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基金项目
改土归流与川东南土家族汉文诗的繁荣
2019年08月06日 10:5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丁志军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清乾隆元年(1736),朝廷借酉阳土司冉元龄二子争袭之机,一举废除川东南土司制度,设酉阳直隶州,辖秀山、彭水、黔江三县(今属重庆),知州由流官担任。清廷的改流政策,意在推行汉文化,维护民族地区的稳定,但却在土家族汉文诗创作领域绽放出“意外之花”。川东南土家族的汉文诗创作,从作家数量、作品数量、诗歌体式、作品质量上衡量,于改土归流后均呈现出繁荣局面,在西南民族地区尤具典型性。本文虽以川东南为例,探讨改土归流对土家族文人汉文诗创作的促进作用,但这种促进作用在清代西南少数民族地区却具有一定的普遍性。一个区域或族群文学创作的繁荣,与当地文化、文学生态的健康密不可分,川东南土家族文人汉文诗创作走向繁荣,得益于改土归流的后续效应所促成的全新文学生态的形成。

  首先,改土归流消解了川东南土司家族的特权,土家族平民子弟得以接受汉文诗创作的系统化教育,为土家族诗人群体的形成奠定了基础。

  改土归流以前,川东南土司统治地区主要推行司学,司学的主要功能在于强制土司子弟接受汉文化教育,同时,统治者将司学中的优秀者选入国子监学习,以培养符合朝廷政治需要的土司继承人。如此,则司学实际上成为土司子弟的教育机构,将平民子弟排除在外。改土归流打破了土司家族在文化、教育领域的垄断局面。就酉阳直隶州而言,改土归流以后,州内很快设立酉阳州学及秀山、彭水、黔江县学等官学,面向当地的平民子弟。教育需求的增加又催生了当地私学(包括私塾和书院)的发展,从而在教育领域形成了从私学到官学、从启蒙教育到中高等教育的完整体系,与汉族地区无异。诗歌创作是清代科举考试的必考内容,因而在清代的私塾教育中,生童一般在完成基本的识字教育后,便开始“习对”,继而学习诗歌创作。至参加科举考试前,生童需要具备创作一首完整诗歌的能力。在清代乾嘉以来的川东南地区,大量土家族诗人以办私塾、充塾师为业,形成了具有相当规模的塾师群体。这种私塾教育和接受常态化诗歌创作训练的土家族子弟,为土家族诗人群体的形成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其次,工诗文的酉阳流官多成为土家族诗坛领袖,以他们为中心、极具创作热情的土家族诗人群,在汉文诗创作的量和质上均有大幅提升。

  据《同治增修酉阳直隶州总志》卷十六记载,在同治以前入主酉阳直隶州的流官中,成为当地土家族诗坛领袖的知州,主要有李光塽(爽卿)、吴大勋、罗升棓、赵藩等人。李光塽,福建安溪人,李光地之弟,他对川东南文风丕变有直接影响,而且与川东南本土诗人有诸多唱和,由此形成以他为中心的酉阳“诗友”群。吴大勋,江苏青浦人,其取士导向明显重诗文创作能力,使得他身边很快形成了一个长于吟咏的土家族文人群体。罗升棓,广东阳春人,搜集、整理和主持刻印酉阳宿儒田世醇的诗集《卧云小草》,与酉阳诗坛才俊过从甚密,建立了以他为中心的“诗友”关系网络。赵藩,云南剑川人,在任期间与酉阳诗坛大将陈汝燮过从甚密,并着意提携土家族后进诗人。当然,对川东南土家族文人的汉文诗创作有推动作用的流官远不止上述四人。总之,这些入主酉阳的流官,多来自人文鼎盛地区,通过他们的提携与引领,川东南从事汉文诗创作的土家族诗人越来越多,汉文诗数量大增,诗歌整体水平明显提升。

  再次,改土归流解除了人口流动限制,为土家族诗人跨区域、跨族群的诗友关系网络的建立和诗歌创作交流创造了条件,在推动土家族诗人汉文诗创作水平整体提升的基础上,还催生了一些以诗名家的著名诗人。

  土司统治时期,朝廷有“蛮不出峒,汉不入境”的禁令,使得川东南土司统辖地区土家族诗人不得出境,外来汉人不得落业,极大地阻碍了本土诗人与外界主流诗坛的交流。改土归流以后,禁令得以解除,川东南土家族诗人在汉文诗创作领域开始走向跨区域、跨族群的交流。这种交流的途径主要有两种。一是中东部移民的进入促进文化交流。改土归流后,中东部移民落业川东南的情形,在乾嘉时期变得十分普遍,移民带来人文兴盛地区的文化基因,通过教育、通婚等纽带,实现与土著居民的交流。以江西移民周卜熊为例,周本江西高安人,乾隆末随父落业酉阳,周通过高安原籍的交游网,与江右名士彭元瑞产生交集,而彭元瑞则与当时的诗坛名宿袁枚关系匪浅。通过周卜熊这一纽带,川东南土家族诗人田世醇得以与袁枚产生交集,而田经畲则吸收了袁枚的诗学主张。二是川东南土家族诗人通过游幕、做官等途径“走出去”,建立跨区域的诗友关系,从而进入主流诗坛。以黔江土家诗人陈景星为例,他先后与易佩绅、易顺鼎、黎汝谦、陈夔龙、王闿运等当时被视为诗坛主流甚至核心人物的交往,对其自身诗歌创作产生较大影响。清末民初孙雄所编《道咸同光四朝诗史》录陈景星诗8首,并有小传,可从侧面看出陈景星的诗歌创作水平已得到主流诗坛的认同。

  综上所述,改土归流这一民族政策全面颠覆了川东南既有的囿于一隅、以冉氏土司家族代际传承为特征的文学生态。土家族平民子弟广泛参与汉文诗创作,形成自觉意识,并与外界主流诗坛产生密切联系,在此基础上形成的新的文学生态,极大促进了这一地区土家族文人汉文诗创作的繁荣。值得注意的是,在促进民族文化融合的方式上,借助文学创作,促进少数民族文人对汉文学(尤其是汉文诗)审美的认同与接受,相对于利用儒家典籍进行社会教化而言,或许更具深远意义。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古代西南少数民族汉语诗文集丛刊”(17ZDA262)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湖北民族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丁志军 工作单位:湖北民族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

课题: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古代西南少数民族汉语诗文集丛刊”(17ZDA262)阶段性成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