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基金 >> 基金基地 >> 学者印象
惊访耆宿诗人纪弦
2014年02月25日 15:3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在线 作者:方明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核心提示】一刻过后,听到急速的碎步声,此乃纪老扶握步行支架迎来,诗人虽被漫长的岁月镂刻沧桑,然其清癯奕奕的神采,似乎是永恒的诗魂所孕育出的不屈气宇。

 

  初春料峭,美国圣荷西的天气乍暖还寒,这偌大的城市自20世纪末开始,一直都是美国人的骄傲,这里充跃着各大品牌的高科技公司,其股票转瞬的指数变动起伏,便可震撼整个世界的证券市场。

  坐在诗人张堃的车内,我无心览看流穿在玻璃窗外幢幢建筑物上霸气凌人的标志,而这些符号是各大名校的精英学子梦寐以求的追求目标。

  车子驶到靠近三藩市旁的密尔布瑞斯区,我们从苍茫辽阔的高速公路转向矮树郁翠的小路,很快便到了诗坛耆宿纪弦先生的寓所,这里的宁谧仿佛与硅谷的攘熙狂热绝隔无缘,屋前虽无画桥垂柳,却被霏雨袅绕岚气而衬托出春临江南般的秀雅妩媚。

  纪老的二公子引领我们暂坐客厅,时近午后四点,也是纪老午睡将醒时分。一刻过后,听到急速的碎步声,此乃纪老扶握步行支架迎来,诗人虽被漫长的岁月镂刻沧桑,然其清癯奕奕的神采,似乎是永恒的诗魂所孕育出的不屈气宇。

  我屏息聆听诗人的第一句话,竟是:“我十分怀念台湾,台湾是我第二故乡,我好想回去看看,那里有很多好朋友,他们还好吗?我在台湾住了很多年,在台湾教书很多年,我很喜欢台北,我希望什么时候有空回去看看……”在闲谈中,诗人不断重复上述这段话。当然,这不是客套话亦非呓语,我可以深刻感触到诗人此刻只剩下这个肃穆祈愿的梦,而这个梦里渲染着诗人过去在台湾浪漫的生活事迹,当人枯老时,新欲无从滋长,心境寥落,此刻,往事便开始丰盈活跃起来……

  纪老的二公子说:他老人家曾在2005年时中风,后经急救治疗,身体状况逐渐复原,偶尔也吟作简短的诗句。约在数月前,纪老吟作了一首非现代诗来形容春夏秋冬。

  春    三人同日去看花

  夏  从早到晚不回家

  秋  禾火二人相对坐

  冬  夕阳西下一对瓜

  这也许是诗人最后的作品了。

  我拿了一本创世纪诗社介绍我诗屋众多诗人的相片给纪老看,他看着相片旁标注的众诗人的名字,竟能完全正确地逐名念读出来,相片内有不少纪老的旧识,勾起他断碎记忆,让诗人顿刻沉思在往事的时光隧道里。之后,纪老很欣慰地说:“我有四个儿子一个女儿,他们都很孝顺,我一直都跟女儿住,最大的儿子在洛杉矶,其他的都在这里,我生活安定,心情愉快,我的晚年过得很好,我偶尔也写一些东西,没有拿去发表。”

  其间,纪老提笔写下“祖国万岁,诗万岁”赠与我。

  因怕纪老的身体与思绪过度负荷,我们不敢久留,临别时他一再嘱咐:“请代我向大家问好。”

  时逢2007年2月26日,诗人年值95岁。

  生命可以逐渐干涸,但孤峻的诗总是永恒耀灿在万古的诗空里。

  后记:衷心感谢诗人张堃的热心协助,否则无法礼藏如斯珍贵厚重的谈录。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任国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