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基金 >> 基金基地 >> 重大项目要览
身体净化影响道德情感和行为
2019年12月02日 15:4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夏福斌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老子在《道德经》中以水喻德,不仅指出了水是万物之源,也赋予了水的道德象征。水对人而言,不仅用于滋养生命和净化环境,还用于灵魂之净化或精神之圣礼。以水净身因而具有了特殊的道德含义。

  身体净化与道德净化

  钟(Chen-Bo Zhong)和凯蒂·李简奎斯特(Katie Liljenquist)的研究发现,被试体验到道德肮脏感后(回忆做过的不道德行为),会通过洗手来恢复自己的道德洁净。他们据此提出了身体净化的道德净化效应(麦克白效应,Macbeth effect)。随后,有研究进一步揭示了麦克白效应具有特定模式,即人们会选择清洗做过不道德行为的身体部位而不是其他身体部分来进行道德净化。

  近年来,研究者发现,麦克白效应不仅会发生在自我道德越轨情形下,在个体发现他人做出不洁行为后,出于被污染的恐惧,个体也会选择清洗身体,而且身体清洗部位的选择具有特定模式。例如,最近一项研究揭示,在被试想象自己用了被男同性恋者使用过的电话后,他们报告了更多的洗手和洗嘴的身体净化需求,而不是清洗身体其他部位的需求。另一项最新的研究发现,在社会比较中,个体会因为他人的道德行为而受挫,感到自我的道德不洁,因此他们会采用身体净化的方式来帮助自己化解道德洁净威胁。

  身体净化产生道德净化效应的作用机制

  目前有两种机制解释了身体净化产生道德净化效应的作用过程。一是基于道德自我的作用机制。道德自我在个人的道德自控行为中扮演着核心角色。当个人道德自我由于其问题行为受到威胁时,会做出道德行为来恢复受损的道德自我。例如,有学者在研究中发现,感受到道德不洁后洗手的被试比不洗手的被试显著地减少了助人行为。对此他们认为,洗手后被试受损的道德自我已经被提高或恢复,所以不再需要通过助人行为来恢复道德自我。他们由此提出了身体净化通过恢复道德自我产生道德净化效应这一内在的作用机制。这一机制也得到随后多项研究的验证。

  另一个是基于具身认知的作用机制。具身认知强调身体在认知过程中的核心作用,概念与身体经验是一种复杂的隐喻映射关系。在我们的脑海中也存在用来概念化、推理和交流道德观念的道德隐喻系统。道德观念的形成来自洁净的身体体验,所以道德与身体洁净之间是一种隐喻关系。道德—洁净这种隐喻关系意味着清洗身体使身体变得洁净能净化道德。这一具身认知机制,被前述的多项研究所发现的麦克白效应的特定模式所证实。例如,用嘴撒谎的人只会清洗肮脏的嘴,因为他抽象的“道德不洁”概念来自嘴的具体体验,两者是一种隐喻关系。还有研究为这一具身认知机制提供了神经生理方面的证据,研究发现麦克白效应的发生伴随着包括感觉运动脑区的皮质网络被激活。

  身体净化使道德情感、行为改变

  身体净化能够清洗道德污染,恢复或提高道德自我,这种道德纯洁性的改变对个体净化后的道德情感以及行为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

  在道德情感方面,研究发现身体净化能缓解道德厌恶。人们接触肮脏或恶心的东西能形成生理厌恶,通常会清洗身体来解除这种厌恶感。尽管道德厌恶与生理厌恶来源不同,但两者在心理、生理和神经方面是紧密相关的,都会引发恶心感,也有着相似的面部表情和共享的脑部神经区域,且都起到保护自我的作用。可见,如同能缓解生理厌恶净化生理污染,身体净化对道德厌恶也能起到相同的作用,即净化道德污染保护自我。相关研究也已经证实了这一点,研究发现被试回忆过去不道德行为引发的道德厌恶在洗手后显著地降低了。愧疚是另一种受到身体净化影响的道德情感,它是一种自我意识情感,通常由个人做过的坏事引发。尽管愧疚在社会层面是一种有益情感,但其却能给愧疚主体带来不利影响,让他们感到厌恶和不舒服。因此,有愧疚感的人会做出一些行为来解除自己的愧疚,如自我惩罚行为(如自虐行为)和亲社会行为(如助人行为)等。除了这些常见的方式,相关研究已证实身体净化(自己洗手)和替代净化(观看他人洗手)都能有效缓解愧疚,但自己洗手缓解愧疚的效果最佳。

  在道德行为方面,身体净化能够使个人行为控制系统摆脱道德不洁的限制,给予自己处理后续行为的灵活性,因而身体净化后,个体能许可自己做出不道德行为。道德许可理论指出,个体先前道德行为能提高道德自我,这会使他们相信自己有权利和自由来许可自己接下来做出不道德行为。类似地,麦克白效应表明,身体净化能净化道德不洁,进而提升道德自我。那么,依据该理论,身体净化后的个体会减少道德行为,甚至做出不道德行为。相关研究证实了身体净化的这种道德许可效应,身体净化的被试相比没净化的被试更能许可自己不做助人行为。当然这些研究发现也表明,身体净化虽然可以洗掉个体的道德不洁,但同时他们也会因此许可自己减少道德行为,做出不道德行为,这对个体道德行为的塑造是不利的。

  身体净化除了具有道德净化效应,还能够让人们勾销过往从头开始,产生自新效应。已有研究发现,身体净化对过往好运与霉运有清洗效应。这也能解释当面临某项重大活动(如考试或比赛),为什么有些人长时间不愿洗头或洗澡。此外,人们在生活和工作中不可避免会经历失败。面对失败以及失败后的不良体验,我们会产生化解这些体验的需求。身体净化可以满足我们的这种需求,帮助我们洗掉失败体验,但会限制我们在后续任务中的努力行为。身体净化还能减少人们的决策后失调,以及帮助我们消除禀赋效应和启动效应。这些都呈现了身体净化的自新效应。

  探寻未来可能的身体净化研究

  一是身体内部净化研究。“狼心狗肺”常被人们用来形容心地肮脏、没有良心以及品德卑劣之人,这说明身体内部洁净与道德有着隐喻关系,所以内部身体清洗也可能产生与外部身体清洗相同的道德净化效应。一种比较典型的内部身体净化方式是斋戒,它不仅能起到清洗血液和肠胃、排除体内毒素的作用,在不同的文化中也喻义清净身心、忏悔罪过。例如,孟子曾曰:虽有恶人,斋戒沐浴,则可以祀上帝。又如,在印度文化中,白天禁饮食夜间坐禅,可以清除灵魂中的污点,消除罪孽,等等。

  二是组织中的身体净化研究。在组织复杂的环境中,既存在为了组织和他人利益做出的利他行为和任务行为,也存在为了个人利益而发生的政治行为、排斥行为以及无礼行为等不道德行为。员工因此在组织中会形成道德不洁感,它可能是自己的不道德行为引发的,也可能来自他人的不道德行为和道德行为,所以具有道德净化效应的身体净化会影响员工随后的行为反应。一方面,身体净化的这种影响可能是消极的。在自己不道德行为引发的道德不洁感中,由于前文提到的身体净化对道德行为的替代作用,员工可能会选择更容易执行的身体净化行为而不是利他行为来消除自己的道德不洁,这说明身体净化减少了员工做出利他行为的动机和倾向。而在他人不道德行为引发的不洁感中,为避免人际冲突,员工在目睹同事做出不道德行为后会选择做出身体净化行为而不是去纠正同事的问题行为,这无形中会助长组织内不道德行为的产生和蔓延。另一方面,身体净化的影响也存在着积极的一面。同事的道德行为有时会使自己产生道德挫败感,这会严重威胁到自己的道德自我。已有研究发现,个体常常会通过侵犯这些威胁到自己道德纯洁性的德行高尚的人,来解除自己的道德挫败感。因此,当同事道德行为使自己产生道德无能感时,员工使用身体净化来恢复自己的道德纯洁能减少侵犯这些同事的动机和行为。这些都需要未来研究进一步探寻。

 

  (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规划基金项目(18YJA630117)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黑龙江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夏福斌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