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成果发布
元代蒙汉双语人才培养
2018年05月29日 09:2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赵延花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蒙古语;蒙古族;蒙汉;汉语

内容摘要:元朝官方文书使用蒙古语、汉语和波斯语文字,最早使用的蒙古语是畏吾尔蒙古字,这是成吉思汗时由畏兀儿人塔塔统阿创制的。至元八年,下诏成立蒙古国子学、地方蒙古字学,在皇后斡耳朵、诸王投下及各侍卫军中也都设有蒙古字学,采用八思巴字译成蒙古语的《通鉴节要》为教材。1295),又出版了《蒙古字韵》《百家姓蒙古文》《蒙古韵编》等字学课本。汉族文人不仅可以运用蒙古语进行交流和写作,甚至可以担任蒙古字学教授、学正。这些作品谈到了元廷的蒙汉二元教育政策以及蒙古族统治者期望以蒙古字转译一切文字的现实追求,更赞扬了这些汉族教授高超的蒙古文水平。

关键词:蒙古语;蒙古族;蒙汉;汉语

作者简介:

  元朝是中国古代第一个由少数民族建立的全国性统一政权,为适应统治的需要,元朝在政治文化方面实施二元政策,既行汉法又存蒙古旧俗,促使蒙古族文化和汉族文化在碰撞中不断交融。仅从语言文字角度来说,元代实施的双语教育非常成功,培养了众多蒙汉双语人才。

  社会需要是前提

  蒙汉语言殊异,随着蒙汉民族接触日益频繁,急需蒙汉兼通的双语人才。金末元初,在蒙古政权占领区,学习蒙古语成为热潮,徐霆在燕京见证了这一情景:“燕京市学,多教回回字及鞑人译语。才会译语,便做通事,便随鞑人行打,恣作威福,讨得撒花(赏赐),讨得物事吃。契丹、女真原自有字,皆不用。”此外,在蒙金战争中被掳掠到蒙古地区的汉族人,因为与蒙古人朝夕相处,成为双语人才中的佼佼者,往往会受到重用。《元史》中就记载了多位这样的历史人物。南宋灭亡后,南方汉族文人为了生计,要进入蒙古族政权中任职,也需要学习蒙古语。郑思肖在《大义略叙》中记载,当时汉族文人“愿充虏吏,皆习蒙古书,南人率学其字”。

  元朝建立后,汉族文士的一个重要职责是为皇帝和蒙古贵族子弟讲述经史以及元朝的“扎撒”。汉族文人为蒙古帝王讲经论史,始于世祖时期,众多潜邸儒臣都曾为世祖讲授儒家思想或汉族历史。当时,这一做法尚未制度化,讲授时间不固定,讲授者的身份也很复杂。至泰定帝时,设立了专门的经筵官,经筵制度得以建立。元文宗时设立了经筵机构——奎章阁,包括侍书学士、承制学士、供奉学士等,皆由大学士统领,成员从蒙古人、色目人、汉人、南人中择选。元顺帝时,奎章阁改为宣文阁,但总体职能未变。文臣讲授时需要使用蒙古语,或者由蒙汉兼通的大臣代为翻译。

  学校教育是保证

  为保证蒙汉双语人才的质量,蒙古汗国和元朝时期建立了相应的教育制度。窝阔台汗五年(1233),下诏在燕京文庙设立国子学,由朵罗歹、石抹咸得卜及十投下官员,挑选蒙汉子弟入学。第一批入学者有蒙古子弟18人,汉人子弟22人。次年,颁布《蒙古子弟学汉人文字诏》。虽然其初衷是为适应统治的需要,但无形中促进了蒙汉文化交流。

  元世祖开始大兴官学,至元七年(1270)重开元太宗设立的京师国子学,至元二十四年将其制度化,规定国子学的生员定额为200人,当年先让蒙古生50人,色目、汉人各25人入学。当时入学者都是贵族和官员子弟,学习汉语、儒家思想和中原文化。地方官学也陆续恢复或兴建。中统二年(1261),诏设诸路提举学校官。至元二十四年(1287),在江南设立十一道儒学提举司,后合并为三道,掌管儒学教育。

  元朝官方文书使用蒙古语、汉语和波斯语文字,最早使用的蒙古语是畏吾尔蒙古字,这是成吉思汗时由畏兀儿人塔塔统阿创制的。忽必烈尊崇藏传佛教,以八思巴为帝师,并命他以吐蕃字为基础创制了八思巴蒙古字。至元八年,下诏成立蒙古国子学、地方蒙古字学,在皇后斡耳朵、诸王投下及各侍卫军中也都设有蒙古字学,采用八思巴字译成蒙古语的《通鉴节要》为教材。元成宗元贞元年(1295),又出版了《蒙古字韵》《百家姓蒙古文》《蒙古韵编》等字学课本。

  双语教育成果显著

  蒙古人的汉语教育成效明显。首先体现在蒙古族士人可以参加科举考试并中举。皇庆二年(1313)十一月,恢复停开70多年的科举考试。元朝科举每三年为一科,至顺帝末年,共开科16次。应举者,蒙古、色目为右榜,汉人、南人为左榜,右榜各科状元均为蒙古人。原则上每科会试录取进士100人,蒙古人、色目人、汉人、南人各占四分之一。实际录取的人数应该没有那么多,比如第一科只录取了56人。元代科举考试的内容、题目、程式,与唐宋基本相同,考试的题目都源自儒家经典和程朱理学。这说明,经过长期的民族融合及学校教育,蒙古族的汉语水平大大提高,对儒家学说的学习已初见成效。

  其次体现在蒙古族文人的汉语文学创作上。元代蒙古族进行汉语创作的人数很多,创作的文体也比较全面。在诗歌创作方面,有元世祖、元文宗、元顺帝等帝王,有伯颜、脱脱等将相,也有泰不华、萨都剌、月鲁不花、笃列图、达溥化等普通官员、文士,甚至还出现了女诗人阿盖;在散文创作方面,有阿鲁威、那木罕(也作那么罕)、护都沓儿、忽都达而、僧家奴、兀那罕、答禄与权等;在戏曲创作方面,有杨景贤、伯颜、阿鲁威、孛罗御史、童童等。

  汉族人的蒙古语水平也非常高。其一体现在汉族文人创作中蒙古语的融入。方龄贵在《元明戏曲中的蒙古语》一书中,论述了元明戏曲中200多个蒙古语词汇。杂剧是俗文学,是面对大众进行演出的,蒙古语的融入,说明当时的普通民众都是能听懂蒙汉双语的。

  作为雅文学的元代诗文,也融入了蒙古语。元代诗文中出现最多的蒙古语是人名和地名,人名如泰不华、达溥化、脱脱等,地名如“失八儿秃”(泥淖之地)、“怀秃脑儿”(后海)、“察罕脑儿”(白海)等。有关蒙古族民俗的蒙古语也大量融入,如在服饰民俗诗文中出现的“只孙”(一色衣)、固姑(一种女性冠饰);在居住民俗诗文中运用的“斡耳朵”(毡帐)、火失房(宫车)等;还有如饮食民俗诗中的“纳石”(蒙古茶)、体育民俗诗中的“贵赤”(跑步者)等。

  汉族文人不仅可以运用蒙古语进行交流和写作,甚至可以担任蒙古字学教授、学正。贡奎有诗《送蒙古字周教授》、危素有诗《送胡平远之静江蒙古学正》、朱德润也有《送周元礼任福州蒙古学正》。这些作品谈到了元廷的蒙汉二元教育政策以及蒙古族统治者期望以蒙古字转译一切文字的现实追求,更赞扬了这些汉族教授高超的蒙古文水平。

  元代是中国古代历史上游牧农耕二元文化、蒙汉二元文化碰撞最为剧烈、交融最为深入的时代,蒙汉双语人才的出现就是这种文化互动最为生动的例证。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元明清蒙汉文学交融文献整理与研究”(16ZDA176)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内蒙古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赵延花 工作单位:内蒙古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

课题:
  •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元明清蒙汉文学交融文献整理与研究”(16ZDA176)阶段性成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