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成果发布
李华锋:科尔宾与英国工党选战困境
2017年09月28日 15:4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华锋 字号

内容摘要:工党内斗失掉胜选的可能虽然工党在大选中取得出人意料的成绩,远比媒体和工党自身预计的要好很多,但工党还是与执政上台失之交臂,遭遇了自2010年以来英国大选的三连败。工党选举失败与科尔宾领导下工党涣散、内讧和传统左翼主张有着密切的关系。因此,从科尔宾2015年逆袭成为工党领袖,到提出各项政策主张,工党前任领袖金诺克、布莱尔、布朗、米利班德都曾发声,或表示对工党的担心,或对某一政策主张进行抨击。而今年4月特蕾莎·梅提前进行英国大选的提议能够得到工党的一致同意并获得议会通过,很大程度上是工党党内科尔宾的反对者希望通过大选的一败涂地,迫使科尔宾尽早辞职。工党胜选前景不容乐观大选后科尔宾的人气不降反而暴涨,工党的支持率两年来也首次超过保守党。

关键词:工党;科尔;保守党;大选;英国;竞选;选民;领袖;选举;议席

作者简介:

  2015年9月,非主流的科尔宾成为英国工党新任领袖,并在2016年9月赢得连任。2017年6月,在科尔宾的领导下,工党迎来新一次英国大选。

  保守党“助攻”工党议会席位数增加

  2017年4月18日,英国首相特蕾莎·梅突然以“反脱欧力量影响政府的脱欧计划,需要全民投票赋予政府权威”为由,宣布提前举行大选。然而,6月大选的结果对特蕾莎·梅来说却是事与愿违。保守党仅获得318个议席,比选前减少13席,只是依靠与民主统一党合作才得以继续执政。反观工党,获得262个议席,比选前猛增32个议席,理论上存在上台执政的可能。可以说,与特蕾莎·梅大选后的焦头烂额相比,科尔宾的工党可谓是“虽败犹荣”。

  大选初期,工党内部纷争严重,在民调明显落后的情况下,能够取得出人意料的成绩,增强在议会的实力,既与科尔宾自身相对适宜的竞选策略有关,也与外在的保守党失误有关。从科尔宾自身看,虽然他坚持传统左翼的观点,不为党内和媒体看好,但他并不寻求完全回到过去,而是为了工党的团结和争取更多选票,提出了左但不过于极左的竞选宣言。如结束紧缩政策、实行10英镑最低工资标准、提高大公司和高收入者的税率、免除大学学费、降低移民数量等。这些主张是对金融危机下英国贫富差距加大的纠偏,不仅吸引了工党原有的社会底层支持者,而且获得收入微薄或没有收入的青年人的认可,吸引了年轻人为工党选举投票。

  从保守党角度来看,此次竞选中出现失误和不利的因素,某种程度上帮助了工党。特蕾莎·梅决定提前大选原因在于,当时保守党的民意支持率超出工党21%,特蕾莎·梅本人的支持率也超出科尔宾36%,可以说民调让保守党认为选举的胜利将是毫无悬念的一边倒。在竞选中特蕾莎·梅并没有不遗余力地到全国各地开展演讲与拉票活动,给选民以高高在上的感觉。加之竞选纲领总体上沿用新自由主义理念,虽提出进一步降低公司所得税税率、废除对退休金的三重保护、变小学生的免费午餐为早餐等刺激经济、削减福利的政策,但这些姿态与主张反而削弱了保守党对工党的竞选优势。特别是在临近大选的半个月,英国曼彻斯特和伦敦接连遭受恐怖主义袭击拉低了保守党执政绩效,民调领先的优势所剩无几。

  工党内斗失掉胜选的可能

  虽然工党在大选中取得出人意料的成绩,远比媒体和工党自身预计的要好很多,但工党还是与执政上台失之交臂,遭遇了自2010年以来英国大选的三连败。尤其值得注意的,虽然保守党竞选过程中失误连连,但从始至终没有一家媒体与民调机构认为工党能够赢得大选。从最终选举结果表现看,工党虽赢得了超过自己预期的议会席位数量,但工党议席仍与保守党有着56席的巨大差距。换言之,工党只是缩小了与保守党的差距,从议会数量级上看同保守党仍不处于同一级别。

  工党选举失败与科尔宾领导下工党涣散、内讧和传统左翼主张有着密切的关系。在“撒切尔主义”的影响下,英国工党从20世纪80年代起开始了艰难的“右转”进程,并在布莱尔时期与保守党形成新的共识政治,实现连续执政。自科尔宾担任工党领袖后,无论是经济与社会政策,还是政治与安全主张,都带有鲜明的传统左翼政治色彩。这些主张被党内主流政治精英认为是不切选举实际的危险做法,工党将会由此失去赢得大选的机会。因此,从科尔宾2015年逆袭成为工党领袖,到提出各项政策主张,工党前任领袖金诺克、布莱尔、布朗、米利班德都曾发声,或表示对工党的担心,或对某一政策主张进行抨击。在科尔宾担任工党领袖的两年时间里,不时有众多议员和影子内阁大臣,或者公开反对科尔宾,或在议会投票中不与科尔宾保持一致。例如,2016年6月,科尔宾执掌工党不到一年,就遭遇党内的逼宫造反,被迫接受重新进行领袖选举,当然他再次当选党首也令选民无法想象。而今年4月特蕾莎·梅提前进行英国大选的提议能够得到工党的一致同意并获得议会通过,很大程度上是工党党内科尔宾的反对者希望通过大选的一败涂地,迫使科尔宾尽早辞职。

  在自身定位和政策主张上,科尔宾把工党定位为中下层民众的政党,是民主社会主义政党,而不是右倾化的社会民主主义政党。反紧缩、重福利的经济社会政策主张,虽然吸引了众多的草根选民,但“劫富济贫”主张既不利于争取庞大的中间选民,也被媒体认为是不切实际。如许多选民认为,科尔宾提出的铁路、能源、邮政等领域重新实行国有化主张是开历史的倒车,在经济危机背景下免除大学学费的主张并不具有可行性。而任何条件下英国都不能首先使用核力量、坚持单边核裁军的主张更是被视为对国家安全造成了威胁。可以看出,科尔宾在现实政治需求和自身政治信念的矛盾冲突中面临着艰难的选择。

  工党胜选前景不容乐观

  大选后科尔宾的人气不降反而暴涨,工党的支持率两年来也首次超过保守党。然而,在两年来最有利的环境下,综合各方面的因素,无论从短期还是长远看,科尔宾领导下英国工党期待赢得2017年底或2018年大选前景,都不容乐观。

  第一,短期内通过议会内斗争重新举行大选不可行。英国法律规定,提前解散议会必须具备以下两个条件之一:议会通过对政府的不信任投票;首相提出提前大选获得三分之二的议员支持。在本次大选豪赌失败情况下,特蕾莎·梅仍不辞职,表示要带领英国继续前行、再次做出提前大选是不可能的事情。

  第二,科尔宾领导下的工党尚未形成具有包容性理念的政策主张。中产阶级队伍庞大的后工业化国家里,中间化是英国主要政党争取选民的基本策略,即在稳固原有选民基础的同时,最大限度争取到投票意向随机性强的流动选民是胜选的基础。科尔宾重归劳工阶级政党的理念,尽管吸引了传统选民,但能否争取中间选民还疑问重重。

  第三,科尔宾没有大幅度调整政策的现实可能。虽然2016年科尔宾为保住领袖地位,在政策主张上做出了一定程度的回调,但英国工党已经不再是“劳动者的党”。历史地看,工党传统左翼的理论旗帜在政治的媒体化与娱乐化中日渐褪色,难以得到民众的广泛呼应,未能与时俱进切合经济危机中英国社会的现实。

  总体来看,科尔宾领导下的工党在当前选举中扭转了一定的颓势,但依然不具备与保守党抗衡的实力与主张。缩小与保守党之间的差距,应当是工党当前最为主要的任务,这也是欧洲主流中左政党面临的共同困境。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英国工党主流思想的嬗变研究”(13BKS062)和山东省社科规划重大项目“英国工党社会主义观的嬗变研究”(16ALJJ04)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聊城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