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项目成果
西方动物伦理研究存在不足
2018年12月25日 09:2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曹文斌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西方动物伦理学自问世以来成就斐然,诞生了一系列较有影响力的理论流派,主要包括彼得·辛格的动物解放论、汤姆·雷根的动物权利论、保罗·泰勒的生物中心主义、考林·斯伯丁的动物福利论、安德鲁·林基的基督教动物伦理思想等。在这些理论流派的影响下,对于动物权利和动物福利的认知深入西方社会,推动了动物解放和权利运动,以及与动物保护相关的立法进程,产生了大量全球性动物保护组织。但从总体上来看,西方动物伦理研究还存在着一些不足之处。

  动物伦理和动物福利科学之间缺乏交流融合

  近几十年来,动物伦理学家和动物福利科学家们各自在不同领域里取得了一系列研究成果。1999年,大卫·弗雷泽(David Fraser)发表《动物伦理与动物福利科学:桥接两种文化》一文,指出动物伦理和动物福利科学虽然有着共同的道德目标,但由于前者根植于哲学,后者根植于科学,两者之间存在的巨大差异,造就了动物伦理与动物福利科学的文化分野,动物伦理和动物福利科学的争论将会继续。与此同时,他也乐观地预测,两者的逐步融合也必将成为新世纪的发展趋势。

  然而我们看到,这种融合的趋势目前至少在以下两个方面遇到阻力:一是研究动物福利的科学家和关注动物伦理的哲学家们虽然有着共同的目标,但各自为战,两者之间缺乏有效的沟通和合作。正如弗雷泽指出的那样:“大约从1970年代开始,研究动物福利的科学家和关注动物伦理的哲学家们基本上都在朝着同样的目标努力:提供一个有助于我们理解并阐明我们与其他物种的动物之间的正确关系的框架,并将这种理解转化为适当的行动。科学家和哲学家们以如此不同的理念、方法和词汇开始这项任务,令人惊讶的是,近20年来,这两个阵营之间几乎没有交流。”二是哲学伦理学家们对于动物福利科学缺乏认知,而动物福利科学家们多数又不认同动物伦理的相关理论。由于哲学家和科学家分属两个完全不同的学科领域,相互的知识背景本身难以跨越,哲学家们大多不懂畜牧业和兽医科学中的经验研究,而科学家们不屑于用哲学家们的理论来指导自己的实证科学研究,两个学科领域之间的难度导致它们无法相互跨越。动物福利在没有动物权利的情况下是不完整的,为了实现真正的动物福利,需要缩小动物权利和动物福利之间的差距,既要考虑动物的权利,也要考虑动物的福利。而搭建动物伦理和动物福利科学均认同的基于伦理学、环境学、生物学和动物行为学的共通桥梁,有待于哲学家和科学家在未来的共同努力。

  动物权利理论存在不可调和的内在矛盾

  动物权利是西方动物伦理的重要概念和核心内容,关于动物权利的论争之所以至今尘埃未定,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动物权利理论还存在不可调和的内在矛盾。正如约翰·哈德莱(John Hadley)指出,动物权利理论中严重的内在矛盾,使动物权利理论的依据相互不能自洽。具体而言,这种内在矛盾属于“矛盾的三合一命题”(Inconsistent Triad)的元级问题,“inconsistent triad”是西方逻辑学中的一个术语,指任何三合一的命题中至少有两个命题是真的,但与另一个命题又必然产生矛盾。

  哈德莱认为,在诸动物权利理论中普遍存在这样三个孤立的原则:心理学或感受性原则、同类或平等原则、进化或基因组可塑性原则,它们一旦联结在动物权利论这样一个单一的理论中,逻辑上必然会不兼容,从而导致该理论的逻辑不稳定性。他认为“正是因为动物权利理论以感受性为基础,将权利或平等的考虑延伸到动物身上,同时又维护了人与非人的区别和人的平等,才使它们面临着三合一问题。人与非人的区别使心理学原则与同类原则对立,人的平等使心理学原则与进化原则对立”。例如,心理学原则与同类原则相对立,因为如果诉诸感受性原则维护动物权利,但由于感受性本身有大小强弱之分,高等动物和低等动物之间道德权利地位必然不同,因而平等原则就不可能得到严格遵循。心理学原则与进化原则之间对立关系可以同理推而论之。

  哈德莱通过独到的元级分析方法指责动物权利理论存在内在矛盾,远不是唯一的批评意见。像科亨和弗雷这样著名的动物权利反对者,直接针对动物权利支持者关于人类与动物具有某些共同属性的观点进行反驳,认为动物权利论者提出的动物的感受性、情感和意识等依据都无法通过经验科学得以证明,尤其是动物的意识更加难以确证,因而沿袭了笛卡尔的机械论模式对动物权利进行否证,作为论争的一方,动物权利论者对这种诘难很难正面回答。福尔克·阿尔茨特著有《动物有意识吗?》一书,他根据来自生物学、动物学以及行为研究的最新认识对许多令人难以置信的动物行为进行了重新审视,认为这些动物行为必须以动物具有情感和思维能力为前提。但是阿尔茨特的研究方法是建立在个案观察和经验描述的基础上,采用的是不完全归纳法来证明动物具有某种与人类相似的意识能力(如情感和思维),无法真正从解剖学和动物行为学上提供实证手段。 

  动物伦理的创新性研究成果贫乏

  美国伊利诺伊大学的经济学家迪尔德丽·麦克洛斯基(Deirdre McCloskey)对原创性研究与创新性研究进行了严格区别:原创性研究是将现有的知识应用于紧迫的问题和议题,而创新性研究是创造全新的知识。基于这种对原创性研究和创新性研究的认识,哈德莱和埃莉莎·阿尔托那(Elisa Aaltola)在共同主编的《动物伦理和哲学:质疑正统》一书的导言中指出,在动物伦理研究领域很难有真正的创新性研究,“即使是这一领域最受尊敬和被广泛引用的哲学家,如彼得·辛格和汤姆·雷根都没有在任何实质性的程度上产生真正的创新性研究”,认为辛格和雷根用已有的知识去引入动物伦理来解决未经审查的哲学问题,无非是一种伦理扩展主义而已,充其量只是原创性研究。他们进而主张进行真正的元级分析的创新性研究,将动物伦理学科推向一个新方向。然而,关于动物伦理的元级分析研究后继乏力,特别是关于动物伦理的原则和规范的元级创新性研究基本属于学术空白。

  动物伦理的原则和规范的创新性研究是亟须解决的学术问题。参照汤姆·比彻姆(Tom L. Beauchamp)提出的伦理学基本等级层次,我们可以将动物伦理的学科体系划分为四大等级层次:动物伦理的理论、动物伦理的原则、动物伦理的规范、动物伦理的特定的判断和行动。这种基本层次结构的划分在逻辑上是经得起推敲的,其等级层次从低到高:由特定的判断和行动,提炼出规范或准则,再由准则上升到原则,不同的原则最终形成了不同的伦理学理论。按照这样的体系来建构动物伦理学,就需要从现有的“人与动物的关系”这一动物伦理的研究对象中归纳出特定的判断和行动,然后运用元伦理研究方法分析和确证动物伦理的基本规范,再摘取出最可取的基本原则,最终形成不同的伦理学理论。如西方最为主流的动物解放论、动物权利论和动物福利论,就是分别以功利原则、平等原则和人道原则作为其基本原则。只有在元伦理学的论证基础上,才有可能提出具有创新性的动物伦理的原则及规范,从而建立创新性的动物伦理理论。

 

  (本文系2017年度湖南省研究生科研创新项目“动物伦理的原则及规范研究”(CX2017B235)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湘潭大学碧泉书院)

作者简介

姓名:曹文斌 工作单位:湘潭大学碧泉书院

课题:

本文系2017年度湖南省研究生科研创新项目“动物伦理的原则及规范研究”(CX2017B235)阶段性成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