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成果发布
“文以载道”新议
2018年10月25日 15:4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刘锋杰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在文道关系研究上,郭绍虞曾有一个三分法,分为“文以贯道”“文以载道”与“文以明道”。“文以载道”自宋代正式提出后即成为古代文论的核心概念。“贯道”说的是文学把“道”贯通起来,传承发扬;“明道”说的是文学把“道”阐明出来,发扬光大;“穿道”和“生道”都强调文学对于“道”的改造创新。但是,这些都偏向揭示文学对“道”的作用,讲文学有这样的功能。“载道”说的是文学应有什么样的内容,所以“载”字比其他几个更贴切。在理解“文以载道”时,考虑其他称谓的补充性,可以使内涵更丰富更明确。

  突出主体性与审美性

  在认识“文以载道”时,人们往往将其简化为“文—道”关系二项式,但其实是“文—载—道”关系三项式。这个变化很重要。在二项式里,忽略了“载”的作用,只把“载”当作简单的动作,没有注意它的重要性。在三项式里,“载”不仅是搬运,而且是主体的一次自觉的经过思考与选择的实践行为。孔子在《论语》中说过“志于道”的话,移用到此,“载道”不就是“志道”吗?“志”由谁来施行,当然是作家主体。所以,作家主体在载道中起着关键作用,没有作家主体的“志”,“文”与“道”就发生不了关联。孔子的“志于道”、孟子的“浩然之气”、司马迁的“发愤著书”、韩愈的“不平则鸣”等,都为载道提供了源源不断的作家主体论述。有了这个主体,载道变成了活生生的生命承担与创造,而非死板地把东西搬到车上那般无聊了。“文以载道”是不缺乏主体承当的,这更符合文学史实。

  关于“文以载道”的另一个误解是把它与近代以来的功利主义相等同。载道观强调文学对于社会生活的批判纠正功能,但因此就认为它否定文学的审美性,则十分不妥。主张“文以载道”的韩愈、柳宗元、欧阳修与苏轼都是文学大家,如果他们都否定文学的审美性,是不能写出一流杰作的。那么,理解的偏差到底发生在哪里呢?笔者认为在于古今文学观的差异。今人倡导的是“纯文学”即“小文学”观,古人倡导的是“杂文学”即“大文学”观,以今人看古人,古人的文学观当然会显得审美性不足。可是,如果把载道观与此前的文质论相比较,“文以载道”的出现恰恰提高了文学的审美性。

  文质论以“文质彬彬”为标准,防止“文胜质则史,质胜文则野”,倡导文质的统一。由于当时的“文”具有“修饰”义,“质”又主要指“礼义”,确实把“文”工具化了,轻“文”重“礼”是必然的。在文质论中,“文”的地位不高,审美性也不足。到了文道论中,这两者都发生了变化。刘勰在《文心雕龙·原道》里强调“圣因文以明道”,正式提出“文以载道”命题,同时也大大提高了文学的审美性。他将“文”分为三种即“天文”“地文”与“人文”,“天文”指的是“日月叠璧,以垂丽天之象”;“地文”指的是“山川焕绮,以铺理地之形”;“人文”指的是历代圣贤写出来的文章。与文质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刘勰认为“文”的出现是一种自然而然的现象,不是依附于某个东西(如“礼义”)出现的,如此一来,“文”的独立性不言而喻了。另外,在谈到“天文”与“地文”时,肯定了它们的气象恢宏、变化万千,可知文采是如此精妙。这用来评价“人文”也一样,它同样气象恢宏、变化万千。在比较自然与人心时,刘勰更看重人心,认为“无识之物,郁然有彩;有心之器,其无文欤”。这表明,“人文”比“天文”“地文”更精妙,所以他要讨论“为文之用心”了。可见,到了刘勰这里,“文”的审美性更进一步明确。文道论是对文质论的本体化与审美化,倡导“文以载道”一点儿也不影响作家创造性的正常发挥,只有那些死板地抱着理论教条而不放的作家才会在创作的路上越走越窄。

  高扬现实主义的创作精神

  现代以来,“文以载道”常被攻击,说它宣传“封建礼教”,漠视人民群众的利益。其实不然。将“道”释成“封建统治的政治主张”是片面的,“道”指的是政治的根本、蓝图与灵魂。如孟子强调“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个“道”指的是“仁政”而非在位者的政策。具体而言,它表现在政治治理中就是追求“仁政”,以此督促统治者好好治理国家,以便创造出富足、和谐的社会生活;表现在文学创作中就是维护“道”的权威与“仁政”思想,揭露社会黑暗与展示美好人生,以此激发民众的生活热情,也警告统治者不要犯下逆“道”大错,贻误民族国家的发展机遇。当然,也有人利用载道来载私心,加强封建皇权,强化专制统治,不能算在载道观的核心内涵中。

  如果用今天的文论术语来看“文以载道”,应该称其为“现实主义的创作精神”,主张面向社会现实进行创作,表现民生疾苦,追求安康、和谐与美好生活。所以,“文以载道”总是反对脱离现实的形式主义创作倾向,唐代的古文运动针对的是“绮丽不足珍”的骈丽文风;宋代的古文运动反对当时的“西昆体”与“太学体”,这两种文体内容空虚,文风或浮或涩;桐城派“阐道翼教”,提出的“义法说”强调创作应该言之有物,修辞立诚,仍然是与文学上的虚假现象作斗争。在文学史上,每当形式主义文风盛行,载道观就应声而起。这种现实主义思想体现着儒家的社会理想与美学理想,将美好生活与文学创作结合起来,饱含知识分子的忧患情思,坚持真善美的统一,追求“仁政”的实现与人民群众生活的极大提高。秉持“文以载道”观念的文学创作与没有理想、逃避现实、无视民生疾苦的假大空文学倾向是对立的、相斗争的;与逃逸于山林的文学、沉浸于个体的文学、耽享于肉感的文学,是相冲突、相排斥的。

  “文以载道”对于今天是有启示作用的,即文学创作如果不能与民众的美好生活向往相结合、不能体现出作家对于世道人心的强烈针砭、不能批判那些错误有害的思想倾向,文学创作就会走向萎缩,就会失去民众的喜爱,就会丧失自身的价值。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文以载道’观的发生、嬗变与当代价值研究”(18AZW001)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苏州大学文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刘锋杰 工作单位:文学

职务:苏州大学文学院

课题: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文以载道’观的发生、嬗变与当代价值研究”(18AZW001)阶段性成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