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项目成果
现代作战理论:现状与前瞻
2018年08月09日 10:3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逯记选 字号
所属学科:军事学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当前,传统信息技术的发展受到挑战,但新兴的生物科技、纳米材料、认知科学等领域却陆续出现了一系列重大突破,脑控技术成为现代科技的最前沿,成为武器装备研制与应用发展的新方向。随着新兴技术的运用,现代战争必将呈现出由“器物对抗”“能量对抗”向“信息对抗”“智能对抗”的转变。

  作战理论是对战争的描述。纵观人类历史,战争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复杂,战争制约因素广泛,战争形态、作战环境和时代特点与以往相比有很大不同,先进军事科技的应用对作战理论更新亦产生深远影响。

  现代作战理论的迷失与尴尬

  “拉氏之问”的无奈。美国时任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在一份备忘录中,曾置疑在占领了伊拉克,摧毁了原有的上层建筑的情况下,美国是否取得了战争的胜利。这就是著名的“拉氏之问”。现代战争实践表明,仅靠军事力量已经不足以达成战争的全部目的。因为除了国家或地区间实际利益的冲突,更多的是政治制度、民族感情、宗教信仰、价值判断等的争执,这些问题大都属于思想观念或政治的范畴。单纯的武力只能暂时压制某些冲突,而不可能使其得到根本解决。

  系统集成的迷失。现代作战理论研究最时髦的词汇是系统集成,最典型的战法叫体系作战,最负盛名的理论当属联合作战理论。它尝试把各种作战力量、作战单元、作战要素融合集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将指挥控制、情报侦察、火力打击、信息对抗以及机动、防护和保障等各关键子系统通过综合信息系统实现有效联动,以发挥出整体作战效能。以美军为例,无论是早期的《联合作战纲要》,还是后来颁发的《联合信息作战条令》和《空间对抗作战》都强调作战的系统化和集成化,达成各个作战层次协调一致采取行动。可以看出,系统集成的思想体现了现代战争技术密集型特点、体系对抗特征和信息化发展趋势。但根据整体与部分的关系,整体具有整体的特质,作战的整体不是各子系统的集成就能代表的。同时,现代作战究竟应如何集成或联合,以及集成、联合起来之后现代战争应如何打、打什么,联合作战理论并没有解决。

  “高射炮打天空”的尴尬。当前的军事变革,在形式上表现为以信息化、智能化为核心的高新技术在军事领域的广泛应用。有人把此次军事变革简练地概括为“五化”,即武器装备智能化、编制体制精干化、指挥控制自动化、作战空间多维化、作战样式体系化。然而,“五化”能否是此次军事变革的目标?现代战争最终要走向何方?不解决这一问题,一味地提高武器装备技术水平,就会陷入如同“高射炮打天空”,即不知道打什么的境地。现代化武器装备的泛滥并不能掩盖战略目标的缺失,打击“基地”组织不需要太多的高科技,无人机反而误炸了不少平民。所以,现代军事理论应从更深远的意义来谋划现代战争,即军事理论不仅要解决武器装备发展的技术路线问题,更要解决信息化武器装备如何使用的政治路线问题,而后者却是根本的问题或新军事变革的关键所在。

  现代作战理论发展面临新机遇

  经济社会发展的新期待。当前世界经济全球化趋势明显,使得在传统社会条件下发动战争的动机在现代社会条件下式微。全球化条件下使得成就权力的欲望和财富占有的途径增多,一些发达国家依靠先进的技术、品牌、跨国公司等合法经营,甚至比通过战争的方式能够获得更多的利益。各国经济利益的相互交织也使得战争发动者投鼠忌器,“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用战争手段解决利益冲突很可能得不偿失。这就对战争的规模与形式提出了新的要求,以往战争中的暴力性和破坏性必然受到诸多限制。二战后,《海牙公约》《日内瓦公约》《联合国宪章》等一系列国际法都对战争作出了限制,甚至对非法使用武力作出了全面禁止。在这样的背景下,“控制战争”“引导战争”“完善战争”等全新的战争理念逐渐产生并得到广泛认同。

  现代战争空间的新拓展。不同的战争空间代表着不同的战场要素组合形式,催生并形成了相应的作战理论,如制海权理论、制空权理论和信息作战理论等。当前,战争空间已由陆地、海洋、空中扩展到信息空间和心理空间,表现为物理域、信息域和认知域的共同作用。物理域是战争物质体系和力量构成的场域,主要由陆战场、海战场和空战场等战场空间组成。信息域是信息元素构成的场域,主要围绕信息的获取与识别、转换与传输、储存与提取、攻击与防护等进行作战。认知域则是人的认知、态度、情感、思想、观念和精神等构成的空间,是迄今为止人类博弈的最高层次。当前,随着现代战争需求和新军事变革的推动,舆论对抗、心理较量和法理争夺等认知域作战方式逐渐成为常态的作战手段和作战样式,成为国家塑造态势、管控危机、遏制战争、打赢战争的重要手段。

  现代军事技术的新突破。军事技术与作战理论的关系如同生产力与生产关系,军事技术的发展推动着作战理论的创新,军事技术的突破推动着作战理论的革命。当前,传统信息技术的发展受到挑战,微电子技术进步已经到了物理极限,计算机技术进展也日趋缓慢,但新兴的生物科技、纳米材料、认知科学等领域却陆续出现了一系列重大突破,脑控技术成为现代科技的最前沿,成为武器装备研制与应用发展的新方向。随着新兴技术的运用,现代战争必将呈现出由“器物对抗”“能量对抗”向“信息对抗”和“智能对抗”的转变。目前,各个军事大国都积极地进行着此类研究。譬如从2004年开始,美军陆续开展了“思维控制机器人”研究,其“认知技术威胁预警”已初见成效。另外,美国正在研制既能够镇压人群骚乱又不会造成大量伤亡的武器,据说被这种武器击中后的个体暂时会失去知觉。同时美军正在研发具有不同气味的弹体,有诱惑力的气味、模仿瓦斯的气味等,对人的神经系统有很大破坏性。

  积极构建现代作战理论的思考

  要加快形成具有时代性、引领性、独特性的军事理论体系,必须突破传统作战思维的惯性,从作战思想、作战目标和作战策略等方面进行重塑。唯此才能破解现代作战理论的困境,才能应对现代作战理论面临的新挑战。

  立足“心战思想”的顶层设计。心战即心理战,即通过对人的认知、情感和意志施加影响,实现不战少战而屈人之兵的作战思想。加强“心战”思想的顶层设计,立足于“服其心”而不是武力搏杀进行作战筹划,不是权宜之计,而是应从军事战略上考虑的问题。如三国时期,诸葛亮采用“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的策略,七擒孟获,使他真正服输,从此彻底地消除了反叛心理。反观伊拉克战争,美英联军绕开联合国安理会,凭借空中优势和机械化部队力量强行攻占了伊拉克首都巴格达。随着战争的硝烟逐渐散去,伊拉克局势并没有稳定下来,而是越发混乱不堪,民众的反美情绪不断高涨,当地甚至一度成了恐怖分子的藏匿之地。

  立足“心理重心”的打击目标。现代作战重心不仅包括传统意义上的力量重心,还包括新的信息重心和心理重心。力量重心表现为部队、装备,以及其他支持战争的力量所形成的重心。信息重心指主要由战争预警系统、指挥控制系统和通信系统等信息平台所形成的重心。心理重心则是指国家指挥当局、各级军事指挥员、士兵和民众等多重心理的“汇聚点”,多表现为战争信念、战争态度、战斗士气等。现代战争中,三个重心是不平等的,力量重心是基础,信息重心是关键,心理重心是核心。三者之间存在着频繁的信息与能量交换,心理重心影响并制约着其他两个重心,通过对心理重心的打击能使其他两个重心失能,使“枪炮不再发生作用”,从而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从对三个重心的打击与实现战争政治目的相关性的战例分析来看,心理重心与政治目的存在更大的相关性。因而,把作战目标从对敌力量重心和信息重心转向心理重心,更有利于实现战争的政治目的。

  立足“兵心融合”的作战策略。“融合作战”是现代战争的应有之义。系统科学认为,系统的整体功能是系统内部各个子系统相互作用所表现出的综合效果,如果机制运行合理,这种效果就会表现出非线性“1+1>2”的增值效应。现代战争中,武力战与心理战犹如车之两轮,鸟之双翼,优势互补,相得益彰,使现代战争作战能力有效叠加,产生出整体战斗力的倍增效应。现代作战理论应在融合机制上下功夫,深入探讨兵战心战融合的最佳点。近年来,无论是在作战理论方面如战略瘫痪理论、“五环”目标理论、震慑战理论等,还是在现代战争实践中都体现了一定程度的“兵心融合”特征,为当前作战理论探索提供了宝贵经验。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后期资助项目(17FJS004)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国防大学政治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逯记选 工作单位:国防大学政治学院

课题: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后期资助项目(17FJS004)阶段性成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