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项目成果
新闻媒体讲好中国人权故事的策略
2019年01月24日 09:5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赵永华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2018年12月10日,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表70周年座谈会在北京举行。习近平总书记发来贺信,强调《世界人权宣言》是人类文明发展史上具有重大意义的文献,对世界人权事业发展产生了深刻影响。在座谈会上,中宣部部长黄坤明提出,要讲好中国人权故事,深化人权理论研究,促进人权领域交流。

  当前,媒体如何讲好中国人权故事是值得研究的一个重要议题。

  辩证讲好中国人权故事

  将叙事范式引入到传播理论的修辞学教授沃尔特·费舍尔(Walter Fisher)认为,叙事具有普遍性,人的生存离不开叙事,人本质上是讲故事的人,而一个“好的故事”必须具备两个基本特性:一是内容须真实可信;二是传递的价值须得到共识。对于媒体而言,讲好中国人权故事,就是要做到通过媒体向外传播的内容是可信的、传递的价值是可取的。

  怎样做到内容可信?首先,新闻媒体在进行人权报道时,要兼具两面性。矛盾具有普遍性,任何国家都有长处和不足,世界上不存在绝对的完美。美国传播学者卡尔·霍夫兰(Carl Hovland)的说服研究证明了“两面理”要比“一面理”具有更好的传播效果。媒体如果只谈中国在人权方面取得的成就,而不谈中国在人权方面存在的问题和困难,在外界看来就会觉得不可信。只有真实全面地展示自我,方能让外界更充分地认识我们,为认同中国打下良好基础。

  其次,讲好中国的人权故事既要有宏大叙事,更要有微观叙事,要使中国的人权故事能与中国的普通老百姓和日常生活结合起来,必须落到细微之处,必须落到具体的普通人身上。宏大叙事虽然能够展现中国的整体形象,但是却意味着放弃细节与微观的视角。我们在向世界说明中国人权状况时,应是宏大叙事与微观叙事相结合。

  最后,讲中国的人权故事不能只讲历史的故事,更要讲好中国当代的故事。媒体对外讲中国的人权状况时,经常会首先回顾历史,通过今昔对比来突出今天取得的成就。这样的讲述意在强调进步之快,但实际的效果却不一定能如愿。媒体在人权报道中应该更加关注当下的现实,讲现实社会中的人权故事。

  如何做到价值可取?故事中隐含着叙事者自身的文化意识与价值观念。国外受众对中国人权故事相信与否,取决于他们自身的生活经验以及文化价值观。当我们所讲述的中国人权故事符合他们的文化和世界观时,才有被接受的可能。各国文化之间差异性和共性是共存的。中国文化因其自身所具备的包容性和融合性,能够在不同文化之间寻求到最大公约数。

  新时代中国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体系建设,不断贡献中国智慧、中国方案。无论是“英式全球化”还是“美式全球化”,其政策制定与实施的背后都暗含着“二元对立”的哲学思维,强调自身文化之先进强大,意图让他国完全接受自己的发展模式,不顾他国的实际情况,过分强调自身的主体性。这种哲学思维容易导致文化帝国主义倾向,这与中国奉行的对外政策与国际交往原则是相悖的。我们的媒体在进行人权报道时,应该避免西方在人权宣传中过分强调的要达到“普通一致”和其中的“二元对立”思维。我们要遵循的是求同存异和合而不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讲好中国人权故事的话语策略

  在费舍尔看来,“讲好”故事的前提是愿意倾听他人的关切,愿意调整自己以适应对方,而且言语要站得住脚。媒体在讲中国人权故事时,在话语实践中要充分考虑倾听者的需求。讲到具体的策略,在人权报道方面需要做一些调整,力图使我们的故事深入人心。

  首先,在说话的方式上,要用对方听得懂的方式来讲对方想知道的中国人权故事,这是让人家喜欢听我们故事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一定要做跨文化的调整、跨文化的适应。向外界讲中国的人权故事,一是要在语言表达上符合对方的思维习惯,根据各国不同的文化和语境,用对方易于接受和便于理解的方式讲述中国的人权故事,通过形式的改造让中国故事背后的理念能够得到更好的传达;二是要充分考虑对方的信息需求,向其讲述对方想听的、想知道的中国故事,让中国人权故事更具接近性和鲜活性。讲好中国人权故事,不能仅从自我出发。如果不考虑受众的需求和感受,只顾讲自己的故事,故事讲得再动听,也只是中国的故事,而与受众没有建立起实际的联系,这样的故事仍旧不受欢迎。

  其次,中国的人权报道应谈化政治色彩。西方的媒体经常把我国的人权问题意识形态化、政治化。我国外交部也多次强调反对西方国家把人权问题政治化,反对西方采取选择性和双重标准。所以媒体在进行人权报道的时候,应该避免政治话语,要多从文化,尤其是传统文化的角度思考和阐释中国的人权,到中华传统文化、传统哲学中寻找对人权的思考和理解,用文化话语来解构西方的政治话语。

  再次,在报道风格方面不要采取吵架式的、对着干的方式,要更多地采取和风细雨的方式展开我们的解释说明,以合作和对话的意识开展国际传播工作。这里可以求助传统的中国哲学思想,比如说非主体性之美。为了能够讲好中国的人权故事,媒体必须尊重受众的主体性。在媒体的对外报道中要把受众摆在主体的位置上,注重受众的感受,通过具体生动鲜活的故事打动受众,切实提高受众对中国的认知度、美誉度。对外的人权报道要展现出的风格应该是一种不争之争,通过非主体性之美让对方感到舒服和乐于接受我们的事实信息和价值判断,进而柔性地取得我们自身的主体性。

  最后,在说话的载体方面,不要只局限于传统的对外媒体。在媒介技术变革的背景下,传统媒体的影响力不如往昔,社交媒体的影响正日益深入到社会的各个角落。新媒体的出现,为世界范围内的受众进行了可贵的信息赋权,受众的自主选择性大大提升。现在,国际传播的主渠道转到了社交媒体平台,讲好中国人权故事,必须重视社交媒体和用户。此外,中国人权故事的其他传播方式也应受到重视,要通过多种形式和多种渠道来进行,比如说可以分为国家领导人、企业、媒体、出访人员等。

  构建中国人权话语体系

  目前国际舆论的局势仍是西强我弱,为了塑造良好的中国人权形象,需要建构一套中国的人权话语体系。在媒体层面,我们需要思考西方国家如何通过媒体取得文化的影响力,进而增强软实力,需要探讨我国媒体工作者在报道技巧上向西方媒体学习的内容。媒体工作者在人权报道方面的学习研究,需要从两个角度切入:一是明确中国的人权概念、理论和话语体系;二是钻研用媒体语言讲人权故事、进行有效传播的技巧。

  归根结底,媒体所起的作用是要讲好中国的人权故事,而讲好中国人权故事的基础是:人权实践方面要做好,做好才能讲好;人权理论层面要研究透,研究好才能够把中国的人权故事讲清楚、讲明白。

  因此,中国人权话语体系应该从政府、理论和媒体三个层次来进行全方位的立体建构:一是政府层面要制定适合中国特色的人权政策,并让实践者去落实;二是理论层面,要从各个学科的角度去研究中国的人权问题,不只是法学,还需要政治学、社会学,甚至经济学,开展关于人权的多学科研究,搭建一个完整的理论体系;三是媒体如何说的问题,媒体在这方面做了很多尝试,传播效果逐渐在改善,但任重道远,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俄媒体交流、战略传播与全球治理中制度性话语权的构建研究”(16ZDA217)阶段性成果)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

作者简介

姓名:赵永华 工作单位: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

职称:教授

课题: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俄媒体交流、战略传播与全球治理中制度性话语权的构建研究”(16ZDA217)阶段性成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