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项目成果
中国艺术家的“衰年变法”
2018年12月18日 14:4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刘德龙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在20世纪中国书画创作中,艺术家的“衰年变法”是一个突出的现象。中国画的写意性、综合性以及需要功夫积累的特点决定了艺术家在晚年进行“衰年变法”的可能性。齐白石、黄宾虹等一批大家形成的群体示范效应,使“衰年变法”对从事中国书画创作的艺术家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

  革新观念 提升境界

  促使“衰年变法”的因素很多。对自身艺术现状不满足是艺术家“变法”的前提。一般来说,优秀艺术家总是具有强烈的创新意识,求新求变是根植于其内心的不懈追求;另外,境遇、时代等诸多现实因素也促使其改变艺术面貌。齐白石初至北京,八大山人一路的文人水墨画风不受当时人欢迎,陈师曾建议其改向海派的吴昌硕学习,由文人审美转向市民趣味。张大千的泼墨泼彩画风最初的触发点可能是视力衰退,但新风格对彼时的张大千来说“无论是‘国际化’生存还是保持在港台的持续艺术影响力,都是极为必要的”。

  黄宾虹的“衰年变法”则是缘于一次偶然的经历。1933年,他在四川的一次淋雨让他证悟了晚年变法之“理”,将“雨淋墙头”和“月移壁”等自然现象转化为艺术观念与实践,奠定了他“黑、密、厚、重”画风的基础。黄宾虹的绘画关注笔墨内美,能够理解的受众并不多,所以基本上不存在市场因素的干扰。他的“变法”更多是源于其对中国画本体的认知和把握,并将他总结的五笔“平、圆、留、重、变”,七墨“浓、淡、破、泼、渍、焦、宿”理论付诸绘画实践,从而将中国画内美理论与实践推到了新高度。

  艺术“变法”成功的关键是观念革新,境界提升。潘天寿说:“艺术之高下,终在境界。境界层上,一步一重天。虽咫尺之隔,往往辛苦一世,未必梦见。”“一步一重天”的境界不能纠结于技法层面的小变化,倪建林提出文化创造“分层说”,对思考艺术变法有一定参考价值。他认为文化工作分为“创造—演绎—模仿”三个层面。第一层次是创造者,“有独创性以及对当时或后来的艺术产生重要影响的人和作品”。第二层次是阐释者和演绎者,“由于他们的努力才使得第一层面的创造得以被更多的人认知和接受,他们虽然不是新流派或新风格的开创者,但是他们的艺术水平和技能却可能是一流的”。第三层次是模仿者,“他们运用着传统积淀下来的既定语言,追随着历史上大家们的足迹,重复制作着为大众所熟悉的相类似的艺术作品”。

  这种“分层说”能够帮助我们检验艺术变法的成败。如果仅仅是技法的变化和尝试最多只是面貌的改变,还不能称为“变法”。“变法”需要结合观念思考并最终实现境界提升。齐白石在“衰年变法”中以“提纯”的方式做减法,“将强化了的图案性带入了绘画图像中”,并“赋予题词以同等图画元素的重要性”。张大千从摹古风格转变为泼墨泼彩,打破了中国画的固有形态,启发了一大批艺术家尝试新的艺术表达方式,成为中国画现代转型过程中的重要画家。

  步步为营 追求渐变

  风格演变有两种方式:一是渐变,二是突变。热衷于“为变而变”者常常只惊叹于“突变”的面貌一新,而看不到其背后的“渐变”过程。齐白石曾在画作上题款曰:“余作画数十年,未称己意。从此决定大变,不欲人知;即饿死京华,公等勿怜。乃余或可自问快心事也。”变法后即便“饿死京华”,也在所不惜,可见齐白石的决心。林木在谈到齐白石“衰年变法”时说:“所谓‘变法’,是把重点由原来的高度写实向笔墨因素的高度重视的转变,是对‘笔墨、构图、色彩’等形式因素的重视,是对琐碎细节的‘形似’因素的斤斤计较向对造型的‘概括’‘删减’、提炼以突出重点的‘不似之似’的转变。”齐白石找到了需要改变的关键因素,通过精简、提炼、纯化、升华大写意的笔墨语言,从而完成由写实表现向写意表达的转向。

  通常艺术家从青年至老年基本上是沿着一条路走,创作技法、观念都不会有根本性的改变,他们在长期实践过程中不断对其进行试验、锤炼,使之逐渐成熟、完善。晚年风格真正突变的艺术家其实比较罕见,毕竟另起炉灶存在着很大风险,此类情况多是受到一些“意外”因素如视力突然受限、生理机能退化等的影响。张大千泼墨泼彩的探索过程从粗笔到泼写兼施经历了20多年的时间。我们不难看出他在进行泼墨泼彩艺术的尝试中采取了一步一个脚印、步步为营的策略。由此可见,变法绝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有一个演化过程,它由最初偶然的一个点逐渐成长为一个系统,具有阶段性,在试验的过程中体现出风格的多样性和包容性。张大千的这种转变其实并没有完全放弃他之前的艺术风格,这里所说的他的艺术“突变”更多是从最终画面风格呈现角度来看的,他的泼墨泼彩某种程度上说是其早年工笔青绿山水意象画的再创造。

  摆脱惯性 坚持探索

  常看到一些颇有成就的艺术家在晚年兴致勃勃地谈论对新风格探索的期许,明确提出要“变法”的也不在少数,但结果往往并不能如愿。惯性阻力和生理机能的衰退是老年人艺术创新的最大障碍。风格是由师承、视野、性情、趣味等因素综合形成的,在一定的时间段具有相对稳定性。当风格内化为惯性时,模式化作品便不可避免。所以说艺术“变法”更多的是要同惯性思维做斗争。但“扫除凡格总难能”,齐白石在“变法”中就是不断在消除积习,同时也觉得这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变法”一词带有“革新”的意味,将“衰年”与“变法”组合,以弱对强,颇有悲壮感,是对齐白石等艺术家晚年艺术探索的一种褒奖式评价,也反映了晚年“变法”的不易。晚年“变法”还面临着两个不确定因素:时间和市场风险,对于已有强烈个人风格的成熟艺术家来说,“变法”意味着更多的风险,艺术面貌变了,市场能否认可,还存在着一定的不确定性。晚年艺术探索的关键其实不在“老”、不在“衰”,而在于心境的圆融、通达、洒脱、睿智,艺术家在乐观积极的心态中探索艺术、享受艺术,从而丰富自身的艺术创作,在生命体悟基础上实现艺术层次的提升和境界的升华。

 

  (本文系四川省教育厅人文社会科学(张大千研究中心)基金项目“张大千泼墨泼彩与程及宣纸泼彩的对比研究”(ZDQ2014-03)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常州大学艺术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刘德龙 工作单位:常州大学艺术学院

课题:

本文系四川省教育厅人文社会科学(张大千研究中心)基金项目“张大千泼墨泼彩与程及宣纸泼彩的对比研究”(ZDQ2014-03)阶段性成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