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项目成果
《拜金一族》中的美国商界职员关系
2020年10月12日 17: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陈爱敏 庞悦 字号
2020年10月12日 17: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陈爱敏 庞悦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美国剧作家大卫·马梅特(David Mamet,又译大卫·马梅、大卫·马麦特)创作的《拜金一族》(Glengarry Glen Ross)反映了当代美国商界普通职员的生活状况。该剧不仅描述了美国商界中存在的欺诈、贪婪、勾心斗角等现象,也展示了销售人员的团结、协作奋斗精神。

  在《拜金一族》剧中,一家美国房地产公司为了将毫无价值的地产推销出去,制定了严苛的销售奖励规则,销售业绩好的职员可以获得高级轿车作为奖励,而业绩不佳的将被解雇。为了能够获得诱人的奖赏,更为了保住饭碗,该公司的四名职员列文、洛马、莫斯和阿伦诺展开了激烈竞争。为了生存,他们有意无意地共同构建了一个可以保护其利益的、默契一致的商业共同体。这种共同体既具有社会属性,又有德国社会学家斐迪南·滕尼斯所言的共同体特征,是一种形式特殊的商业共同体。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这种商业共同体值得我们关注。

  配合默契一致

  滕尼斯对“共同体”和“社会”这两个概念有独特的见解。在他看来,共同体是“一种持久的和真正的共同生活”,在共同体中,人们靠默契和团结协作达成一致;而社会只不过是“一种暂时且表面的共同生活”,在社会中,人们靠约定和契约达成一致。因而,共同体和社会有着实质上的差异。《拜金一族》中的职员按照公司制定的规章制度行事,因而他们与公司之间是一种契约关系。按照契约,销售业绩好的,可以获得奖励;反之,将被解雇。这与滕尼斯所说的约定与契约社会较为一致。但是,在重压之下,这些职员又能为了生存而相互合作,甚至配合默契,组成了有着共同目标的共同体。

  列文和洛马就是上述默契配合的范例之一。面对突然找上门想要取消交易的客户林克,为了保住业绩,洛马匆忙中对列文交代:“你是一个客户。我刚把五栋房子出售给你。见我挠头,你就要说出凯尼尔沃斯这个地方。”列文虽然有点摸不着头脑,但长期的共事和相似的处境让他很快就领会了洛马的意图,并给予积极配合。

  这种默契来源于长期共处、相同的目标和相似的社会阶层属性。列文等人长期朝夕相处,十分了解彼此的家庭境况、经济条件和生活压力。他们的共同目标是保住工作,不被公司解雇。他们都来自社会底层,相同的身份、共同的命运将他们捆绑在一起。他们与公司的关系仅是契约关系,很难构成自然且持久的商业共同体。此外,这些职员们还拥有类似于“我们”的整体意识,并将“他们”——公司、老板、警察等看作自己的对立面。对他们来说,资本主义社会中无情的规制正是他们的敌人。尽管彼此未曾言明,但在不言而喻的沉默中,他们保持着一种默契,共同抗拒无情的商业体制和公司的压榨。

  照顾彼此利益

  滕尼斯认为,共同体是一种建立在本质意志基础上的、靠情感来维系的有机联合体和统一体。在《拜金一族》中,面对极少数人对利益分配的垄断和企业对风险的转嫁,列文等人的意志里隐藏着对于持久的真正共同生活的追求,“渴望有一个由众多相互团结的、不离不弃的个人所组成的同质共同体”。表面上,这些职员间没有关于利益分配的约定,更没有正式结盟,有的只是以完成公司布置的任务乃至获得奖励为目的的利益角逐。但实质上,在危难之时,他们会照顾彼此的利益,无形间形成了一个相互依存、共谋共生的共同体。

  首先,这种共同体形成于重压之下。房地产公司的主管威廉姆森破坏了洛马已经谈成的交易。这一做法激起了列文的同情与愤怒,从而推动洛马与列文之间原有的默契一致的共同体升级为照顾彼此利益的共同体。因此可以说,洛马和列文在“每一个人对每一个人的战争状态之中”,摆脱了孤立无援的状态,自觉结成了联盟。

  其次,这种共同体以共同的荣辱观为基础。为了照顾彼此的利益,职员们互相帮助,从松散的个体变成了有意识的联合体。当威廉姆森的故意泄密导致洛马交易失败时,列文没有冷眼旁观、欣喜于竞争对手的业绩下滑,而是表现出如自身利益受损般的愤怒。他指责威廉姆森说,“你的伙伴依靠着你……你必须和他在同一战线,拥护他,否则你就是个混蛋,你这个混蛋,独自一人是没法生存的……”

  最后,这种共同体来源于对彼此的关爱。洛马与列文间的关系并非是单向的。年富力强的洛马一直是房地产公司销售精英榜的佼佼者,即使没有列文的帮助他也能维持自己的地位。反观列文,他年老力衰,又因女儿生病住院急需用钱,在贿赂主管不成的情况下,已是穷途末路。面对诱人的奖品,洛马不忘多年同事之情,在列文失意之时伸出友谊的橄榄枝。“我们都是濒临淘汰的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团结在一起。”洛马对列文的关怀与照顾,某种程度上也体现了他对个人利益的放弃。这在信奉“丛林法则”的美国商界是十分难得的,无形中展现了剧中职员不计个人私利、彼此关爱、争取双赢的商业共同体精神。

  追求公平正义

  在《拜金一族》中,管理层制定的竞争规则并未考虑到员工间的差异及其个人情况,造成了一种不公平竞争的氛围。一方面是公司的奖惩规则看似公平,但实质上没有考虑到员工们各自情况的特殊性。列文、莫斯和阿伦诺三人在销售行业打拼数十年,精力与身体状况已不如当年;而洛马精力充沛、野心勃勃,连其竞争对手莫斯都称之为“炙手可热”。让这些职员在年龄、身体状况、精神状态、工作经验无法全然对等的条件下同台竞技,显然是一场不公正的竞争。

  另一方面是销售份额分配的不公正。威廉姆森掌握着分配客户和待销售地块的权力,但他制定的规则是:销售额越高的人越有可能拿到好的地块和优质客户的资料。这种分配方式背后隐藏着威廉姆森的贪欲:要想得到优质地块和客户,职员们就必须以金钱同他进行利益交换。列文受家境所困,为女儿的医药费担忧,迫不得已选择通过贿赂威廉姆森得到优质资源。列文承诺“我做成每笔生意都会给你10%的好处”,但威廉姆森认为回扣太少,提出“我要20%,并且每单加50美元”。这里不仅暴露了权力的滥用、主管的贪欲,更有力地说明了公司看似公正的规制背后隐藏着的黑暗交易。由于存在着类似于威廉姆森这样可以随时更改游戏规则的人,可以说这是一场不公正的游戏。

  因此,该剧中的共同体是在正义缺失的背景下,由背负着生活重担的职员们构建的商业共同体,旨在为其自身找到在夹缝中生存的路径。有学者曾经表示,“一个令人满意的共同体,应当是‘有能力回应广泛的成员需要,解决他们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问题和困难的共同体’”。《拜金一族》剧中的职员们在危难之时,为追求公正,同时与不平等的规则相抗衡,通过互相关心、暗中互助所形成的共同体,正是这样一个令参与者满意的商业共同体。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20世纪美国都市戏剧与都市精神研究”(17BWW091)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南京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陈爱敏 庞悦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