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成果要报 >> 刊发动态
两种怀疑论论证方式及其关系
2020年01月21日 09:3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尹维坤 双修海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怀疑论研究十分重视怀疑论论证的形式,试图从论证方式入手寻找攻克怀疑论的方法。对于怀疑论论证的形式和结构的分类,不同学者有不同看法。本文只讨论得到广泛认同的两种基本的怀疑论论证形式:闭合论证和不充分决定性论证。

  认知闭合论证(The Epistemic Closure Argument,简称闭合论证)被认为是最重要的怀疑论论证之一,许多当代知识论者都将它看作必然导致怀疑论的罪魁祸首。它是认知闭合原则(The Epistemic Closure Principle)的运用。

  闭合原则:对认知主体s和命题p、q而言,如果s知道p,并且知道p蕴涵q ,那么s也知道q。用公式可表达为:[Ksp∧Ks(p→q)]→Ksq。它的推论形式是:(1) s知道p;(2) s知道:p蕴涵q;(3) 因此,s知道q。

  闭合论证是闭合原则的运用,可表述为:对认知主体s和命题p、q而言,如果s不知道q,但知道p蕴涵q,那么s不知道p。用公式可表达为:[?劭Ksq∧Ks(p→q)]→?劭Ksp。其推论形式是:(1)s知道:p蕴涵q;(2)s不知道q;(3)因此,s不知道p。

  如果我们用O表示日常知识或科学知识,如“我在火炉旁烤火”“我有一双手”“三角形内角和等于两个直角的和”等;用SH表示怀疑论假设,如“我在做梦”“我是缸中之脑”“我被恶魔欺骗”等;那么笛卡尔式怀疑论的论证可以用闭合论证表述如下:(1)s知道:O蕴涵?劭SH;(要知道日常知识或科学知识必须否定怀疑论假设。因此蕴含命题的后件应该是?劭SH,而不是SH)(2)s不知道?劭SH;(3)因此,s不知道O。例如,缸中之脑论证可表述如下:(1)我知道:如果我有一双手,那么我不是缸中之脑;(2)我不知道我不是缸中之脑;(3)因此,我不知道我有一双手。

  怀疑论的另一基本论证形式是不充分决定论证,后者以不充分决定性原则(Underdetermination Principle,简写为UP)为基础。

  不充分决定性原则:对于所有认知主体s、信念p和信念q,如果s的证据支持信念p不超过支持信念q,且p和q不相容,那么s的证据就没有使s在相信p上得到辩护。

  结合知识的JTB定义,“s在相信p上得到辩护”即为“s不知道p”,UP可改写为:对于所有s、p和q,如果s的证据支持信念p不超过支持信念q,且p和q不相容,那么s不知道p。

  怀疑论的所有论证都可以此为根据,表述成不充分决定性论证。笛卡尔的“做梦论证”和“恶魔论证”、普特南的“缸中之脑论证”自不待言,休谟、康德的怀疑论论证也概莫能外。沿用上文对“O”“SH”意义的规定,怀疑论的不充分决定性论证(UA)表述如下:(1)如果s的证据支持O不超过支持SH,那么s不知道O;(2)s的证据支持 O不超过支持SH;(3)s不知道 O。例如,缸中之脑论证可表述如下:(1)如果我的证据支持“我有一双手”,不超过支持“我是缸中之脑”;那么,我不知道“我有一双手”;(2)我的证据支持“我有一双手”,不超过支持“我是缸中之脑”;(3)因此,我不知道“我有一双手”。

  对于闭合论证和不充分决定性论证的关系究竟如何,不同论者有不同看法。笔者认为,不充分决定论证是怀疑论独立且必要的论证方式,闭合论证对怀疑论而言则并非必要的,它本身也不能独立地成为怀疑论的论证方式。

  让我们从怀疑论的闭合论证开始考察。以闭合论证形式表述的最简单的怀疑论论证(C)如下:(C1)我知道:如果O,那么?劭SH;(C2)我不知道?劭SH;(C3)因此,我不知道O。

  现在我们考察这个论证的两个前提。C1是从知识闭合原则得来的。但C2来自何处呢?即我们为什么不知道怀疑论命题为假呢?闭合原则不能为此提供依据,它只能从不充分决定原则得出。

  在进行下一步论述之前,我们应该提请大家注意怀疑论的一个重要特点:怀疑论论证构造出一种可能,即怀疑论命题和知识命题在作为最终证据的感觉经验面前,具有不充分性。感觉经验对证实怀疑论命题和证实知识命题而言,具有等效性。基于感觉经验的证据,我们既不能说我们具有知识,也不能说我们知道怀疑论命题为假。对于这个看似难以理解的特征,举例说明更为合适。以“缸中之脑”为例,我有一双手的感觉经验,既不能证实(也不能证伪)“我有一双手”,也不能证实(也不能证伪)“我是缸中之脑”。当然,这里的证实(证伪)是以绝对确定性为标准的,这是怀疑论对知识的根本预设。经验的等效性结论对于不充分决定性论证的双向使用(既可以使用到知识命题上,又可以使用到怀疑论命题上)至关重要——它导致怀疑论命题和知识命题在不充分性上是对称的。

  基于上述结论,我们来看使用不充分决定性论证推导(C2)的过程。按照怀疑论预设,知识的最终证据是感觉经验,而感觉经验在绝对确定性要求面前对于两种命题具有等效性。因此,我们可以构造如下不充分决定性论证(U):(U1)如果我的证据支持?劭SH不超过支持SH,那么我不知道?劭SH;(U2)我的证据支持?劭SH不超过支持SH(因为我们的证据对它们而言是等效的);(U3)因此,我不知道?劭SH(?劭SH为所有知识命题的集合)。

  由此我们看到,闭合论证不是独立的怀疑论论证,它依靠不充分决定性论证,而不充分决定性论证则不依赖闭合论证。怀疑论者可以直接用不充分决定性论证达到怀疑知识的目的,其论证过程如下:(U1’)如果我的证据支持O不超过支持SH,那么我不知道O;(U2’)我的证据支持O不超过支持SH;(U3’)因此,我不知道O。

  基于不充分决定性的对称性特征,我们也可以构造如下论证,表明怀疑论假设是没有得到证实的。(U1’’)如果我的证据支持SH不超过支持O,那么我不知道SH;(U2’’)我的证据支持SH不超过支持O;(U3’’)因此,我不知道SH。

  总之,怀疑论的不充分决定性论证是独立且必要的怀疑论论证形式,闭合形式的怀疑论论证是变形的不充分决定形式论证,怀疑论的闭合论证不是独立的论证形式。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语境主义反怀疑论方案批判研究”(18BZX040)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华南师范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院;东莞理工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尹维坤 双修海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