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基金 >> 基金基地 >> 成果应用
从时间指称看儿童语用发展
2019年12月31日 08:5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于磊 字号

内容摘要:儿童语用发展是指儿童习得和运用适当的言语形式表达自身言语意图或者在一定语境中获得自身交流目的的方式。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儿童语用发展是指儿童习得和运用适当的言语形式表达自身言语意图或者在一定语境中获得自身交流目的的方式。E. Ochs & B. B. Schieffelin指出儿童语用发展应主要研究儿童对规约和共识的敏感性及其在语言发展阶段与语言结构的关系;李宇明教授认为,语言对于儿童的价值在于运用,在运用中发展认知,满足自己的各种需要以及发展自己的语言。研究表明,儿童语用发展是儿童语言学一项重要而迫切的任务。儿童语用发展涉及交际能力的发展、交际意图的发展、会话结构构建、指称建立等内容,时间指称的建立即是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时间指称指代时间与事件之间的关系,是说话人主观性的体现,传递着交际者话语内容所在的时间,是人类生存发展的重要基础,也是儿童需要掌握的一个重要内容。李行德教授提出时间指称习得既能检验语义发展理论,又可以揭示儿童语用发展的一个重要方面。目前儿童时间指称习得已经引起研究者的关注,但是由此反映的儿童语用能力发展研究不多。

  时间指称是儿童语用发展的重要体现

  汉语时间指称系统通常由“时”“体”体现,依据时体统一研究观,核心表征成分由动词与时间副词、时间助词、助动词、时间短语搭配而成,含有不同的时体意义,是儿童时间指称习得研究的主要类型。儿童在语言习得中形成了时间意识和时间概念,并通过各种时间指称表达方式外化体现,这一过程与认知的发展密切相关。认知是人类心智中关于知识、意识、思维、智力、想象等活动的发展过程和产物。皮亚杰认为儿童在感知运动时期的第六阶段已形成现实的心理表征,能够用外部行动和内部表征来理解和思考。张云秋教授指出皮亚杰的这一认知阶段表明02;00岁左右的儿童初步具备了表达时间意识的认知能力。随着这种能力的发展,儿童开始使用时间词语,逐步掌握时间概念,能够对自己或他人意图表达的时间进行认知或推理。朱曼殊教授发现,儿童最初是通过自己和别人的动作来认识时间概念的。现在的动作是具体可察觉的,因而首先理解现在,而过去的事是经历过的,尚可追溯,继而理解过去,但未来的事是渺茫的,难以捉摸,最后才理解将来。因此,儿童时间指称语义范畴的习得在整体上遵循“现在—过去—将来”这一发展顺序,由于时间指称本身具有语义不确定性,在儿童时间指称习得过程中反映的语义—语用互动关系是儿童语用发展的体现。K. M. Jaszczolt构建的默认语义学理论在有关语义、语用因素对话语意义加工方面具有较为完整的解读模式,通过这一模式可以展现现在、过去及将来时间指称话语中时体意义、不同主观情态意义,以获得确定的、完整的话语意义,是对儿童时间指称习得及语用发展规律的具体解释。我们按照儿童时间指称语义范畴习得顺序进行阐释。

  在现在时间指称语用发展中,儿童习得的词汇意义和句子结构与无标记语言表达凸显的认知默认结合在一起产生了规则现在时,这也是默认解读。例如,“我在钓鱼”这句话中时间副词“在”与动作动词共现,表达现在时进行体意义;而“我要做个房子”“现在我要吃饭了”这两句话中的“要”与动词组合,含有默认的现在时,通过词汇意义和句子结构得出核心含义,利用语用推论得出语境含义,主观意图性和情态等级不同,分别表达动力情态意义和现在时体意义。其中,后者由时间词“现在”触发,使原有的情态意义具有清晰的现在时体语义内容。然而,这种时间词语的组合在儿童话语中属于非典型表达方式,以语言知识习得为前提,需要较高的认知水平和语言组合能力。

  在过去时间指称语用发展中,儿童习得初始阶段主要意图是表达规则过去时体意义,通过词汇意义和句子结构得到核心含义,结合认知默认获得规则过去时。例如,“我做了一个小瓜”这句话中词尾时间助词“了”与动词共现,表达过去时完成体意义。而一些有标记的过去时间指称类型则需要一个缓慢而长期的习得过程,如助动词“要”+过去时间名词这种组合性表达方式习得就较为困难。因此,获得不同程度情态义的语用能力仍处于发展中。

  在将来时间指称语用发展中,儿童最初习得动词+助动词“会”的表达形式。儿童话语中的“会”除默认将来时意义外,还表达不同程度的情态意义,通过词汇意义和句子结构获得核心含义,由语用推论得出语境意义。例如,“雪糕会化掉”这句话表达对语境进行可能性推测的认识情态意义。而规则将来时体意义和其他类型情态意义的获得,既需要儿童词汇句子知识的不断丰富,还需要认知能力和词语组合能力的发展。

  时间指称与儿童时间概念关系紧密

  目前儿童语用发展研究集中于语用交流行为、会话能力等内容,但对儿童词汇、句式等语言习得中的语用问题关注较少。时间指称作为儿童语用发展的一个重要内容,缺少系统研究,缺乏理论基础,难以全面掌握儿童时间指称语用发展特征。此外,由于单有时间词语的理解并不能保证时间概念的形成,研究者认为时间词语发展与时间概念形成之间的关系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而儿童语言的价值在于运用,所以有必要从时间指称语用发展角度,揭示儿童时间概念的掌握和时间词语的使用及发展问题。

  儿童时间指称中时体意义与情态意义的语义表征过程,在本质上揭示了儿童语用能力的发展。随着儿童年龄的增长、认知水平的提高,儿童逐步掌握时间概念并在运用中趋于成熟,通过词汇句子知识与认知默认结合获得时间指称中规则时体意义,依据不同话语语境,通过语用推论获得现在、过去和将来时间指称中具体时间义及不同程度的情态义。而对于有标记的非典型时间指称表达方式,需要儿童付出更多的心智努力。上述儿童习得及语用发展过程,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儿童时间概念的成熟。这就为克服现有研究中仅对儿童时间范畴习得顺序及发展特征作出描述的局限性提供新的启示。

  时间指称研究有助于全面了解儿童语言习得

  通过时间指称并合表征模式获得的儿童时间指称语用发展研究,为考察儿童时间概念的掌握和时间指称表达方式的使用提供衡量维度。鉴于此,我们要遵循儿童“现在—过去—将来”这一时间认知发展顺序,根据时间指称语用发展特点,有意识地激发儿童时间意识和时间概念,了解不同时间指称类型中的时体意义及情态意义的互动过程,帮助儿童习得时间指称范畴中的原型成员,以通过认知默认方式获得具体时体意义。此外,在具体语境中引导儿童认识时间词语组合等有标记的表达方式,培养儿童语用能力,以恰当使用语用推论获得不同程度的情态意义,在这一过程中帮助儿童发展语用能力。

  综上所述,时间指称既是儿童语言习得的一个重要内容,也是儿童语用发展的体现。掌握儿童时间指称并合表征模式中时间义和情态义习得及语用发展过程,有助于进一步了解时间概念形成与时间词语使用之间的关系,丰富儿童语言习得、语用发展、类型学及人类语言系统整体研究。此外,从语言知识、认知默认、语用推论等因素考察儿童语用发展中恰当表达时间以实现交际意图的能力,还涉及儿童的意图性、心理及思维状态等方面。因此,可以将心理科学、认知科学、大脑和神经科学的研究方法、手段、内容融入儿童语用发展研究中,为我国儿童语言教育教学及评价提供理论依据及语言学视角。这有助于儿童时间认知及表达能力的发展,最终促进儿童语用能力的发展。

 

  (本文系黑龙江大学研究生创新科研项目(YJSCX2019-015HLJU)、黑龙江省经济社会发展重点研究课题(外语学科专项)“社会建构主义视域下我国本科翻译专业课程模块研究”(WY2019061-C)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黑龙江大学西语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于磊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