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基金 >> 基金基地 >> 重大项目要览
环境与社会良性互动促区域高质量发展
2020年11月04日 09:3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谢丽丽 字号
2020年11月04日 09:3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谢丽丽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类社会是在自然与人文两大载体良性互动的基础上形成的结构系统,现代社会的变迁和发展,依然是这两大载体交互作用的产物。人与自然环境、人文环境之间的关系,恰好体现了社会系统的复杂性。特定的环境状况是社会运行的基础条件,而人类社会的价值观、组织与制度安排以及人类的行为模式等,都会对环境系统产生影响。因此,就区域发展而言,确保区域内环境与社会的良性互动是促进区域高质量发展的重点。

  环境与社会的关系问题是环境社会学的核心问题。从国外社会学的研究看,邓拉普和卡顿在《环境社会学:一个新的范式》一文中批判了传统社会学不重视环境因素的问题,并提出增加生态维度的新生态范式。史奈伯格的跑步机理论主要从社会运行机制角度解释了环境问题。莫尔等人的生态现代化理论更为关注社会体制的变化,强调通过科学技术力量、增强市场动力机制和经济团体的重要性来解决环境问题。饭岛伸子提出了“受害结构论”,认为环境公害之首的水俣病对整个社会造成了系统性影响,不仅伤害了个人的身体和精神健康,而且影响到了家庭及家庭成员的发展,还造成了整个村落社区的空壳和衰败。鸟越皓之的生活环境主义理论,强调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主张通过尊重和挖掘当地人的生活智慧推动环境治理。这种地方实践更好地保护了日本的森林资源,同时也促进了当地社会的发展。

  从国内社会学研究看,费孝通很早就意识到了环境与社会的问题,他在《试谈扩展社会学的传统界限》一文中指出,中国古代的“天人合一”理念,体现在社会学中就是“社会”和“自然”应该是合一的。在《赤峰篇》《及早重视小城镇的环境问题》等文章中,他认为人是自然界生态系统的主要因素,可以成为积极因素也可以成为消极因素,并认为解决环境问题应先从体制机制上着手。郑杭生在《“环境—社会”关系与社会运行论》一文中,从社会运行论的角度分析了环境与社会关系的问题。他认为环境是社会运行的基础条件,环境质量的衰退和环境系统的功能失调,不仅威胁到社会良性运行的物质基础,还会引发社会系统内部的摩擦和冲突。洪大用从中国社会转型的角度来解释环境问题的产生,认为社会转型为改进和加强环境保护提供了新的可能。陈阿江的研究指出,在社会性焦虑的经济发展中,环境问题被忽视是势所必然的。同时,他提出“人水不谐”和“人水和谐”两个理想类型用于探讨环境与社会的关系。

  以黄河上游为例,历史实践生动阐释了生态保护和社会发展之间的辩证关系。早期黄河上游生态环境的恶化制约了社会高质量发展。黄河上游地处典型的高寒草地、农牧交错区,生态环境敏感脆弱。受地理区位、交通条件、资源约束等限制,流域地区的经济发展普遍滞后,这迫使人们从本就脆弱的生态环境中谋取更多生存资源。于是,在甘肃河西地区、定西地区以及宁夏西海固地区出现了“越垦越穷、越穷越垦”的现象,从而不可避免地陷入了“扩充耕地—森林破坏—土壤流失—食物缺乏—贫穷”的生态贫困恶性循环。同样,黄河上游祁连山地区也因为人类的过度放牧和过度开采,水源涵养功能降低,径流量、山体积雪面积、地下水位等指标趋于下降,土地荒漠化、沙化严重。恶化的生态环境反过来又制约了社会高质量发展,不仅增加了人们的生产生活成本,使部分家庭陷入贫困,而且还导致了辍学、返贫等次生社会问题和新的生态不平等。

  近年来,政府在黄河上游以三江源、祁连山、甘南水源涵养区等为重点,推进实施了一批重大生态保护修复和建设工程,水源涵养能力明显提升,生态保护促社会高质量发展成效显著。例如,甘肃把生态环境保护作为政治任务和底线任务来抓,加强重点生态功能区的保护与修复。通过多年努力,甘肃全省退化、沙化、盐碱化草原治理率达51.0%,草原植被盖度达52.5%,黄河流域多年平均自产水资源量达到127.8亿立方米;与此同时,还涌现出了以时代楷模八步沙六老汉三代人为代表的治沙典型。六老汉从治沙防沙到发展生态农业、生态旅游,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理念,不仅改善了生态环境,守护了自己的家园,而且创造了就地就业机会,增加了当地居民的经济收入。生态环境的改善又吸引了更多打工者返乡,为乡村社会发展注入了活力,实现了生态保护和社会高质量发展的双赢。

  区域内环境与社会之间的良性互动,不仅受到区域内部人类观念与实践的影响,还受到区域内与区域外地区互动的影响,包括区域内社会与周边社会的互动、区域内环境与周边环境的互动。

  首先,区域内环境与社会的良性互动受制于区域与周边社会的关系。黄河上游生态保护促社会高质量发展应牢固树立“一盘棋”思想,坚持流域治理、协同治理。早在20世纪80年代,费孝通就提出了以黄河上游的兰州、西宁、银川为纽带,建立经济开发区,辐射和带动这一流域内多民族地区经济发展,进一步加强和促进民族团结的设想。当前,黄河上游流域应抓住当前大好发展机遇,各省区自觉树立有机整体、协同发展意识,加强区域协同、省与省的协同、城市群之间的协同,积极建立有效实用的合作机制。“上下游、干支流、左右岸统筹谋划”,更加牢固树立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理念,着力完善跨区域管理协调机制,加强流域内生态环境保护修复联合防治、联合执法。

  其次,区域内环境与社会的良性互动受制于区域内环境与周边环境之间的关系。黄河上游生态保护促社会高质量发展应坚持差异化治理思路,因地制宜、分类施策。事实上,黄河上游各地区的经济发展状况、生态环境样态以及社会文化基础各不相同。以甘肃省为例,就经济发展状况看,省内城乡之间,以及陇东、陇中、陇南、甘南和河西等不同区域之间的发展并不平衡;就生态环境样态来看,横跨青藏高原和黄土高原、干旱区和半干旱区等不同区域,生态类型多样、环境容量有限;就社会文化基础来看,各地区分布着不同民族,生产生活方式及社会文化基础不尽相同。因此,必须坚持因地制宜、分类施策,比如被誉为“黄河蓄水池”的甘南地区,要结合本土性生态知识、地方性的生态智慧,系统谋划推进实施生态保护修复和建设工程;陇中黄土高原地区土质疏松、地形破碎、植被稀疏,水土流失的科学防治依然是重中之重。

 

  (本文系甘肃省社科规划项目“乡村振兴战略下陇中黄土高原地区农户生计与环境演变的关系研究”(19YB025)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西北师范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管理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谢丽丽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