的革命”。

  人的身体被“智能体”替代。如生化电子人(Cybernetic Organism,Cyborg)将智能感应器植入人体内,取代人的某些器官,甚至与人的神经系统进行连接;微型膀胱感应器可以让脊椎创伤患者的膀胱“恢复”感知能力从而实现自主排便;有些智能眼镜通过全息影像、扩增实境、语音与手势识别成为“人工智能眼”,能够替代人类眼睛的某些基本功能;“智能假肢”等也随着生物材料的发展被更广泛地应用。人的“机器化”“电子化”不可避免且前景广阔。

  人的认知和判断被“智能”替代。人工智能根据现有有限信息对人类进行大量重复而同类型的“个性化推荐”,导致人们陷入“喜欢的—推荐的—喜欢的”自反陷阱无法逃离,切断了人类对新鲜、陌生与异质世界的接口,对人类思想、认知与行为都将产生重大影响。人工智能将决定向人类(向某一个或每一个特定个人)“投喂”何种“精神饲料”;由于在具体智能(如计算最佳路线)上存在巨大“人—机”差异,我们几乎找不到理由拒绝这种“推荐”,人工智能将以“最佳推荐”等方式深刻影响乃至基本替代人类的认知和判断。这易于导致人类主体性、独立性的削弱乃至丧失。

  人的思想和意识本身被“智能”替代。由于人类的意识尚属于“待解之谜”,“机器意识”一度被视为科学幻想。然而从功能上考察,机器完全可以以一种人类所不能理解的方式进行有效交流并且创造出相应的语言和其他交流方式(深层神经网络学习已经出现了某种广义的、人类所不能理解的“机器意识”),这种或这类更适合人工智能的机器间的语言或“机器思想”,可能将以更广的应用、更高的效率等优势实现对人类意识的逐步替代。

  人工智能革命及“人类深度科技化”的结果将模糊“人”与“物”的界限,将革新“人的智能”、带来“智能的人”,并将革新“物的智能”、带来“智能的物”。“智能革命”将引发伦理与社会秩序的重构,带来全新的社会秩序。它具有“三个不”的特征:不可逆、不可测和不可分。

  “趋势不可逆”与“后果不可逆”:由于人类对发展、进步和效率的需求,智能革命的发生存在必然性,而且一旦发生就无法停止,能做的只是决定如何发展。智能革命是一种多维度、不可逆的革命,它将带来政治—经济—社会等复合维度的后果。由于智能革命对“人”本身的深度介入,智能革命过后的“人”甚至将不同于革命之前的“人”。智能革命具有突出的“后果不可逆”特征,“人类深度科技化”即是其“不可逆”的结果。

  “技术不可测”与“未来不可测”:当前革命中,智能技术进入了新的集成阶段:人工智能、机器人技术、移动通信技术、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相互融合,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技术集成不是多种技术的简单相加,而是会产生“突变”“涌现”的智能体,从而改变智能演化的路径。“技术不可测”以及技术的价值敏感、涉身性和放大效应带来了未来的不确定性,从而导致“未来不可测”。人们对未来的判断存在分歧:技术专家忙于解决具体的技术问题,此次革命的风险尚未在技术研究领域彰显;而哲学家则由于缺乏实证的证据和对此类技术本身的认知隔阂而无法切入技术体系内部——这体现了在人工智能问题上,哲学家、科学家与工程师之间缺乏有效的交流。未来之所以“不可测”,主要原因在于“革命”的意义尚未充分彰显,我们还不清楚应如何应对。

  “主客不可分”与“人机不可分”:智能革命及人类深度科技化的直接后果是伦理与社会秩序的重构,应对前三次科技革命的经验如“主客二分”“身心二元”“人机分离”等在“现代性”框架里的“历史经验”纷纷失效——无论是作为现象的描述,还是作为对规则的制定,都要求着某种“不可分”:“智能的人”和“智能的物”的界限将更加模糊,我们并非外在于智能革命,而是内在于其中。黑格尔在《精神现象学》中超前地提出了适用于今天这场革命的命题“把主体看成实体,把实体看成主体”,智能革命的未来里,“主体”与“实体”可能并不可分。

  由于人工智能革命和人类深度科技化的前述特征,我们需要一种全新的观念主动迎接“深度科技化”。作为“智能革命”的最初动力和结果承担者,我们不仅是观众,还是表演者,与新智能体共舞——改变世界的同时,也为其所改变。我们需要拥抱,而不是打砸人工智能这一强有力的工具,在这一新工具的帮助下我们可以获得前所未有的发展。既然“未来不可测”,那么无需预测——我们只需把它创造出来。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专项课题“新时代中国特色创新文化研究”(18VSJ089)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浙江大学科技与法律研究中心)

作者简介

姓名:郭喨 工作单位:浙江大学科技与法律研究中心

课题:
  •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专项课题“新时代中国特色创新文化研究”(18VSJ089)阶段性成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