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项目成果
把握信息化战争的创新层次
2019年05月09日 10:0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康兰波 赵杰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信息化战争不论在军事实践中如何分化衍生,信息战、心理战、舆论战、法律战、意识形态战等形式如何层出不穷,网络战、无人机战、智能机器人战等作战手段如何变化万千,从哲学的最高普遍性上看,其最终都无外乎是由以下三大相互联系、相互制约、逐级深化的创新层次所支撑。从哲学视域下探究信息化战争,就是要站在哲学的最高普遍性上来对这一战争形态作出最深刻反思,以便从中揭示出这种战争形态所对抗、比拼的最本质、最核心内容,为备战信息化战争奠定最坚实的哲学理论基础。

  从总体上把握好三大创新层次,将更有利于深刻理解信息化战争对抗的实质,更有利于在学习研究他国先进经验的同时开创属于自己的备战逻辑和相关体系,让“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在信息时代焕发出新的威力。

  表面层次:信息科学知识或技术的具体运用

  由于信息化战争主要发生在信息时代“物质和信息”双重维度复杂相互作用的现实世界,因而它与以往单一物质世界战争各形态全然不同。信息科学技术开掘建构的信息世界,将战争本身的复杂性进一步非线性放大,使军事、战争领域的创新无不紧密围绕信息、信息科学技术而展开,并通过武器装备、作战样式、人员组织结构、管理方式等的信息化升级外显出来。

  武器装备的信息化创新,就是将信息科学技术及其最新成果有效运用于传统武器装备的升级改造,以及对信息化新武器装备等的开掘研发;作战样式的信息化创新,即在信息、信息科学技术的快速发展和广泛渗透下,根据信息化军事作战理论或原理,立足现有条件,设计、研发出各类新型作战样式;人员组织结构的信息化创新,就是紧紧围绕打赢信息化战争而进行的军队组织结构、力量编成等的变革创新;管理方式的信息化创新,即在深刻认识信息化战争及其规律基础上,通过对各种规章制度、法令、法规、条令、条例、纪律、措施等的创新、执行,将军队不同组织结构中的人及其实践活动加以规范引导,以达到最大限度提升其岗位战斗力、激发其备战信息化战争的创造性活力。

  值得注意的是,武器装备、作战样式、人员组织结构、管理方式等的信息化升级或创新,仅仅是信息化战争较量的外部表现形式,属于对信息科学知识或技术的具体运用,尚未深刻展现出军事、战争及其基础理论的创新。

  中间层次:以信息科学范式渗透于军事理论

  中间层次的信息化创新,是为表面层次信息化创新奠定坚实理论基础和理论指导的创新,主要涉及武器装备理论、军事战争理论、军事管理理论、军事教育理论以及相关前沿性知识等的信息化创新。这一层次创新,尽管能较大程度地反映信息化战争对抗比拼的实质性内容,但它尚未触及这其中最“形上”内核,因而仅属于中间层次的创新。

  由于信息化战争展开于“物质和信息”复杂相互作用的现实世界,是对以往单一物质世界各战争形态的扬弃与超越,因而以往建立在单一物质世界基础上的武器装备理论、军事战争理论、军事管理理论、军事教育理论以及相关科学知识和技术知识等,全都面临着信息化创新重任。只有完成这些创新,才能更加有效地支撑起武器装备、作战样式、人员组织结构、管理方式等表面层次的信息化升级创新。

  为此,我国信息哲学专家邬焜的“科学的信息科学化”理论,或许能为完成这些创新重任提供某种方法论指导。邬焜认为,“信息科学的最一般的、最普遍的理论和方法乃是一种全新的科学范式”,具有极强的渗透力、贯穿力和改造力。“当把相关的一些信息科学的原理和方法拓展开来应用到已有的传统学科时,便会立即赋予这些传统学科以某种崭新意义的全方位改造。”既然信息科学范式可以广泛渗透到各传统学科,并由此引发对传统学科的全方位改造,那么军事领域中的军事理论、战争理论、军事人才培养理论、军事管理理论以及相关科学技术知识和理论等也能被信息科学范式全面渗透,并在指导信息化战争中焕发出崭新活力。

  最高层次:军事哲学思想的信息化创新

  军事领域各理论的信息化创新,离不开军事哲学思想的信息化创新。因为军事哲学关涉到人们对待军事实践活动、对待战争、对待现实世界、对待人自身等一系列重大问题的根本态度或根本思维逻辑,关涉到军事理论讨论问题的世界观前提和出发点。而这些恰恰是战争较量最实质性的“形上”内核,因此属于最深刻、最具普遍性的信息化创新。军事哲学的信息化创新,就是要在对待整个军事实践活动,包括战争实践活动的根本态度或思维方式上实现信息化创新,以便为打赢信息化战争奠定最坚实、最具普遍性的世界观、方法论基础。

  要实现军事哲学的信息化创新,首先应当立足于信息时代的军事实践,在坚持唯物主义基本立场观点方法前提下,对信息化战争得以展开的现实复杂世界特别是信息世界有一个全新的哲学世界观把握。尤其是要清醒地认识到信息科学所揭示的信息的不实在性,恰恰表明了信息对于具有客观实在性的物质的强烈依赖性和世界统一于物质的不可动摇性。

  其次,应在唯物辩证法基础上,确立系统整体复杂演化方法论。唯物辩证法是正确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根本方法。近些年系统科学的深入发展,为唯物辩证法的深化奠定了新的科学基础,也将唯物辩证法推进到新的高度,并由此形成包括复杂性理论在内的系统科学哲学新形态。系统科学哲学要求以系统整体复杂演化的方式来理解万事万物及其运动发展,在系统与环境、整体与要素、结构与功能、演化与涌现、有序与无序、耗散与混沌等的复杂相互作用关系中,实现确定性与非确定性、还原论与系统有机整体论等的辩证统一。

  最后,应树立马克思主义实践观。马克思主义认为实践是人的存在方式。通过实践,人把自己打造为人,同时也打造出了一个更适于人生存发展的现实世界。正是在实践活动中,人的创造性得以最充分的锻造和发挥。信息化战争需要借助信息科学技术来达到传递、储存、分析、利用信息的目的,但从内容上看,这些信息终归要靠人来挖掘和创造。而人的这种挖掘、创造信息的能力,从根本上说都根源于人在实践活动中的锻造和提升。因此,树立马克思主义实践观,有利于正确认识人和信息的关系,为开掘激发人的信息创造活力奠定最坚实的哲学理论基础。

  以上关于信息化战争的三大创新层次,可以说是当今信息化战争已经呈现出来的部分结构层次。三大层次之间因人的军事实践活动而构架出非线性的复杂相互作用关系。哲学层次上的信息化创新,解放和牵引着人的信息创造活力,是信息化战争获得灵活多样、变化万千等复杂形式的内在、不竭动力。各类军事理论的信息化创新则是人信息创造活力在军事领域的理性投射,而这种理性投射的最现实结果或外在表现,便是可感可知的军事装备、军事技术、军队结构、作战样式等的变革创新。从这个意义上说,没有军事哲学理论的信息化创新,没有对人及其信息创造活力的尊重、激发、解放,仅局限在军事理论和军事技术、军事装备等方面的创新,显然缺乏一定的深度、广度和后劲,终归不利于开创出属于自己的备战逻辑和备战体系。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后期资助项目“哲学视域下的信息化战争实质研究”(16FJS005)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空军工程大学军政基础系)

作者简介

姓名:康兰波 赵杰 工作单位:空军工程大学军政基础系

课题: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后期资助项目“哲学视域下的信息化战争实质研究”(16FJS005)阶段性成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