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成果发布
简论语言的模块化属性
2019年11月05日 09:1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毛眺源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语言是否由不同的子系统或模块(module)构成,或者说语言是否具有模块化属性?对此问题,认知科学家们倾注了大量精力。自20世纪80年代初期福多在其标志性著作《心智的模块化》中讨论模块化(modularity)伊始,模块化这一概念在心理学哲学研究中突显出来。在随后的几十年中,模块这一概念成为认知科学研究中的热点,相关概念与理论框架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例如,在进化心理学研究领域,有学者认为,人类心智架构由各种模块组成,不仅福多强调的低阶输入系统(包括感知加工与语言处理)是由子模块组成,而且负责推理、计划与决策等的高阶认知系统亦是如此。由此,有关心智模块化的讨论进一步延伸至认识论、科学哲学、语言哲学等领域,这对探讨作为人类心智构件之一的语言的模块化属性产生了深远影响。

  用模块化分析大脑/心智

  在认知科学与神经科学研究中,大脑/心智模块化是一个重要概念,一般指涉心智(至少部分地)由模块或相应内在神经结构构成。因此,模块指大脑中某个特定的区域,称为解剖模块化。同时,此类特定区域处理各种相应信息,称为功能模块化。不同学派对心智模块化这一论题进行了深入研究,但对心智的功能架构是部分实现模块化,还是可以彻底实现模块化有不同观点。福多是前一种观点的提倡者。基于乔姆斯基的语言习得装置设想以及其他心智哲学研究成果,他提出负责感知、语言处理的边缘输入系统,而非负责储存知识、确定信念与实现思维的中央处理系统可以实现模块化;并且,此类模块系统的形成皆由神经生物属性决定,即模块是在外部环境的激活下发展成熟的,而非刻意学习的结果。具体而言,输入系统中的计算机制处理由感知器官(如视网膜和耳蜗)传递的可计算的原始信号,依靠非论证式推理,形成有关世界的假说,再交由中央处理系统确定信念与实现思维等;最后中央处理系统向其他系统输出实现后续行为的信息。据此,输入系统中的模块运算具有多个显著特点,如(信息处理的)区域专属,自动运行,快速加工,(机制运行拒绝外来信息的)信息封装,(计算与信息上)浅易输出等。其中,区域专属与信息封装为学界普遍接受的模块特性,两者分别对应于大脑解剖模块化与功能模块化。

  对以上低阶输入系统的模块化与高阶认知系统的非模块化阐释都有不同见解。对前者的质疑衍生出数个尚存争议的观点,而对后者的质疑引发了更多极具影响力的新探索。例如,斯玻伯(关联理论创始者之一)等提出泛心智模块论,认为人类心智是完全模块化的,无论是低阶输入系统还是高阶认知系统都由子模块构成。此类泛模块论的理论依据来自任何复杂的生物系统都是按照神经生物属性逐渐发展的,因为复杂的生物系统只有以模块化方式建构,才能实现演化发展(即生物系统的整体演化须以独立组构成分的演化为基础)。换言之,模块化过程是依据生物基因属性的解包过程。人类心智是与大脑这一复杂生物系统相融相生的同步系统,其架构自然是泛模块化的。这一观点再次刷新了学界对模块属性的认知:模块作为独立的功能专属的处理系统,兼有区域专属的属性;模块中的运算不属意志支配与其他认知系统的干涉,但与具体的神经结构密切相关。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可以推断,即使如某些研究者指出的一样,在神经解剖分析上难以完全确定模块具有区域专属的属性,但从功能解剖上完全可以将执行同一任务的神经组织称作模块,说明模块设置具有可行性。

  用模块化分析语言

  有关大脑/心智架构是否可以模块化的争议,自然牵涉到学界论证在大脑/心智架构中设立语言模块的可行性。由此引发了学界证实语言模块是否是大脑中存在的结构(解剖模块)或拥有内在语言能力的认知系统(功能模块)。

  以色列神经语言学家格罗津斯基立足语言研究的神经分析证据指出,语言信号的复杂性与丰富性促使学界采用模块化方法研究语法,这亦与采用模块化方法研究认知的神经表征一致。此外,德国神经语言学家弗里德里琪最近通过神经实验证明,合并句法运算与语义加工分别在布罗德曼区44、45实现。此类研究成果为探索语言模块提供了有力证据,但具体到语言模块的内部构想,学界存在不同的看法。

  虽说福多将感知、语言处理置于作为语言处理器的输入系统,但更加关注一般意义上心智的认知分析。在他的理论框架下,模块只是感知上的输入系统。更加突出的是,如乔姆斯基最近指出的一样:将语言处理置于充当语言模块的输入系统无助于探索语言官能的架构、计算运行,因为作为人体器官的语言官能是有别于视觉以及其他输入系统的。这就是说,如果将语言官能看作一种能够生成意义与声音组配的语言表征的内涵函数,它不仅适用于分析语言输入(语言理解),而且能够导引语言输出。这是因为,乔姆斯基等人认为,神经机制不仅协助输入分析(语言理解),也是语言使用者正常使用语言表征实现内在思维与外部话语交际(语言产出)的基础;并且,语言模块作为中央系统模块,介入不同情况下语言的使用。鉴于此,如果要厘清语言的模块化属性,就必须明确语言模块与语言官能之间的关系,也就是理清语言官能的内部架构、计算运行与语言模块之间有何关系。

  浅议语言模块的架构

  豪泽与乔姆斯基等曾在《科学》上撰文,基于来自进化生物学、人类学、心理学以及神经科学的研究成果,将语言官能作了狭义与广义之分。狭义语言官能指内含递归合并计算生成机制的人类独有的句法系统(子模块)。广义语言官能由感知—运动系统、概念—意向系统以及狭义句法系统构成。同时,概念—意向系统与感知—运动系统两种句法模块之外的外部系统与语言运用密切相关,总称为语言运用系统。具体而言,已存数十万年的感知—运动系统负责从语音上外化句法子模块生成的语言表征,因此包括音系—语音子模块。用于解读意义的概念—意向系统进一步细分为语义子模块与语用子模块。由此,我们便能勾勒出内部构架。

  基于这个明晰的语言官能构架设计,语言官能内部的计算运行就一目了然。心智包含的句法模块、语义模块、语用模块以及音系—语音模块之间互动对接,如在语义、语用模块以及音系—语音模块中检测句法模块所产出的语言表征式的易读性。如果狭义句法系统生成的语言表征式可以在语言运用系统中使用,实现思维与交际,则句法模块内的计算运行成功收敛,以及它与语言运用系统中的子模块实现顺利互动。据此,狭义句法是满足由外部语言运用系统单独规定的易读性条件的内涵函数。也就是说,语言官能分析语言输入,导引输出,承担实现语言的思维与交际功能。也正是这一具体的认识与实践使乔姆斯基认为,可将由各语言系统构成的模块置于福多提出的语言处理器中。据此,广义语言官能架构中的各语言子系统构成的模块就是语言模块,覆盖福多提出的语言处理器的功用,负责语言的输入分析以及导引语言产出,实现人类语言的思维与交际功能。语言模块成为一个独立的认知系统,包含句法、语义、语用和音系—语音子模块。并且,如乔姆斯基所言,语言模块的形成是以习得为基础的,即在具体环境中依据人类生物基因属性的解包过程。可见,对人类语言的模块化考察与对语言官能的探索紧密相关。

  毋庸置疑,有关语言模块化属性的探索为模拟人类大脑处理语言信息的过程,熟悉参与句法、语义、语音乃至语用信息处理时的脑神经结构和信息处理机制,为类脑人工智能研究提供现实的基础资源,最终使机器以类脑方式实现人类认知活动,达到或者超越人类智能水平。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唯递归假说的心理语言学实证研究”(15BYY070)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苏州大学外国语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毛眺源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