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成果发布
课堂上的沈从文
2018年06月21日 09:1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宫立 字号
关键词:沈从文;先生;学生;西南联大;文学;讲课;教师;武汉大学;题目;堂上

内容摘要:1948年 8月 9日出版的《燕京新闻》第68期,刊有《沈从文先生堂上》,署名洪放,不见于《沈从文研究资料》,也不见于沈从文的各类集子,其中提到:记得沈从文先生上第一课的时候,人很热闹课室满座。沈从文“第一课的时候,人很热闹,课室满座”,“一堂又一堂,沈先生讲的总是翻来覆去的一套老调”,以至于“沈先生的课堂上终于一天比一天冷落了”,由此可以看出,沈从文的课的确不太吸引学生。他讲得很诚恳,甚至很天真”,沈从文在西南联大的学生、最得意的门生汪曾祺在《我的老师沈从文》《沈从文先生在西南联大》中的这些回忆,可以帮助我们寻找沈从文上课不佳的原因。

关键词:沈从文;先生;学生;西南联大;文学;讲课;教师;武汉大学;题目;堂上

作者简介:

  沈从文是著名作家和历史文物研究者,他创作的《长河》《边城》等小说以及《湘行散记》等散文驰名文坛,同时他又是我国服饰史学科的奠基人,著有《中国古代服饰研究》,另有《从文赏玉》《唐宋铜镜》《龙凤艺术》《战国漆器》等学术著作。

  沈从文先后在吴淞中国公学、武汉大学、青岛大学、西南联大、北京大学教书,其文学创作使整个现代文学增添了一份浪漫和诗意。但是作为教师身份的沈从文,相关的研究成果并不多。1948年8月9日出版的《燕京新闻》第68期,刊有《沈从文先生堂上》,署名洪放,不见于《沈从文研究资料》,也不见于沈从文的各类集子,其中提到:

  记得沈从文先生上第一课的时候,人很热闹课室满座。沈先生以十年来从事文学的经历为开场白,用绕运动场赛跑为譬喻,说三十年前和他一齐赛跑的作家有几千,很多都中途停下了,坚持到最后几圈的只有他和寥寥的几个,现在虽然没有人鼓掌和喝彩了,他仍旧要跑下去。这些话,同学们名之曰:“沈氏赛跑论”,引为业余的美谈。讲到文学,沈先生在黑板上写了几个大字:“经典的庄严,魔术的幻异”。前四字是肯定文学要庄严到“突破记录,动摇历史”,对于后四字沈先生不但为我们津津有味地讲述文章的“设计”,而且小诗的字句的“排比”,这些就很像玩文字魔术。

  此后,每堂课沈先生总抱来一大堆书,讲书前在黑板上抄一大批二十年前的书目,其中很多对我们自然是宽生的,只是沈先生说这是描写细致的佳作,如落花生的《空山灵雨》,孙福熙的《山野掇拾》,废名的《桥》……他赞赏冰心的文章有“毁不掉的青春的魅力”,落花生的散文能“独创一格”;至于《李有才板话》的形式,沈先生却说“古已有之”;讲到新诗,当然穆旦、废名是必须受赞扬的;他劝我们要“放宽尺度”,……要我们“以同一的内容区试验着装进各种不同的形式”,这就是沈先生的技巧论。……由此,我们明白了沈先生在堂上挂在嘴上的“为人生而艺术”和堂下放在笔下的“向现实学习”是有着与众不同的含义的。

  一堂又一堂,沈先生讲的总是翻来覆去的一套老调,有些改变的只是抄的书目不同而已。……至于“习作”,他在堂上出过两次题,一次为“夜”和“秋”,一次为“音乐给我什么”,此外概由同学随意定题;他也就随意把他认为得意之作,在他自己编的副刊上发表了。也许在沈先生是提拔后生,但弄得同学却真有些啼笑不得。

  但不管怎样,沈先生的课堂上终于一天比一天冷落了。

  只是参加考试的倒还踊跃。这使沈先生有些生气,他在第一学期期终考试时说:“自信我的工作绝对庄严,绝对前进。希望同学下学期不要再这样……”于是,以后来上课的人便带着课外书来写报告,拿了稿纸来写文章,也有听上半堂便忍耐不住而早退的。对于这些,沈先生只得用他自己“放宽尺度”的办法来应付了……

  通读全文,会发现洪放对沈从文是持否定态度的,但笔者认为这篇文章并非毫无价值,它至少生动地为我们呈现了作家的另一面——课堂上的沈从文。

  沈从文在习作课上出过两次题,“此外概由同学随意定题;他也就随意把他认为得意之作,在他自己编的副刊上发表了”,汪曾祺在《沈从文先生在西南联大》中的回忆可以作为参照,“沈先生是不赞成命题作文的,学生想写什么就写什么。但有时在课堂上也出两个题目。沈先生出的题目都非常具体。我记得他曾给我的上一班的同学出过一个题目:‘我们的小庭院有什么’,有几个同学就这个题目写了相当不错的散文,都发表了。他给比我低一班的同学曾出过一个题目:‘记一间屋子里的空气’!”。

  沈从文“第一课的时候,人很热闹,课室满座”,“一堂又一堂,沈先生讲的总是翻来覆去的一套老调”,以至于“沈先生的课堂上终于一天比一天冷落了”,由此可以看出,沈从文的课的确不太吸引学生。

  沈从文曾回忆让他“受窘”的第一堂课,“第一堂就约有一点半钟不开口,上下相互在沉默中受窘。在勉强中说了约廿分钟空话……感谢这些对我充满好意和宽容的同学,居然不把我哄下讲台!”朱东润在《武汉大学前八年》中回忆,“沈从文,青年作家,那时大约二十四五岁,小兵出身,但在写作上有些成就,武大请他担任写作教师。在写作技巧上,他是有锻炼的,但是上课的情况非常特别。第一天上课时,红涨了脸,话也说不出,只有在黑板上写上‘请待我十分钟’。学生知道他是一位作家,也就照办了。十分钟时间过去了,可是沈从文还没有心定,因此又写‘请再待五分钟’。五分钟过去了,沈从文开讲了,但是始终对着黑板说话,为学校教师开了前所未有的先例”。梁实秋在《忆沈从文》中提到,“沈从文去学校教书了,但他是很紧张很内向的人,一个钟头的课准备了,却半个小时就说完了,只好下课。后来他一个钟头的课就准备两小时的材料,他讲课并不是特别精彩”。对于教师而言,第一堂课的表现直接影响到学生对教师的喜好。然而,无论是在中国公学还是武汉大学,沈从文的第一堂课,表现却欠佳。

  “沈先生的讲课可以说是毫无系统——因为就学生的文章来谈问题,也很难有系统,大都是随意而谈,声音不大,也不好懂。不好懂,是因为他的湘西口音一直未变——他能听懂很多地方的方言,也能学说得很像,可是自己讲话仍然是一口凤凰话;也因为他的讲话内容不好捉摸。沈先生是个思想很流动跳跃的人,常常是才说东,忽而又说西”,“他的湘西口音很重,声音又低,有些学生听了一堂课,往往觉得不知道听了一些什么。沈先生的讲课是非常谦抑,非常自制的。他不用手势,没有任何舞台道白式的腔调,没有一点哗众取宠的江湖气。他讲得很诚恳,甚至很天真”,沈从文在西南联大的学生、最得意的门生汪曾祺在《我的老师沈从文》《沈从文先生在西南联大》中的这些回忆,可以帮助我们寻找沈从文上课不佳的原因。

  当然,笔者所说的沈从文不擅长讲课,主要因为一是口音太重,二是不注重手势语等,三是讲课的条理性稍差,但并非全盘否定他的讲课效果。比如他的批语就别出心裁,“常常在学生的作业后面写很长的读后感,有时会比原作还长。这些读后感有时评析文本得失,也有时从这篇习作说开去,谈及有关创作的问题,见解精到,文笔讲究”。

 

  (本文系河北师范大学17批校级教改项目“以培养文本解读能力为目标的现代文学精读课程探索”(12170703)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河北师范大学文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宫立 工作单位:河北师范大学文学院

课题:

本文系河北师范大学17批校级教改项目“以培养文本解读能力为目标的现代文学精读课程探索”(12170703)阶段性成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