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基金 >> 基金基地 >> 成果应用
结合主客观测量法评估意识状态
2019年08月06日 09:5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更春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亚瑟·雷伯(Arthur Reber)于1967年发表《人工语法的隐性学习》一文,拉开了心理学界隐性学习研究的序幕。20世纪90年代开始,围绕被试在隐性学习实验中所学习知识的性质问题,人们展开了对隐性学习广泛的研究与探讨。

  隐性学习是否产生隐性知识:研究方法与争论

  人工语法范式是隐性学习研究的经典范式之一。该范式下的实验由两个阶段组成,即学习阶段和测试阶段。在学习阶段,研究者向被试呈现一组基于某种有限状态语法的字母串,要求被试进行记忆。被试不知道这些字母串是基于一组复杂规则构建而成。在测试阶段,研究者向被试呈现一组新的字母串(有些遵循与学习材料相同的规则,有些则不是),通过语法判断任务来考察被试学习的效果。

  序列反应时任务是另一种常见的研究范式。该任务中,刺激出现于电脑屏幕上四个或六个可能位置中的一处,被试通过尽快按键作出反应。该任务表面上似乎是测量被试的反应时,但被试并不知道刺激出现的位置遵循某种次序规则。如刺激出现的位置符合该规则时被试的反应更快,则表明被试学习了这种次序规则的知识。

  然而,有些研究者认为,上述两种范式所揭示的隐性知识是基于组块的知识或特定范例的细节知识,并非相关规则的知识。例如,多纳尔森·杜拉尼(Donelson Dulany)等人于1984年复制了亚瑟·雷伯的早期研究,结果发现,被试的语法判断成绩之所以高于随机水平,是由于被试记忆了字母串的片段。皮埃尔·佩吕谢(Pierre Perruchet)和尚塔尔·帕克托(Chantal Pacteau)于1990年报告的一项研究发现,接受合乎语法“字母对”训练的被试与接受全部字母串训练的被试成绩相似。皮埃尔·佩吕谢于1994年通过一项序列学习任务发现,被试仅对新旧序列的相似性敏感,尚无证据表明被试学习了相关规则的知识。此类研究或表明,被试的语法判断并非基于抽象的规则知识。

  然而,就语言学习来说,我们通常假定学习者内化的语法表征可运用于同之前话语没有表面相似性的新刺激中。在人工语法范式下的研究中,这种隐性抽象问题主要通过检验被试能否将知识迁移到不同字母串或不同模态下而得以考察。例如,格里·阿尔特曼(Gerry T. M. Altmann)等人于1995年通过实验发现,被试在不同模态下对字母串的分类成绩虽然比相同模态下成绩差,但仍高于随机水平。这就表明,被试习得的知识中至少有一部分是抽象的、基于规则的,而并非完全是相关片段或组块的知识。

  我们认为,隐性学习研究首先要回答的问题就是:隐性学习能否产生隐性知识?要回答这一问题,研究者就要对被试习得的知识的意识状态进行评估。而20世纪90年代末期之前,二语习得研究领域尚未从方法论和实证研究层面探讨意识的测量问题,且目前已有的意识测量方法均存在一定局限,因此被试在相关实验中习得隐性知识的可能性尚需得到有力证实。

  意识测量方法的演变与改进

  在显/隐性知识研究中,研究者面临的最大挑战在于如何对意识进行操作化和测量。从已有文献来看,意识的测量法可分为“主观测量法”和“客观测量法”。前者通常要求被试报告其认为知道的知识,而后者则根据被试的表现或行为来测量他们的知识。

  追述口头报告是一种常用的主观测量法。该方法要求被试在学习和测试阶段后就其注意到的任何模式进行口头报告。如被试表现出学习效应(如语法判断的成绩高于随机水平)但无法报告出有关学习目标的任何知识,那么这种知识就被认为是隐性的。然而,口头报告的效度由于多种原因而受到质疑。缺乏敏感性是其中的一个主要问题,表现为当要求被试解释其在实验过程中使用的语法规则时,被试无法报告出所有相关的知识。另一个主要问题是,被试习得知识的形式可能与研究者所考察的形式不同。

  在此背景下,新的测量方法应运而生,如自信心评价(confidence ratings)。这种方法要求被试报告其作出决策时有多大信心。例如,在仅有两个选项“猜测”和“知道”的自信心量表中,“猜测”表明被试的判断没有明确的依据,而“知道”表明相关判断建立在某种知识的基础上。卓顿·迪恩斯(Zoltán Dienes)等人提出了“猜测标准”和“零相关标准”,据以评估知识的意识状态。其一,当研究者认为被试是在猜测但被试的准确率高于随机水平时,那么就可认为他们调用的是隐性知识。其二,当被试的准确率与其自信心水平没有相关性时,那么其调用的就是隐性知识。然而,由于自信心评价评估的是“判断型知识”(即特定测试项与训练项是相同还是不同的知识)而非“结构型知识”(即关于训练项结构的知识),所以受到批评。

  作为对这种批评的回应,卓顿·迪恩斯和瑞恩·斯科特(Ryan Scott)增加“来源归因”作为评估被试结构型知识的一种方法。在此类研究中,被试需要报告其判断的依据是什么,即是“猜测”“直觉”“关于语法规则的知识”,还是“关于特定例子的记忆”。他们认为,当被试判断的依据是“猜测”或“直觉”时,如果其判断成绩高于随机水平,就表明他们具备无意识的结构型知识,而如果是“记忆”或“规则”时,则表明他们具备有意识的结构型知识。

  然而,运用自信心评价和来源归因存在的一个问题是,被试可能会形成选择依据的自我标准。例如,除非在绝对有把握的情况下,偏保守的被试可能表示在语法判断时依据的是猜测,而更加开通的被试即使凭借丝毫的直觉进行判断也会报告出较高的信心水平。这就是所谓的反应偏向问题。

  莫滕·奥弗高(Morton Overgaard)指出,认知科学领域通常漠视主观数据,偏向于使用客观数据来作为判断被试意识状态的主要证据来源。因此,加工分离范式作为一种客观的意识测量方法备受青睐。

  该范式由拉里·雅各比(Larry Jacoby)于1991年首次提出,其基本原理是根据被试的行为来分离隐性和显性知识的作用。在该范式下,研究者一般设计两项任务,在一项任务中隐性和显性知识共同发挥作用,在另一项任务中隐性知识干扰了显性知识对被试表现的作用。被试习得的显性知识就可根据其在两项任务中表现的差异来测量。

  加工分离范式避免了加工纯度(processing purity)问题,考虑到了在完成任何任务时隐性和显性知识将共同发挥作用。阿克塞尔·克里尔曼斯(Axel Cleeremans)将该范式融入序列反应时任务中。在完成序列反应时任务后,被试被告知之前呈现的视觉刺激遵循了某种复现模式,并被要求在两种条件下完成自由生成任务:一是生成尽可能多的训练序列(包含条件);二是生成不同的序列(排除条件)。根据巴尔斯的全局工作空间理论,当知识处于有意识状态时,被试就有可能对其表现进行自发性控制。因此,在包含条件而非排除条件下,具备某些显性知识的被试倾向于产生训练序列。被试在包含和排除条件下表现的差异则提示显性知识的习得。相反,不具备显性知识的被试在两种条件下的表现倾向于一致。

  虽然加工分离范式在认知心理学研究领域得到了广泛使用,但很少有人尝试将该范式运用于二语习得研究中。使用该范式的一个主要优势是可基于客观数据来测量意识。然而,该范式的使用基于如下假设,即有意识知识反映在被试的表现中,但该假设有时候不一定成立。

  由以上讨论可见,上述意识测量方法都有各自的局限。但是,这些方法对意识的不同方面敏感。例如,口头报告可以捕捉可表达的知识,自信心评价和来源归因对低信心水平的主观知识敏感,而加工分离范式使我们可以客观地评估知识受控加工的程度。单一的测量方法可能难以捕捉具有多方面性质的意识。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案就是使用多种互补的意识测量方法,以应对意识(无意识)现象的复杂特征。

 

  (本文系江苏省“青蓝”工程项目(苏教师[2017]15号)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泰州学院外国语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李更春 工作单位:泰州学院外国语学院

课题:

本文系江苏省“青蓝”工程项目(苏教师[2017]15号)阶段性成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