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项目成果
《楚辞后语》:李朝时期文人摹写范本
2018年02月12日 10:2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佳 字号
关键词:楚辞;朝鲜;摹拟;文人;书目;文学;著录;理学;著作;传入

内容摘要:从朝鲜李朝时期书目所著录的楚辞版本以及现今韩国各大图书馆藏《楚辞》翻刻本的数量来看,传入朝鲜半岛最多的《楚辞》注本应是朱熹的《楚辞集注》,包括《楚辞后语》及《楚辞辩证》。而韩国图书馆所藏楚辞刻本数量颇多,据调查,仅首尔大学奎章阁和韩国国立中央图书馆藏《楚辞》翻刻本就达11种,《楚辞后语》占据其中六种。《楚辞后语》作为一部续骚之作,连同朱熹另两部著作《楚辞集注》和《楚辞辩证》一起被大量翻刻,促使朝鲜文人阅读和摹拟。如果联系朱熹不废摹拟的文学态度以及朱子文学在海东广受尊崇的情状,就不难理解《楚辞后语》被广泛摹拟的原因,尤其是《楚辞后语》的选赋透露出浓郁的理学观念,这在性理学占支配地位的朝鲜李朝时期引起了更多文士的共鸣。

关键词:楚辞;朝鲜;摹拟;文人;书目;文学;著录;理学;著作;传入

作者简介:

  纵观韩国现存大型文学总集《韩国文集丛刊》及其续编可以发现,《楚辞后语》所录29位作家的52篇作品中,有24篇被朝鲜李朝时期文人摹写,其中还不包括迎送神曲、琴操和凭吊等应用型文体;被拟作者18人。摹拟对象的选择不仅反映普遍的接受心理和传播条件,也呈现出个人乃至社会的时代风向和价值评判。《楚辞后语》在朝鲜李朝时期被集中摹拟,体现了朝鲜文人的文学选择、儒者心态和应试目的,这对中朝文学文化的交流研究而言,具有非常重要的启发意义。

  儒者崇骚

  由现存文献可知,《楚辞》最早依托《史记》《文选》等汉籍东传槿域,被当地文人赏识,并成为其雅好和师法的对象。尔后多种《楚辞》版本相继传入,楚辞及其作家越来越为朝鲜时期文人所熟悉。

  从朝鲜李朝时期书目所著录的楚辞版本以及现今韩国各大图书馆藏《楚辞》翻刻本的数量来看,传入朝鲜半岛最多的《楚辞》注本应是朱熹的《楚辞集注》,包括《楚辞后语》及《楚辞辩证》。如朝鲜时期专收本国书目的《西库藏书录》著录四种楚辞刊本,“内下旧件”录有“《楚辞后语》一件二册”;地方书目《镂板考》卷六则著录了两种楚辞书目,其一为“《楚辞》八卷、《辨证》二卷、《后语》六卷”;洪奭周(1774—1842)的指导书目《洪氏读书录》择要录有两种楚辞注本,亦有“《楚词集注》八卷,《后语》六卷,《辨证》二卷”,且特意介绍了《楚辞后语》的篇目内容。而韩国图书馆所藏楚辞刻本数量颇多,据调查,仅首尔大学奎章阁和韩国国立中央图书馆藏《楚辞》翻刻本就达11种,《楚辞后语》占据其中六种。由此可见,随着《楚辞》在东国的传播和接受,相关文献的阅读需求扩大。《楚辞后语》作为一部续骚之作,连同朱熹另两部著作《楚辞集注》和《楚辞辩证》一起被大量翻刻,促使朝鲜文人阅读和摹拟。

  朱熹在古代朝鲜儒学史上享有一尊地位,尤其在性理学全盛时期的朝鲜李朝备受尊崇,其楚辞活动因此受到槿域文士的重视和仿效。中国古代辞赋选本种类繁多,但均未如《楚辞后语》那样受到东国文人如此集中的摹拟。朝鲜李朝(1392—1910)自建立起,就在政治、思想上全面贯彻儒家社会理念,朱子学于12世纪末传入朝鲜半岛,不仅成为古代朝鲜传统哲学的核心,更是形成了李朝时期制度化的思想观念体系。朱熹的文学业绩因其崇高的理学地位而为朝鲜文人认可和赏识。他们不仅认为朱熹是学者楷模,其文章不在欧、苏之下,更通过诗文摹拟表达对朱熹的钦慕之情。以辞赋为例,朱熹的四篇赋作《白鹿洞赋》《梅花赋》《感春赋》和《空同赋》在槿域均有拟作,而朱熹赋的被拟频次在中国所有赋家中仅次于陶渊明。

  朱熹自幼喜爱《楚辞》,到晚年依然执着于对《楚辞》的注解和考证。他的楚辞学著作在朝鲜半岛广为流传。高丽末期的李齐贤(1287—1367)是较早提及《楚辞集注》的学者,说明在元末朱熹的楚辞著作已传入槿域,与朱子性理学的传入几乎同时。到朝鲜时期,《楚辞后语》的编选思想和内容已深入人心。南九万(1629—1711)解释《胡笳十八拍》入选《楚辞后语》的原因乃“托名文姬”;成海应(1760—1839)写《读楚辞集注》,对朱子阐扬的屈子精神继续申发,而他所述内容亦涉及《归去来兮辞》,可见其阅读对象当包括朱熹《楚辞后语》在内的全部楚辞著述。与朱子的文学作品在域外广受追随一样,《楚辞后语》也因编者的特殊地位而引起东国文人的集中摹拟,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极具文化意蕴的现象。何况在朱熹的文学观念中,摹拟从来就是一种学习创作的手段,他自己青年时就曾作有《拟古八首》,后来也经常借鉴前人作品中的成功之处,对此朝鲜文人也深有体会。

  如果联系朱熹不废摹拟的文学态度以及朱子文学在海东广受尊崇的情状,就不难理解《楚辞后语》被广泛摹拟的原因,尤其是《楚辞后语》的选赋透露出浓郁的理学观念,这在性理学占支配地位的朝鲜李朝时期引起了更多文士的共鸣。

  士子学骚

  《楚辞》,尤其《离骚》是朝鲜时期科举应试的重要内容,《楚辞后语》辞精义严,成为朝鲜士子应制科试的阅读范本。朝鲜李朝科举考试的常科分大小科,进士试为小科,是成均馆的入学考试;入成均馆学习的生员和进士达到一定条件后便可应试文科,即大科。进士试在端宗元年(1453)恢复前曾制定试取标准,规定试古赋一,古诗律诗二者择一;文科采用初试、复试、末场三场连卷法,古赋是文科中场的考目之一。朝鲜李朝前期一百年,无论大科或小科,皆试古赋。虽然其后有科试律赋之事,但往往古律兼考,考生因不熟悉律赋而多作古赋。朝鲜李朝后期,六言赋成为科考主要赋体,其铺陈论述之法亦可见古赋踪迹。可以说,古赋的写作水平是科举能否中第的关键。而古赋没有严格的形式韵范,文人只有通过阅读和学习楚辞及汉魏古赋来摸索技法。

  学习楚辞探索古赋作法,这一方式也是朝鲜时期文人的普遍共识。林象德(1683—1719)在指导童蒙的《小儿读书次第(乙未)》中,指出入太学要“兼诵杜七韩五长篇,《楚辞·九歌》《九章》《九辩》《离骚》及《选》赋”。 魏伯珪(1727—1798)《四书箚义跋》批评当时士子不精文理,专为摛章掇句之事云:“只读风骚、香山诗数篇,《归去来》《登楼赋》数什,《岳阳楼》《养竹记》数十行,不患不足于场屋之用。”其实,阅读楚辞、摹拟骚赋不仅是为了学会篇章结构和文辞丽句的表达,更要从楚辞融铸经意、情理相应的文体特征上获取试赋的立意之法。吟咏楚辞而仿其丽句不是学习骚赋的真正目的,如何挖掘、提炼《楚辞》托物言志、屈原忠君爱国的情理内涵才是以骚赋为法的关键。

  “考于辞也宜益精,而择于义也当益严矣”(朱熹语)的《楚辞后语》正为朝鲜士人提供了这样一个既有作品可效又有义理可循的骚赋范本,给应举者试赋的命题立意以极大启示。朱熹《楚辞后语》编选骚赋,注重作品与屈赋在思想内容上的承袭关系,强调义理规正,这也符合科举诗赋词理醇正、有补治教的初衷。因此,不管是出于摸索古赋韵式的创作方法,还是从探寻依经立意的实用角度来看,《楚辞后语》都是一部具有重要参考价值的选本,从而在朝鲜时期文人中产生了广泛的影响,成为士人取则仿效的对象。

  在儒家文人心目中,朱熹的文学活动始终是其匡救世道人心理学思想的贯彻,因而朱熹诗文具有一种振起衰世的悲悯情怀,雍容不迫,醇正渊粹,易为朝鲜李朝时期文人追慕效法。《楚辞后语》本身就透露出浓厚的理学气息,表现了朱熹的道德立场,如选录张载《鞠歌》、吕大临《拟招》以阐释理学教义为标准而少文学审美。

  应该说,《楚辞后语》并不是一部纯粹的辞赋选本,它思想典范的意义要大于文学的审美价值,这是服膺朱子学的朝鲜时期文人把《楚辞后语》作为拟赋范本的重要原因。同时,科举应试考赋不仅看重应举者的文学修养,而且强调其思想品性之中正,《楚辞后语》以选本形式强调文章本乎性理、有补教化的宗旨,符合科考取士的基本原则和创作要求,于是士子争相阅读和摹拟,进一步促进了楚辞的传播。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韩国楚辞学研究”(16CZW016)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南通大学文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张佳 工作单位:南通大学文学院

课题:
  •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韩国楚辞学研究”(16CZW016)阶段性成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11.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