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项目成果
周晓靓:日本《教育敕语》对儿童文学的“毒害”
2017年11月14日 16:4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周晓靓 字号

内容摘要:作为学校教育的纲领,《教育敕语》的最大机能在于用天皇与国家绝对至上的所谓“国家主义”和皇民意识统合与支配民众的思想,进而让国民在此后对外侵略扩张战争中,成为不折不扣、不加怀疑地执行军国主义执政者意志的炮灰。为了将《教育敕语》为核心的军国主义观念全面植入幼童稚嫩的心灵中,进而培养出积极支持和参与对外侵略扩张战争的青少年一代,除了学校教育中的极力灌输,儿童文学成为了另外一条隐秘而重要的思想渗透渠道。回顾一百多年来《教育敕语》的前世今生以及日本近代儿童文学所扮演过的不光彩角色,也许能让那些曾经饱受日本军国主义者侵略蹂躏的国家和全世界珍爱和平、维护正义的人们对右翼势力独霸政坛、军国主义沉渣泛起的日本更多一份警醒和反思。

关键词:教育;儿童文学;日本;军国主义;天皇;臣民;道德;侵略;学校;恶鬼

作者简介:

  自2017年初开始发酵的“森友学园事件”日前终于告一段落。日本大阪地方检察厅以诈骗罪起诉并逮捕了森友学园前理事长笼池泰典。同时,森友学园旗下幼儿园让孩子们背诵《教育敕语》,高调进行右翼教育的丑恶行径也被大白于天下。《教育敕语》究竟为何物?将其重新引入日本学校教育将再次引发何种恶果?搞清楚这些问题,能够让人们更加了解历史,重新审视今天的日本。

  《教育敕语》的前世今生

  明治维新后1890年10月30日,日本以明治天皇的名义颁布了《教育敕语》。这部作为国民教育道德法典的纲领性文件由“明治元勋”山县有朋发起,井上毅、元田永孚起草。

  从内容来看,《教育敕语》首先以“我臣民克忠克孝,亿兆一心”来强调“忠孝”,即效忠天皇乃日本国体之精华、教育之源泉,从而为其定下了“忠君爱国”的基调。

  其次,《教育敕语》从道德的角度对“臣民”进行道德训诫,列举了臣民应具备的一系列“美德”,规定了臣民应尽“忠孝”之义务,并指出“一旦缓急,以扶翼天壤无穷之皇运,如是者不独为朕忠良臣民,又足以彰显尔祖先之遗风矣”,即强调了臣民对天皇及“皇国”的绝对服从。

  最后,“咸其德于一也”则明确规定了君臣一心,表现出从思想上钳制民众的目的。

  可见,《教育敕语》作为天皇制国体的精神支柱,其宗旨和核心是要从思想道德的层面约束和统一臣民的意识形态,目的在于稳固天皇的绝对专制。撰写《敕语衍义》的井上哲次郎明确指出“《教育敕语》的主要之点,简单来说,就是国家主义”。日本思想史学家石田一良则将其称为“国家主义者的圣典”。

  随着《教育敕语》的颁布,“忠君爱国”成为日本各级教育的主旨,并将崇拜天皇、服从皇国的军国主义思想作为实施教育的前提。《教育敕语》的影印本被迅速下发到日本全国的各级学校。同时,政府要求所有学校立即举行“奉读式”,以贯彻执行这道“圣旨”。

  作为学校教育的纲领,《教育敕语》的最大机能在于用天皇与国家绝对至上的所谓“国家主义”和皇民意识统合与支配民众的思想,进而让国民在此后对外侵略扩张战争中,成为不折不扣、不加怀疑地执行军国主义执政者意志的炮灰。

  正因如此,在二战结束后的1948年,《教育敕语》被日本国会以“损害基本人权,令日本国际信誉受质疑”为由明令废除。然而,当历史的车轮转过60多年后,曾经被用来吹响军国主义思想集结号的《教育敕语》再次被安倍政权允许作为教材使用,无疑再次证明隐藏在《教育敕语》背后的军国主义毒瘤在日本从未得到彻底的切割和清除。

  儿童文学沦为《教育敕语》的灌输手段

  1895年,日本在甲午战争中获胜。日本政府就此认为,正是天皇绝对至上的思想让国家在政治上达成牢固的统一,从而才能在对外侵略扩张的战争中取得胜利。因此,日本政府更加重视《教育敕语》,更加坚定地将其贯彻于国民教育的方方面面。

  为了将《教育敕语》为核心的军国主义观念全面植入幼童稚嫩的心灵中,进而培养出积极支持和参与对外侵略扩张战争的青少年一代,除了学校教育中的极力灌输,儿童文学成为了另外一条隐秘而重要的思想渗透渠道。

  战前,日本的儿童文学活动曾一度以无产阶级儿童文学为中心而展开。但伴随着对外侵略战争的步伐,在军国主义思想的绝对统治下,无产阶级儿童文学被扼杀,《教育敕语》作为儿童文学指导思想的作用被进一步突出。纵观日本近代儿童文学的发展历史不难发现,不少从事儿童文学创作的作家在其文学创作活动中都与军国主义思潮有着密切的联系。在他们的作品中也时隐时现地闪动着《教育敕语》的影子。

  以日本儿童文学鼻祖岩谷小波为例。其早期主张应该创作能够唤起儿童读书欲望的故事,但是《教育敕语》以及中日甲午战争的结局使他的观念发生转变。他开始认为故事的创作也要顺应时代的要求,体现仁义忠孝等道德的教育性。

  1894年7月,博文馆出版发行的《日本古代神话》丛书中,开篇之作就是岩谷小波创作的《桃太郎》。桃太郎去鬼岛消灭恶鬼的传说故事在日本家喻户晓。但是,岩谷小波特意强调,征服恶鬼是为了“维护皇国的安泰”。在其笔下,桃太郎给自己命名为“天神特派之使者、大日本之桃太郎将军”,是“为了皇国要去征伐鬼岛”,“竭尽忠义”。如此一来,桃太郎不再只是智、勇、仁兼备的少年武士,而是作为天皇治下的神国日本的使者去远征鬼岛,是以天皇之名征服恶鬼的“皇国之子”。

  1914年,岩谷小波在其编著的《少年日俄战史》中写到,“此战获胜固因我日本男儿爱国之热忱与忠君之真情凝结而成之勇气所致,然远有我皇祖皇宗之懿德,近有大元帅陛下(明治天皇)之神威护佑,非此,不可得此大胜利也”。

  那个时期日本的少年儿童不仅在学校教育中被灌输“忠君爱国”的思想,即使是在课余时间阅读当时刚刚兴起的原创儿童文学作品时,也同样避免不了军国主义思想潜移默化的渗透。以至于到二战末期,日本甚至出现了大量“少年神风特攻队”这样为践行“天皇神圣”、“尊皇爱国”等军国主义思想而不惜粉身碎骨的未成年人,可见他们在少年儿童时期受到的军国主义思想毒害深重。

  今天,当森友学园旗下幼儿园再次上演组织幼儿背诵《教育敕语》的丑剧,当拼刺刀等军事科目再次出现在日本校园,当“少年神风特攻队员”的“英勇事迹”再次被搬上银幕,当以“雄飞大陆”为主题的漫画再次风靡岛国,回顾一百多年来《教育敕语》的前世今生以及日本近代儿童文学所扮演过的不光彩角色,也许能让那些曾经饱受日本军国主义者侵略蹂躏的国家和全世界珍爱和平、维护正义的人们对右翼势力独霸政坛、军国主义沉渣泛起的日本更多一份警醒和反思。

 

  (本文系吉林省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日本近代儿童文学研究”(2014B119)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长春理工大学外国语学院日语系)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