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基金项目
美国文学研究的历史源流及当代发展
2019年08月26日 09:1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陈俊松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美国文学的历史并不长,美国文学研究获得独立学科地位的时间则更短。但在半个多世纪的发展历程中,美国文学研究依托美国文坛的繁荣和专业性学术组织的推动,取得了较为突出的成就。

  追求学科独立

  尽管《诺顿美国文学选集》在2003年推出的第六版中就将其版式从过去的两卷扩展为五卷,使其总体规模与六卷本的《诺顿英国文学选集》不相上下,但历史上美国文学长期受到轻视却是不争的事实。因此,美国最早一些作家的作品通常是首先在英国出版,他们也往往在欧洲赢得声誉之后才在美国确立自己的文学地位。

  美国文学直到19世纪才获得学术界认可,并在19世纪50年代迎来了马西森所谓的“美国的文艺复兴”。巴雷特·温德尔在他的《美国文学史》(1900)中也认为:“我们能立刻意识到,只有上个世纪,19世纪的美国人才创造出了有重要意义的文学。小说家和历史学家,散文家和诗人,当提到美国文学时我们能想到名字的那些作家都是从1800年以来才盛行开来的。”

  美国文学进入大学课程也颇费周折。从17世纪美国最早的一批大学创立到19世纪80年代,在美国大学人文教育中占主导地位的学科先后是神学、古典研究(包括拉丁文、希腊文、希伯来文等)。1883年美国现代语言学会(MLA)的成立是一个重要转折点,英语文学的学术身份初步建立。因其将语文学的科学方法应用于文学研究,英语文学(主要指英国文学)在1890年之前确立了自身的学科地位。然而,在英文系的教授看来,美国文学存在历史短、质量欠佳、作品数量少等诸多不足,未达到列入大学课程的条件。

  虽然爱默生1837年的演说《美国学者》被霍姆斯称作“我们文学上的独立宣言”,但这一文化上独立的过程并不是一蹴而就的。1919年,著名记者、文学批评家门肯出版了具有开创意义的著作《美国语言:英语在美国的发展初探》,厘清了美式英语与英式英语的差别,并论述了美式英语独有的特征。此后,美国在语言、文化、文学上与英国独立开来的意识进一步增强。1929年,学术期刊《美国文学》创刊。至此,美国文学作为一个学科得以初步确立,但美国文学在美国大学英文系课程设置中获得普遍认可仍要到二战之后。

  马西森于1941年出版的《美国的文艺复兴:爱默生和惠特曼时代的艺术和表达》被不少学者视为美国文学研究的奠基之作。该书系统论述了爱默生、梭罗、霍桑、麦尔维尔、惠特曼这五位重要作家的文学成就,集中展示了美国文学的第一个高峰。二战结束后,美国文学研究的学术地位才得到真正巩固。这其中的原因,一方面是战争期间美国对爱国主义、民族主义有现实而迫切的需要,另一方面是20世纪30年代,辛克莱·路易斯、尤金·奥尼尔、赛珍珠等美国作家先后荣获诺贝尔文学奖。二战后,美国公立大学开始扩招,新批评的兴起则提供了一种实用的教学方法,美国文学研究终于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重视文学史书写

  在早期的美国文学史中,学者一般将美国文学的源头追溯到17世纪欧洲探险家的书信和纪实性写作,如克里斯托弗·哥伦布、约翰·史密斯、威廉·布雷福德、约翰·温思罗普等人写的航海志和旅行记。而在2016年《诺顿美国文学选集》第九版的第一卷中,编者将美国文学的开端上溯到比哥伦布《发现之信》(1493)更早的北美土著居民的口头文学。由此可见,如何界定美国文学与如何认识美国历史和民族身份紧密相关。

  由于美国文学对建构美利坚民族身份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所以,文学史书写一直是美国文学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萨谬尔·纳普的《美国文学讲稿》(1829)、巴雷特·温德尔的《美国文学史》(1900)是早期由单个学者独自撰写文学史的代表。威廉·彼得菲尔德·特伦等人编写的《剑桥美国文学史》(1917)开创了多人合编美国文学史的先河。此后,罗伯特·斯皮勒等人合编的《美国文学史》(1948)、克林斯·布鲁克斯等人合编的《美国文学:作家与历史》(1973)、埃默里·埃利奥特主编的《哥伦比亚美国文学史》(1988)、萨克文·伯科维奇主编的第二部《剑桥美国文学史》(1994—1996)是不同时期编写的具有代表性的美国文学史著作。2012年,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由格雷尔·马克斯和沃纳·索罗斯主编的《新编美国文学史》则是最新的一部美国文学史。

  美国文学的历史并不长,但其文学史研究成果却非常丰硕。斯皮勒曾在其编写的《美国文学史》序言中写道:“每一代人至少都应该写一部美国文学史,因为每一代人都必须用他们自己的方式定义过去。”美国学者热衷于编写文学史应当与美国人长期以来意识到自己缺少独立的民族文学有关。从最早的北美土著居民到19世纪和20世纪末两次移民高潮,美国的人口结构一直在发生变化,美国的民族特性也随之不断被重新定义。而一个独立的民族文学传统,无疑对美国这个移民国家的文化融合、民族身份建构具有重要意义。

  呼应文坛动向

  20世纪90年代,萨克文·伯科维奇在其主编的《剑桥美国文学史》序言中指出,在过去30年里,美国文学批评已经从学界边缘地带发展为人文主义研究的一个中心。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美国文学研究已成为美国人文学科中成长最迅速的领域之一。

  美国文学研究的活跃源自二战后美国文坛自身的繁荣,而后者主要由三个因素促成。第一,美国较早形成了完整的作家培养机制,从创意写作工作坊到文学新星的发掘,从文学杂志的推介到出版商的宣传,这些环节均致力于促进文学新人成长,以源源不断地向社会输送创作人才。第二,美国每年有众多机构组织评选各类文学奖项,让文坛巨匠和新锐作家都有机会赢得关注和提高声誉,并使其作品在世界范围内得到翻译和流通,进而不断扩大读者群。第三,多元文化政策和移民作家创作也促进了美国文学的兴盛。移民作家对母国文化和移民经历的再现及非裔美国作家的族裔书写成为近50年来美国文学中的亮点。美国文坛的繁荣既为学者提供了新的研究对象,同时也使美国文学研究的重要性更加凸显,从而促进了美国文学研究的发展。

  美国文学研究的发展也离不开专业性学术组织的推动。大部分美国经典作家,如欧文、爱默生、梭罗、霍桑、麦尔维尔、爱伦·坡、狄金森、托妮·莫里森等,都有专门的研究会。除了美国最大的语言、文学专业学术组织——现代语言学会之外,美国文学学会(ALA)是另一个有重要影响的专业性学术团体。自1989年成立以来,美国文学学会每年都举办年会,会议不设全体大会,分组讨论是其最主要的形式,而这些分组讨论全部由各个研究会自行组织。同时,美国当代一些优秀作家,如冯内古特、德里罗、科马克·麦卡锡等也引起越来越多学者关注,专门研究会相继成立。这些专业性学术组织成为推动美国文学研究深入发展的重要因素。

  此外,从研究的理论视角来看,数字人文、后人类主义、媒介研究、文学与环境等将是今后一段时期美国文学研究的热点,而互联网技术、社交媒体等对人文学科的介入也为美国文学研究注入新的活力。

  在取得长足发展的同时,美国文学研究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人文学科趋于式微这一大环境的影响,前景堪忧。近20年来,美国大学人文学科整体上被边缘化,英语专业本科修读人数持续减少,学术性工作岗位不断缩减。出于经济上的考虑,大学出版社日益减少学术专著的出版。政府在编制预算中甚至提出大幅削减国家艺术捐赠基金(NEA)和国家人文科学捐赠基金(NEH)。虽然这些计划在学术界的强烈呼吁下最终没有在国会获得通过,但已使高校人文学科的发展蒙上阴影。所有这些变化都对美国文学研究人才的培养和学科发展带来了挑战。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文化记忆理论与战后美国文学重构研究”(16CWW020)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华东师范大学外语学院、华东师范大学美国研究中心)

作者简介

姓名:陈俊松 工作单位:华东师范大学外语学院、华东师范大学美国研究中心

课题: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文化记忆理论与战后美国文学重构研究”(16CWW020)阶段性成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