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基金 >> 基金基地 >> 学者印象
我的父亲与闻一多的往事
2014年02月25日 15:5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在线 作者:闻新燕/口述 汪德富/整理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核心提示】爱国诗人、学者闻一多先生,不仅是一位学识渊博、书画皆精的文坛巨子,更是一位品格高尚、爱憎分明、铮铮铁骨的民族精英。他对于晚辈的教育也做到了春风化雨、润物细无声。

 

  爱国诗人、学者闻一多先生,不仅是一位学识渊博、书画皆精的文坛巨子,更是一位品格高尚、爱憎分明、铮铮铁骨的民族精英。他对于晚辈的教育也做到了春风化雨、润物细无声。

  最近,笔者拜访了闻家亲属,闻一多侄孙女闻新燕深情讲述了发生在他父亲闻立勋身上的故事。

  1899年11月24日,闻一多出生在湖北省浠水县巴河镇闻家铺村望天湖畔的闻家新屋。巴河镇位于巴水河汇入长江的出口处,自古以来帆樯云集、商贾不绝,便利的交通和繁荣的经济,促进了文化的发展。尊师重教的社会风气,使这里养育了众多优秀的人才,如明末宰相姚明恭、清嘉庆状元陈沆等,都是巴河人引为自豪的文人榜样。

  从巴河镇往西南走四五里地,就是闻家新屋,它掩映在一片苍松翠柏之中,依山傍水,房屋坐东朝西,门前一块空地是稻场,稻场前面是一口水塘,水塘不远处便是有名的望天湖。望天湖方圆近10平方公里,辽阔而平静,南岸苍翠的调军山与东边的城山遥相对望。每逢春秋,登高远眺,烟洲沙屿,雾气茫茫,江南胜景,尽收眼底。闻一多曾在诗歌《二月庐》中这样描述闻家新屋:

  面对一幅淡山明水的画屏,在一块棋盘似的稻田边上,蹲着一座看棋的瓦屋——紧紧地被捏在小山底掌心里。

  我父亲闻立勋,是闻一多大哥闻展民的儿子, 1912年生于巴河望天湖。父亲是闻一多这一房长孙,从小生得聪明伶俐,祖父祖母和家人都视为掌上明珠,闻一多十分喜爱他,对他的学习非常关心,常出题目教他做文章。望天湖的荷花开了,闻一多就出《咏荷花》的题目教晚辈们做诗。那时候,军阀混战,溃兵横行乡里,有时为了躲避骚扰,家里人不得不在湖中船上度过,闻一多便出了个《溃兵行》的题目叫他们做。文章做好,他亲自修改,并把自己的牙刷、牙膏、镜子等日常用品作为奖品。有年暑假,他特地给我父亲糊了把扇子,并在上面画了个牧童骑牛,手拿着书看,还题了四句话:“王冕牧牛,骑牛读书,试问尔儿,自比何如?”来激励侄辈们。

  受到闻一多的影响,父亲从小勤奋好学,成绩非常优异,并于1930年考入武汉大学。大学期间,父亲较为贪玩,导致多门功课都不过关。于是,在1932年,父亲转学至辅仁大学,和闻一多全家吃住在一起,由闻一多来监督管教。闻一多在生活、学习上给予父亲无微不至的关怀,父亲的进步很快,放荡不羁的性格有所改变。

  一次,父亲的生活费花完了,又不好向四叔闻一多开口要。怎么办呢?他观察叔叔每个月总是拿私章去领工资,他就想把叔叔的工资悄悄领来用来花销。于是,他偷偷到闻一多房里把私章取来,就到财务室去领工资了。因为父亲长期在叔叔闻一多家里吃住,财务室都知道他是闻一多的侄儿,便也没在意。当父亲把闻一多的章子交给会计时,发现这不是闻一多用来领工资的那枚章子,会计以为闻一多粗心拿错了章子,便对父亲说:今天钱不够,改日再来拿吧。

  钱没领到,父亲很紧张,担心叔叔知道此事而责骂自己,就偷偷把章子放回了原处。当日,父亲便从会计那里得知了此事,心里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回到家里,闻一多也没声张,只把父亲叫到屋里。当时父亲吓得脸绯红,连忙向闻一多认错,说:“叔叔,我对不起你,我错了!我改!”闻一多当时也没骂他,更没有打他,他教导父亲,知道错了改正就行了。并说:“立勋啊,你看啦,领工资是用这个章子,其他章子是我画画用的,你以后领工资就用这个章子去领,现在你就去财务室把工资拿回来。” 这件事,闻一多没有对家里的任何人讲过。

  闻一多言传身教、宽以待人的教育方法,影响着父亲的一生,也延续到父亲对我们的教育。记忆中,父亲从来没有打骂过我们。记得有一次吃完饭,我去洗碗,把放在案板上的碗全部打碎了,吓得直哭。那是一对高档细瓷碗,黄釉上浮雕彩绘龙凤、栩栩如生,是闻家祖传珍宝。父亲当时惊得目瞪口呆,但他没有责备一句话,还宽慰我下次要注意。

  1946年7月15日,闻一多在云南各界追悼李公朴的大会上,面对国民党特务,拍案而起,慷慨激昂地发表了即席讲演——著名的《最后一次讲演》,下午5时许,在回家途中,惨遭国民党特务杀害,时年仅47岁。噩耗传到上海,父亲在办公室痛哭,怒骂国民党无耻、无知,并把自己的国民党证撕得粉碎。我叔叔黎智和父亲关系很好,在南京梅园新村,担任周恩来同志的特工,在上海利用父亲“中央电影局文化专员”的工作身份,帮助保护了很多进步人士。

  闻一多在1916年至1946年的书信手迹,几乎涵盖了他从17岁到47岁的生命过程。抗战时期,父亲精心保存下这些信件的早年部分,于1946年转交闻一多夫人高孝贞,得到闻一多全家形影不离的守护。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任国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