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项目成果
人类命运共同体:海洋政治发展的新型价值引领
2018年12月12日 09:3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孙西辉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当我们将生存与发展视野转向海洋,海洋政治必然走入我们的生活,秉持怎样的海洋观某种程度上决定了社会发展的深度和广度。在这一意义上,“人类命运共同体”将陆地与海洋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这种密切联系不仅是自然属性单一层面的联结,而且是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影响人类未来发展进步的多重属性的联结。我们有理由相信,“人类命运共同体”将提供更好地认识海洋、治理海洋、发展海洋的价值引导,从而引领人类社会朝着美好的未来前进。

  海洋政治观

  正在发生转变

  在人类历史行为的诸形态中,海洋的政治形态所派生的海洋政治行为,相当程度上决定了人类发展所需的必要前提。

  随着大航海时代开启,围绕海洋展开的商贸往来、文化交流、战争博弈、侵略与反抗等活动,在丰富人类历史进程的同时也将人类的主要活动舞台由陆地转至海洋。在“步入海洋到逐浪海洋再到踏浪海洋”的全景政治实践中,海洋政治从人类政治舞台的边缘走近政治舞台的中央。翻看整部人类历史,或许只有海洋才能容纳下人类政治行为的“泥沙俱下、鱼龙混杂”,也只有在海洋的博大与包容中,现代国际政治方可腾挪闪展、聚焦最多的关注,从而成为影响人类现实生存与发展的显学。

  近代以来,在西方政治价值观的主导下,世界多国展开了复杂而又惨烈的政治博弈与争斗,催生了以霸权主义为特征的海洋政治秩序。长期以来,在这一海洋政治秩序主导下,基于“各国管理海洋之事”意义范畴,为本国利益和公共利益争夺的理性政治进程,遭遇了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横行海洋、实施海洋霸权行径的无理化推行,以控制海洋为主要内容的海权(sea power)思想长期主导海洋政治发展进程,由此形成的海洋政治观,局限了人类审视海洋和未来发展的政治视野。

  与过往海洋政治观强调“海权”的意涵不同,经过长期的探索,我们认为“当今世界,发展和变革风起云涌。新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深入发展,全球治理体系深刻重塑,国际格局加速演变”。在这样一个时代里,人类前所未有地紧密联系在一起,必须共同面对政治、经济、自然等多重危机的考验。为了应对这些考验,人类只有一起携手,才能战胜困难,赢得共同发展、繁荣和稳定。为此,“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作为海洋政治观的新意涵正当其时。

  在海洋已然成为人类生存和活动重要空间的今天,海洋政治实践进程一定意义上决定未来世界政治的发展,而以“人类命运共同体”为内涵的新海洋政治观,将开启世界政治未来发展的全新书写模式。从“人类命运共同体”视角看 “新海洋政治观”,它强调的是关于各国基于主权原则、合作共赢原则、开放包容原则与和谐共生原则,主要通过平等协商和国际法规,约束维护各国在海洋空间的经济、安全、生态、科技等领域利益的活动及相互关系,意在改变“一家独大、横行天下”的旧有海洋霸权行为逻辑,推进新型世界政治秩序的建立,进而促进全人类的发展与稳定。

  海洋政治具有优先性

  由于科技的巨大进步,人类征服海洋的能力空前加强,在科技力量的助推下,人类通过征服海洋来获取生存和发展物质资源的活动,逐步进阶为人类发展的主要行为活动。而由此所展开的系列行为将自觉地转化为政治行动,进而海洋政治行为跃居至其他政治发展领域的优先地位。

  第一,因陆地资源开发的局限,海洋资源开发成为人类未来发展的优先选项。例如:海水及水化学资源(海水淡化等)、海洋生物资源(海洋食物等)、海洋油气资源、海洋旅游资源等。可以说,在当今陆地资源被掠夺性开发且遭遇资源枯竭的情况下,海洋提供了人类所需的各类资源,各国为了生存和发展已将目光转向海洋,海洋方向的利益冲突正在上升为主要冲突内容。在此情况下,各国必须共同规范和完善海洋治理,维护海洋资源开发、利用的可持续性。为此,以“人类命运共同体”为价值指向的“新海洋政治观”,为全人类合理有效可持续地利用海洋资源提供了正确的价值引领。

  第二,海洋资源功能科技开发合作居于人类科技开发合作优先地位。例如:海水及水化学资源可脱盐、淡化或提纯,可用于人畜饮用或农业、工业、畜牧业及养殖业,主要涉及人的生存、经济领域和科技领域;海洋生物资源可提供天然海洋生物、人工养殖生物和药用生物,可用于渔业、养殖业和生物制造业,主要涉及经济领域、科技领域和生态领域;海洋空间资源可提供运输和通行的空间,可用于运输与海底隧道交通,主要涉及军事领域、经济领域和科技领域;海洋旅游资源可提供各种旅游资源,可用于旅游业,主要涉及经济领域和科技领域。由是观之,在海洋资源功能多样性的开发与利用上,所涉及的经济、军事、生态和科技等领域,仅凭一国之力无法形成技术的垄断格局,这就要求各国加强联系与沟通,要在海洋各项资源功能技术领域展开普遍协作,以共商、共赢理念指导海洋资源功能多样性的高效开发与利用。这一价值主导契合“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内在价值意涵。

  第三,源自海洋的自然灾难需引起我们优先关注。相比于陆地上发生的自然灾害,海洋上发生的自然灾害在今天更广泛地影响我们的生活。例如,由海底地震、火山爆发引发的海啸,源自海洋气候变化引发的全球性气象灾害等都更为深远地影响人类的日常生活。因此,从预测到应对海洋灾害,各国比任何时候都需要加强合作来共同应对海洋方面的全球性问题。而摒弃过往的海权思维,树立以“人类命运共同体”为内涵的新海洋政治观,有利于超越政治狭隘主义和政治孤立主义,有利于凝聚全球治理正能量,为全球共同应对气候变化等问题提供有力政治解决方案。

  由“控制”海洋

  向“发展”海洋的转变

  面对海洋,马汉的海权论告诉我们,“海权”是国家对海洋的利用和控制,它包括凭借海洋或通过海洋能够使一个民族成为伟大民族的一切东西,是国家兴衰的决定性因素。从该定义所反映的内容来看,马汉的海权论遵循的是,谁掌握了先进的海上作业工具,谁就拥有较强海洋行为能力,顺其而然也就能获得更多的海洋权利,是由一国控制海洋并剥夺他国享有海洋权益的霸权主义行为逻辑。它将海洋视为“己有”,狭隘地认为海洋是只属于某一国、某一族的私有财产,这对当今世界奉行的共商、共享、共赢的全球化发展价值共识形成了巨大阻碍。

  海洋是全人类共有的财富,理应由全人类来分享。在这一视野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价值引导,是我们化解马汉海权论狭隘权力政治的良方,引领海洋政治和人类社会未来发展的新方向。在全球化不断深入的今天,我们需要从人类和平、繁荣、发展的立场来重新审视“海权”,要从“控制”海洋的惯性思维中走出来,在可持续、和平利用、共同开发的“发展”海洋观中重新认识海洋,改“控制”思维为“发展”思维,凸显共享、共商、普惠的新型海洋政治发展价值意涵,助力合作、共赢的全球开放新格局的形成,实现人类的可持续发展。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意涵下,“海权”可以重新定义为,人类凭借海洋或通过海洋能够获得可持续繁荣发展的决定性力量。

  基于“人类命运共同体”,我们应在努力克服过往海洋政治的强权与霸凌行为的同时,树立世界各国平等协商、同舟共济、权责共担、利益共享的新型海洋政治行为规范,从人类赖以生存和发展、人类命运休戚与共的现实出发,鼓励合理、适度、高效地开发海洋资源,尽最大限度保护好海洋生态环境,维系好未来人类可持续发展的动力之源。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国家海洋治理体系构建研究”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

作者简介

姓名:孙西辉 工作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

课题: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国家海洋治理体系构建研究”阶段性成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