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基金 >> 基金基地 >> 学者印象
读书寄怀秋水 对人如坐春风 ——钱谷融先生的文学魅力
2014年02月25日 16:1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在线 作者:殷国明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核心提示】钱谷融的文学观点正体现了一种对于人生的诗意追求,期望文学和艺术能够摆脱当时盛行的观念化和工具论的思想语境,把人及其艺术才能从种种理论观念的束缚中解放出来,还原其生命追求的本来状态。

 

  如今,我们谈“文学是人学”不再仅仅是一种理论或者观念,而更是一种活生生的情致和情怀,涌动在生活中,流淌在人与人之间,所谓“读书寄怀秋水,对人如坐春风”,正是一种人生境界和文学胜景的写照。

  1诗意的存在方式

  文学是一种模糊的、弥漫在生活和人生的情愫和情致。

  钱谷融的文学观点正体现了一种对于人生的诗意追求,期望文学和艺术能够摆脱当时盛行的观念化和工具论的思想语境,把人及其艺术才能从种种理论观念的束缚中解放出来,还原其生命追求的本来状态。就此而言,钱谷融所理解的“文学”与“人”及它们之间的关系都蕴含着独特的艺术意味和内涵。钱谷融早年就熟读莎士比亚、乔叟、萧伯纳、王尔德、托尔斯泰、泰纳等众多西方文学家、理论家的作品,酷爱19世纪的西方文学,并从中汲取了灵气和营养;但是,他对于文学本原意味的感悟和理解却源于一种发自生命和生活的内在需要,源于这种需要在文学阅读和感受中的一种本能的应答。

  在钱谷融的思想源流中,“文学”并不完全是一种理性、抽象的概念或定义,更不是某种天衣无缝的逻辑诠释、话语建构,而是一种模糊的、弥漫在生活和人生的情愫和情致,它或许是一首诗、一篇小说、一部戏,或许是一段人生、一种情缘;它可能是人生中的任何一种表现,也或者什么都不是。

  他在对自己的老师伍叔傥先生的一段追忆中写道:

  我作为伍叔傥先生的弟子,由于年龄差距太大,我当时在各方面都太幼稚,无论对于他的学问,对于他的精神境界,都有些莫测高深,不能了解其万一。不过他潇洒的风度,豁达的襟情,淡于名利、不屑与人争胜的飘然不群的气貌,却使我无限心醉。这些当然都不能从形骸之外去学得的。但是在潜移默化之中,恐怕也多少会受到一些影响。尤其对于他的懒散,对于他的不以世务经心,对于他群而不党、周而不比的独往独来的种种节概与迹象,更是有心信效,竭力步趋……我别的没有学到,独独对于他的懒散,对于他的随随便便、不以世务经心的无所作为的态度,却深印脑海,刻骨铭心,终于成了我根深柢固的难以破除的积月,成了我不可改变的性格的一部分了!

  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伍叔傥并不是一个爆得大名的文人,但是他的人生及其举止言谈却深深影响了钱谷融,尤其是对于其文学观的形成,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段记述蕴含着钱谷融的人生追寻和理想,也是他心目中文学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所在。

  2文学理论亦应有情

  选择文学并不仅仅意味着选择写作,而是选择一种关乎于人的性情和志向的生活方式。

  所谓艺术的魅力,也就是人及其存在的魅力。人们通过活生生的艺术创造活动发现和体认自己,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钱谷融的魅力就在于此,他试图发现和倡扬一种共通的文学语言,追寻一种贯穿于过去、现在和将来的艺术生命,为人性悲剧性的现实处境开通一条有希望的出路。

  这也许是钱谷融一直如此喜读《世说新语》的原因,因为这部书中有钱谷融先生最为中意的“文学”,有活生生的人所呈现的文人情怀和生存方式。这是一种自由自在的生命芳华和文学展演,不拘形式,穿越文本,自由放达。在这里,文学性不仅镶嵌于世人生活的每个细节之中,更凸显于人与自然、人与人关系的方方面面。

  所以,对于钱谷融来说,选择文学并不仅仅意味着选择写作,而是选择一种关乎于人的性情和志向的生活方式。文学是作为一种生活和生命方式存在的,最终是提供一种“活法”,而不是某种不可替代的文本、理论和话语。这至少为当下文艺理论与批评的状态和发展提供了一种新的启示。如今,几乎所有文艺理论话语体系,都是在西方理性主义传统框架中衍生的,至少是以其为主导为圭臬的。究其源头,这一传统从苏格拉底、柏拉图开始,就试图给文学艺术套上理性和观念的枷锁,用所谓至高无上的观念、理念和哲学标准来统治和指导文学艺术,使之能够服服帖帖归顺和追寻权力话语的需要。这种动机和目的,从源头就忽视和脱离了文学艺术的独立性,最后必然导致对于话语权的迷恋、依赖和争夺,置文学本身的终极生命与人生价值于不顾。在西方理性至上观念的主导下,文学尤其是文学理论日益变成一种纯粹实用和实惠的“理性工具”,权力话语成为一种普遍的价值追求,不仅文学创作日益陷入商业化操作,文学研究也日益工具化,被一系列规划、规范、项目、课题所捆绑,不仅文学性日益减弱,也失去了文学固有的灵性。

  在钱谷融的心目中,文学是一种柔软的、温情的、充满诗意的人生和感情状态,所以他很欣赏清人焦循的说法,认为文学的理想境界无非是实现心灵的“温柔敦厚”,就是为了追求人性的“大和谐”;而文学最重要的特点就是焦循所言的:不以直言,而以比兴言之,不言理而言情,不务胜人而务感人。

  钱谷融很早就提出了“有情思维”的看法,他认为形象思维作为一种艺术的特殊思维方式,它的特点正像艺术的特点一样,就在于它是饱含着感情色彩的。钱谷融做学问的最大特点,就是把自己的生命和情感投放进去,使自己的文章具有生命的独特意韵。

  3“人学”与美学的结缘

  “人学”的最高境界就是一种美的境界,也必然通向艺术创造。

  其实,情也是文学理论与批评之树常青的根由之一。钱谷融一向注重文学理论和批评的生动性和感染力,不喜欢大块的、生硬的理论观念的论说,强调文学的具体性和审美性。他认为,文学的魅力就来自于一种生气灌注的具体的生命状态,文学理论和批评不应该背离和远离这种生命状态,更不能用观念、思想和理论来替代和肢解它;好的文学理论和批评当然具有理性的穿透力,但是,它们更是一种灵气、态度和感情,充满对于具体的人性状态的关爱、感悟和理解,甚至是一种独立的、超越一般功利目的和方法论的美学意识和情怀。

  钱谷融曾在一次谈话中对人道主义文学观有如此阐释:“……不管是一种观点还是一种精神,它都试图将文学的存在与人类的生活感受和心灵活动联系起来,强调人的存在及其情感对于文学的根本制约作用,把文学看作是人的存在的一种表现方式,并追求一种文学与人的合二而一的境界。我认为这是文学永恒的基本所在。”这种“文学与人的合二而一”境界,不仅是钱谷融“文学是人学”思想的精粹所在,而且也是其魅力所在。这种“文学与人的合二而一”体现了美学与人学相聚合相统一的风范,表现了20世纪以来文艺思想的一种发展趋势,以人本身为对象和目的,追寻完整的和完美的理想。

  “人学”和美学由此互相吸引。人不能没有美,不能不追求美、创造美,以满足对完整的理想和自我生命状态的期盼。而美永远离不开人,无论是客观还是主观,它都是人的美,能够引起和给予人以健康、愉快和美妙的生命感受和体验。“人学”的最高境界就是一种美的境界,也必然通向艺术创造。

  “人学”和美学这种极具魅力的结合在文艺复兴时期就已有体现。从但丁的诗篇、薄伽丘的小说和莎士比亚的戏剧中,我们可感受到动人的情感;它与人生、与人的灵魂及其欲望紧密相连,使我们真实地体验到了一个具体的、生活着欲望着追求着的自我。此后人们又在雨果、巴尔扎克、托尔斯泰的创作中继续发现和感受到了这种情怀,我们为之感动和流泪,他们再次触及了我们的心灵和存在。

  “人学”和美学的结合,不仅为艺术创造开辟了更宽广的天地,而且带动了近代以来人文精神的变革。从叔本华克服欲望的美学思考,到海德格尔对诗意哲学的演绎,人的发现在一步步突破理性的花环,而美和艺术则一次又一次把人从绝望之境解救出来。弗洛伊德用类似“白日梦”的艺术创作来进行疗救,萨特用文学创作来对抗虚无、显示存在,而海德格尔的“诗意”无疑是对支离破碎的现代人生存危机的一次拯救。

  就此来说,钱谷融的魅力不在于追逐一种终极理论价值和话语权,也不在于建构某种正确先进的理论,而只是表达一种柔情如水的情怀,一种大方无隅的诗意,一种宽阔自在的生活方式。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任国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