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成果发布
安晓东:推进中国创意写作研究
2017年10月18日 08:5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安晓东 字号

内容摘要:近年来,国内一些创意写作研究团队在翻译和研究域外创意写作理论著作中取得了不少成果,其中有关于域外创意写作发展史的,也有关于创意写作分体分类专题研究的。因此,我们在创建中国创意写作学科时,必须深入研究中国创意写作理论与实践问题,更加注重发掘本土的文化和写作理论资源,建构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和中国气派的创意写作学科。在当代文艺生产语境下,创意写作类型丰富多样,有传统的文学创作、编剧,也有微信写作、游记写作、科幻写作、网络写作、游戏文本写作、非虚构写作、人工智能写作等新型理念主导下的写作实践。创意写作学科建构问题的探讨也一定是基于对社会创意写作实践的思考与研究,因而我们的创意写作教育应该注重与创意写作实践密切结合。

关键词:写作;创意;研究;实践;学科;教学;教育;文化;中国;文学

作者简介:

  随着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以及高校文学教育创新变革的需求,目前的创意写作学科得到了极大的关注。创意写作指的是在当代文化发展环境下以创造创新为鲜明旨向的写作实践活动,它并不确切指某一种写作类型,而是对当代写作形态新型理念的审视与研究。在一些国家,创意写作常被视为一种学科化存在,它有相对稳定的研究对象,也拥有非常健全的教育教学体系,可以说已经深度融入了高校的文学教育之中。我国目前不少教育机构也一直致力于推进创意写作的学科化构建过程。创意写作虽然没有进入《中华人民共和国学科分类与代码国家标准》里,但各地正在进行各式各样的探索实践,这一学科的发展速度也很快。为了更好地服务于我国文化创新的国家战略,我们需要强化创意写作领域相关问题的研究,及时廓清其研究范畴,确立中国创意写作研究的基本范式,从而建立起一支理论研究和教学实践的队伍。笔者认为,推进中国创意写作研究应当从以下几方面入手。

  第一,深入研究域外创意写作相关文献。从目前状况来看,英语国家如英国、美国、澳大利亚等国的创意写作研究成果比较丰富,涌现出大批创意写作理论学者和论著,如格莱姆·哈伯(Graeme Harper)的《创意写作论》(On Creative Writing)、保罗·道森(Paul Dawson)的《创意写作与新人文学科》(Creative Writing and The New Humanities)等。尤其是美国学者格莱姆·哈伯主编了创意写作研究领域的多部著作,同时还主持编辑国际创意写作领域著名杂志《新写作:创意写作理论与实践国际期刊》(New Writing—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for the Practice and Theory of Creative Writing)。此外,我们还可参考美国作家与写作项目协会官方网站(https://www.awpwriter.org/)提供的研究资料等。包括众多学者的创意写作专题研究论文在内,这些研究成果是我们当前研究创意写作相关问题绕不开的理论资源。因此,我们有必要从这些域外文献中汲取理论建设的有益启示和方法。近年来,国内一些创意写作研究团队在翻译和研究域外创意写作理论著作中取得了不少成果,其中有关于域外创意写作发展史的,也有关于创意写作分体分类专题研究的。我们要在了解和熟悉这些域外创意写作理论中,开创和发展中国的创意写作研究路径和研究方法。

  第二,发掘本土创意写作理论资源。创意写作的实践及其研究和教学有一个突出的特征,那就是它带有鲜明的文化思维区分性。在文学创作范畴那里,也许某种叙事方法是可以被不同文化和地区的人们吸收使用的,但在创意写作那里却并非如此。创意写作作品的生成依赖于独特的本土文化,同时其传播与接受也依赖于本土文化中的当代审美习惯。因此,我们在创建中国创意写作学科时,必须深入研究中国创意写作理论与实践问题,更加注重发掘本土的文化和写作理论资源,建构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和中国气派的创意写作学科。为了实现这一目的,我们认为发掘本土创意写作资源应当重视中国古典文学理论资源,寻求古典写作理论的现代转化,同时结合现当代文学理论资源以确立创意写作的当代理论和基本方法。这一过程既有利于中国传统文艺理论资源的现代转化,也会不断丰富和发展当代文艺理论。

  第三,关注当下创意写作实践。在当代文艺生产语境下,创意写作类型丰富多样,有传统的文学创作、编剧,也有微信写作、游记写作、科幻写作、网络写作、游戏文本写作、非虚构写作、人工智能写作等新型理念主导下的写作实践。强化创意写作新型实践的研究是为了更好地从理论上回应当下写作实践。创意写作本身包含三重含义:一是实践层面的创意写作,二是学科层面的创意写作,三是教育层面的创意写作。创意写作的第一重内涵是至为关键的,它是后两者的基础。创意写作学科建构问题的探讨也一定是基于对社会创意写作实践的思考与研究,因而我们的创意写作教育应该注重与创意写作实践密切结合。创意写作在一些国家的出现不是偶然现象,而是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社会文化产业形成巨大规模之后出现的写作现象和活动,如近年来大家谈论的非虚构写作等热点话题就是如此。在当今中国文化产业繁荣发展的过程中,一些新的写作实践层出不穷,这为中国创意写作研究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研究资源。此外,关注当下创意写作实践也可以丰富当代文学研究的类型,增强当下文学研究干预现实的针对性和有效性。

  第四,重视高校创意写作教育教学实践。创意写作研究与教学最活跃和最前沿的领域是高校等教学和研究机构。社会创意写作实践是自发自为、丰富多样的,而高校的创意写作教育却是与创意写作研究直接关联的。高校创意写作研究可以不断推进和完善中国创意写作学科的建构,同时也可以丰富文学研究的成果。高校的创意写作教育与教学研究是非常重要的层面,它关系到如何在高校开展创意写作本科和研究生教育的基本问题。因此,我们必须高度重视高校创意写作教育教学实践,要结合高校自身特色以及社会相关需求来创建各具特色、卓有成效的创意写作教学模式。目前,国内很多高校如北京大学、复旦大学、上海大学、西北大学等都在开展创意写作本科生或硕士、博士研究生的培养工作,创意写作专业人才也越来越多。这表明,重视高校创意写作教育教学实践以及相应的学科研究,将会对未来创意写作学科的发展起到重要作用。

 

  (本文系2017年度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基金“美国高校文学教育中的创意写作参与研究”(17YJC751001)、陕西省教育厅2016年度专项科学研究计划“陕西创意写作人才需求调查研究”(16JK1730)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西北大学文学院)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